懂球帝首页>足球新闻> 懂球号> 中国的基层青训,不能只靠荆永兴的三年

中国的基层青训,不能只靠荆永兴的三年

懂球号作者: 鲁能青训 07-02 17:07

新华社一篇《当生命只剩三年,他选择去教孩子们踢球》的文章,迅速在朋友圈里刷了屏。青训教练荆永兴的故事,给所有人劈头盖脸的泼了一锅十全大补的热鸡汤。

大抵这世间生死对于每个人而言都是头等大事,所以被生与死渲染过的故事总带了点催人泪下的意味。基层青训教练荆永兴罹患癌症晚期,用生命最后的时光,叙述了一个足球与生命赛跑的故事。

2013年,荆永兴确诊胃癌晚期,在医生告知最多还能活三年的那一刻,荆永兴的生命似乎进入了时间条仅有三年的生命倒计时,他选择了去教孩子们踢球,成立了莱亚青少年足球俱乐部。

神明大抵也对善良的生灵多有宽待,在兑现了医生所说的三年之后,又把荆永兴的生命线往下延续了,还带给了他一个聪颖可爱的儿子。在为数不多的余生中,荆永兴考了足协的教练资格证,带领孩子们四处比赛,俱乐部也渐渐有了起色。当一切似乎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时,埋在他身体里的不定时炸弹爆炸了,病情再度恶化了。

荆永兴的足球梦想不得已戛然而止,俱乐部被迫解散,自己也辞去了在青少年运动公司的工作。他躺在医院里,静静地等着生命落幕的那一刻,妻子沈婵说:他害怕被别人照顾,如果可以他只想做一个足球教练,教好每一堂课,带好每一个球员。

从未接触足球的人应该很难理解,为什么那么一块四四方方的绿茵场,能容纳那么多人的喜怒哀乐;为什么一颗小小的黑白色拼接皮球,竟然可以让一个人的人生流光溢彩。对荆永兴而言,足球的意义已经远远的超乎于它本身,更像是他平凡人生中最后的英雄梦想。

借着荆永兴用他余生圆足球梦想的故事,把我们的视线再度聚焦在曾经我们不曾关注过的地方——基层青训。如果不是罹患癌症,可能荆永兴还可以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基层青训教练,像全中国不计其数的基层青训教练一样,靠情怀做着自己热爱的职业,拥有自己和睦的家庭,陪伴着中国足球一起成长。  

亚当斯密在《国富论》中说过:“一个哲学家和一个街头搬运夫的差别,似乎不是由于天赋、而是由于习惯、风俗和教育产生的。”这句话来形容中国足球青训恰如其分,基层青训像是一个窗口,我们可以借此作参考,观看整个中国的足球环境。但是这种参考,没有一个标准的模式,毕竟很多人心中关于中国足球的最优解,在现实生活中根本无法找到,有的只是摸索中前进、前进中碰撞。

当职业俱乐部的青训都没有沿着理想化的轨迹发展时,没有任何保障的基层青训显得更加惨淡。我们以日本为参考,来看一下我国的基层青训现状。

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与我们一衣带水的日本就开始邀请了克拉默,来调整自己国家足球的整体结构。1960年开始,日本足协搞的是“精英足球”的路子,全国范围内发掘精英组队。1968年,在墨西哥奥运会上,斧本刚茂横空出世,成为那一届奥运会中的最佳射手。斧本刚茂的出现,引领了日本足球一个短暂的春天,春天之后便是冗长的寂静。

国家队难有成绩,日本足球陷入了困顿。然而平静中却在隐隐的酝酿一场爆发,这场爆发便源于基层足球的发展。大空翼的出现使得日本注册球员数量飞速增长,又加上校园足球的普及,全国高中锦标赛如火如荼的开展,媒体关注度甚至可以与专业联赛相媲美。

日本足球在推动职业联赛发展的同时,也在推进相关配套建设。1994年就提出了“培养9000名C级资格教练”的五年计划,同时还建立了技术委员会、裁判培训机构等。

2002年,日本闯进世界杯十六强。这再度点燃了日本民众对于足球的热情。注册球员总数达到了90万,12岁以下的注册球员数量高达30万。 世界杯后,日本足协开始重新调整基层足球的发展策略,并将基层足球纳入足球发展整体框架,足协每年会拨付地方足协一些资金用以支持和落实基层足球的开展,

在日本足协公布的 2030 年日本足球发展目标中,足协希望通过家庭足球计划,到2030 将参与人口提高到 800 万,是当前足球人口的近十倍,占到总人口的6%。在日本足球的结构中,基层足球是足球运动的根本,正如现任亚足联技术总监安迪-罗克斯堡曾说的:如果基层足球孱弱,那么下一代的球员、裁判员、管理人员、官员、教练员和支持者将无处而来。

我们将日本和中国足球人口进行横向对比,日本的足球人口早已超过百万,而中国不超过4万,职业球员数量不足8000。而在近几年的发展下,越南的职业球员数量都已经超过5万了。

除了足球人口基数的不足,中国基层青训足球发展较差的还有一个原因是基层教练的不足。我们现在真正有资格的国家级教练员,国际级教练员,全国加起来不足四百个,青训教练,尽管这些年我们下放了很多,全国加起来,也就五六万青训教练员,而且说到底,这个五六万青训教练有相当部分基础条件比较差。

中国足协也不是没有想过办法,他们也曾尝试着让退役运动员投身到基层教练中去。他们开始设立全国青训总监,大区青训总监,先不说退役运动员是否就是基层教练的最佳模板的问题。只说为什么足协除了那么多政策,投身到基层中的退役教练还是寥寥无几?这又透露出另外一个问题——基层教练的基本权益得不到保障。

日本的基层教练和一线队的工资水平相差并不大,而中国目前的基层教练的平均工资大概在三千左右。此前一足球青训教练在网上发文《月薪1620元,我已无法坚持》引起热议,在中国做足球青训本来就是带着一份情怀和热爱,扎根基层权益还得不到保障,也怪不得投身基层的人越来越少了,毕竟用爱发电这种事还没有一个人能做到。

过去几年,中国足球一直在尝试提高青训率,无论是为青训教练办培训班、为青训机构组织赛会制比赛,倒逼顶级联赛俱乐部搞青训,这些都是尝试提高青训率的政策。但是目前看来,这样的尝试似乎并没有什么结果。

而广州富力的“育苗计划”给我们开启了一个新思路——本土俱乐部反哺基层青训发展,基层青训为俱乐部培养人才。

广州富力为扩大足球人口,振兴南粤足球,把目光锁定在了基层足球青训这块富矿上。今年年初,富力联合广州多家基基层培训单位,一同开展了一项名为“育苗计划”的青训培养计划。基层培训机构按照富力的足球理念和方法进行培养人才,富力为基层的教练体用周期性地培训,同时富力还要定期给基层的青训机构资金援助,用以队伍运营和优秀教练的补贴。

根据目前给出的资料,我们可以看出来这应当是一条良性的、可持续的生态链。富力的经验或许可以为全国的基层青训问题提供参考,毕竟热鸡汤虽然好喝,但是中国的基层青训也不可能只靠鸡汤发展。

懂球号作者: 鲁能青训

不代表懂球帝观点

消息参考来源: 懂球帝

严禁商业机构或公司转载,违者必究;球迷转载请注明来源“懂球帝”

热门评论(1)

2020-07-03 00:47:17

22

说句难听了,直播卖傻都比教足球赚钱?如果底层去培养足球人才?工资都难养家谁愿意去做?嘴上光会说注册足球人少,不想想踢不出来这些人能干啥?还不如直播卖傻了

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