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球帝首页>足球新闻> 2020年,谁还在鄙视“流量音乐”?

2020年,谁还在鄙视“流量音乐”?

综艺大观 07-02 18:00

“这是一个没有殿堂的时代”。

作者 | 周矗

编辑 | 杨晶

他想“撬动”音乐鄙视链

GAI低头扫了一圈房间,墨镜微微滑落,他是第一个走进demo试唱间的唱作人。

图源:爱奇艺截图

他是《中国有嘻哈》第一季的冠军,是那句“老子吃火锅,你吃火锅底料”的创始人。但很多人对他的印象,还停留在《歌手》退赛,所有素材全部被剪掉的那一次。三年间,岁月在他的脸上添了几分圆润,少了几分棱角。

他还没坐稳,门口响起两声敲门声,民谣女歌手陈粒走了进来。

简单的寒暄后,陈粒在剩余的七个位置中,选择了正对着GAI但又相隔一定距离的座位,这样既能保持安全的社交距离,又不至于太令对方尴尬。


图源:爱奇艺截图

两个都不自来熟的人,很容易陷入沉默,这种尴尬的气氛并没有随着霍尊的到来而改变。

 “我期望会不会能碰到自己认识的朋友,结果当时一看阵容里面,都是久负盛名的音乐人,但是没有一个是我认识的,所以就当交新朋友吧。”霍尊告诉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很少会有人能在这样的场景下不尴尬。

大家都把熟络气氛的期望,放在了下一个进来的人身上。可惜,接下来走进房间的刘思鉴和隔壁老樊,和他们是一样的人。他们不约而同地避开了陈粒旁边的座位,理由是陈粒的气场“过于强大”。

图源:爱奇艺截图

所有人都没想到,他们的救星是唱《南山南》的马頔。头顶橙色的鸭舌帽,自带一口京片子的他,从一进门笑声就没停过,凭一己之力让这些难聊的音乐人们活络起来。看着马頔,霍尊脑中冒出了很多小问号:不是说唱民谣的人都很难聊吗?

图源:爱奇艺截图

张艺兴是最后一个入场的。他戴着眼镜,没怎么化妆,黑色的头发梳得很顺,一进门就谦虚地称所有的人为老师,没了在舞台上的霸气。在满场的音乐人中,他像是一个异类,安静地坐在角落里。

图源:爱奇艺截图

这是综艺《我是唱作人2》的第一个场景,也是意味颇深的一个场景。不同风格、不善言谈的音乐人被强行放在一个空间,每个人都难以打破对他人的固有印象,也很难找到自己的位置。

关于“什么音乐是好音乐”的问题,自古以来争论不休。前有李荣浩怒斥“音乐没有好坏之分”,后有杨坤diss《惊雷》“根本不算音乐”,这就是华语音乐市场的现状。

音乐品类在被细分的同时,万人空巷变得越来越难。音乐承载的意义越来越重,“歌单”成了当代人类最重要的隐私之一。只是因为一首歌“好不好听”,就能引发一场空前的网络谩骂。

曾打造过《中国有嘻哈》、《中国新说唱》的“胖虎”车澈,大胆地去“碰”了这个问题。

在《我是唱作人》第一季中,他把梁博、毛不易、王源、高进等歌手拼在一起比赛,试图去松动一点点“音乐鄙视链”;第二季中,他又把郑钧、霍尊、张艺兴、隔壁老樊等歌手拼在一起,试图让音乐品类、音乐人和听众三方进行一场“和解”。

车澈承认,国人的音乐审美在某种程度上是相对固化的。他想做的,只是试图撬动一点点人们固化的审美。

“嘻哈已经不是小众音乐了”

比赛中发生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

GAI是比赛中仅次于霍尊,胜率第二的唱作人,甚至超过了“资深老炮”郑钧。在补位赛制中,挑战成功的歌手TIZZY T和艾福杰尼,也全部是嘻哈歌手。

图源:知乎id哎呀君

曾经处于鄙视链最底端的嘻哈音乐,在这档节目中变成了“主流”,这被网友称为:“含哈率”高。

作为最了解嘻哈歌手的制片人,车澈觉得嘻哈音乐已经算是“流行音乐”了。

“2017年,每个人都跟我们说Hip Hop是不符合中国人音乐审美的,是一个绝对垂直、小众、地下的音乐。但到今天我们可以说,Hip Hop绝不是小众音乐,它已经变成了一个非常大众的、流行的音乐品类。不光是传统意义上的嘻哈歌手,几乎所有的流行歌手都会尝试与Hip Hop的结合。”车澈告诉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

《中国有嘻哈》爆红之后,嘻哈歌手开始出现在各大晚会的舞台上。偶像选秀里,嘻哈成为一个专门的考核品类,秦牛正威的“reader式rap”已经成为了年度流行语之一。2019年,韩红以说唱新人XXXL的名字重新出道,挑战她热爱已久的嘻哈音乐。

当小众走向大众,大众也开始俯下身拥抱小众。在《我是唱作人2》中,所有音乐人都在有意地尝试新的音乐风格。

“市场不缺的是好听的音乐,但最缺的是意料之外的东西。无论这个市场喜欢和接受与否,但是这至少是一个可能性。”霍尊说。

节目中,张艺兴唱起了国风,隔壁老樊玩起了摇滚,霍尊的花样最多。在9首原创歌曲中,他融合了复古DISCO、电子、巴洛克音乐、FUTURE POP、图瓦民歌、蒸汽波、昆曲等十多种音乐品类。这种对多样音乐品类的包容和驾驭,让他保持着“八胜一败”的最高胜率。

图源:新浪微博霍尊文化传播工作室

华东师范大学副教授吴畅畅认为,音乐鄙视链的逻辑在于,当下人们已经把不同音乐种类的区别,上升到了音乐品类等级结构的讨论,形成了一种文化鄙视链。

但在音乐发展史上,很多现在看起来“牛逼”的音乐在当时都有点“LOW”:蓝调音乐是黑人奴隶在劳动之余歌唱生活的音乐;爵士乐发源于19世纪美国红灯区,黑人为客人助兴的“性暗示”演奏音乐;乡村音乐是20世纪20年代,美国南部劳动人民歌唱生活时诞生的,还一度被称为“乡巴佬音乐”。

它们之所以能流传下来,成为经典,是因为这种音乐让当时的人们获得了愉悦感。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人们依然会选择让他们开心的音乐。

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2019年,在线音乐平台开始不局限于流行音乐,逐渐发力电音、说唱、摇滚、古风等多种音乐风格。国内的独立厂牌可以更加专注音乐性、往往具有独特的音乐类型偏好,能够不受框架限制,产生品质较高的独立音乐。

2019华语数字音乐报告显示,2019年全年上榜的非流行歌曲中,国风类歌曲占比超10.41%占据首位,其次分别是摇滚、EDM、嘻哈、民谣和R&B。

图源:腾讯音乐娱乐

抖音的“看见音乐计划”推出了流行、国风、摇滚、说唱和电音五大曲风赛道。开放报名10天后,抖音音乐工作人员发现除了流行赛道以外,还有大批说唱、摇滚音乐人涌入。

就读声乐表演专业的学生小川说,虽然老师在课堂上教的还是爵士、布鲁斯等,但他们私下会尝试各种类型的音乐。有人玩电音,有人玩摇滚,有人玩说唱。他最近很喜欢苏联的音乐风格,就开始尝试用古典吉他和俄罗斯民族乐器巴扬做了编曲。

互联网改变了音乐收听渠道,也让音乐审美从统一走向分化。听完交响乐的人走出剧场,会发现的士司机的车里放着民谣,便利店打工的小伙子耳机里是电音,刚放学的高三学生手里拿着一张摇滚的碟片。

周轶君曾在《圆桌派》里说过这样一句话:“我们这个时代是一个没有殿堂的时代,什么都是个派对。”

图源:看理想

关于音乐品类的争议,更像是一次派对时,喝红酒还是喝鸡尾酒的争执。最终,大家还是会举起自己认为更甜美的那杯酒,因为这才叫作“派对”。

 

谁选择了神曲?

2019网易云音乐年度榜单中,年度最热华语专辑花落在了一位叫作隔壁老樊的歌手上。

这位仅23岁,出道还不到两年的音乐人,已经在网易云音乐里坐拥791.6万粉丝,每首歌下评论都能超过10万,这个数据已经超过林俊杰、陈奕迅等家喻户晓的歌手。

因为抖音上的一首翻唱,隔壁老樊迅速在各个网络平台上蹿红。与他年龄不符的沧桑嗓音,能让听者生出一种悲凉的故事感。他的那首《多想再平庸的生活拥抱你》,在网易云音乐里有32万条评论,在抖音里有159.1万人使用其作为背景音乐。

图源:网易云音乐截图

但在《我是唱作人2》中,隔壁老樊成了胜率最低的一位歌手。因为他身上有着一个较为古早的标签,叫作“网络歌手”。

网络歌手意味着,他的歌曲是俗的。这个“俗”有两种含义,一是通俗,所以这些歌曲一般在网络平台上都享有极高的流量;二是烂俗,指的是歌曲在音乐制作上老旧乏味,甚至是粗制滥造。

如果说隔壁老樊是典型的“歌红人不红”,那么张艺兴就是另一个极端。

2015年在国内成立个人工作室后,张艺兴已经推出多张个人专辑及单曲,其中自己参与编曲制作的就有70余首。他精通钢琴、吉他、葫芦丝等多种乐器,曾数次刷新华语专辑及歌手在世界上的在榜记录。在QQ音乐数字专辑畅销榜中,他有三张专辑位列总榜前十,成为唯一多张专辑入榜的歌手。

图源:QQ音乐

尽管有如此亮眼的成绩,仍有很多人不知道张艺兴唱作人的身份,郑钧直到节目当天才知道原来他的歌曲都是自己创作的。李诞曾调侃:“QQ音乐里不仅有好听的歌,还有张艺兴的歌。”

他身上的标签是流量明星。流量明星,指拥有高人气和商业价值的明星,但还带有另外一层暗喻,指他们的才华配不上这些影响力。

当隔壁老樊、张艺兴与郑钧、马頔等歌手相遇时,吴畅畅认为,这已经不单单是歌手之间的碰撞,而是传统唱片时代和流量时代、网络音乐时代的一次碰撞。

图源:新浪微博我是唱作人

在邀请唱作人时,车澈给他们提出了一个要求:你想在这个舞台上表现什么。

“有的人一如既往,有的人去做了很多创新。我们愿意见到创新的元素,因为在创新的过程当中,大家更能明白自己应该要什么样的音乐。”

《我是唱作人2》第三期,隔壁老樊演唱了一首带有国风元素的《淡》。但在霍尊看来,这首歌从和声、旋律到动机、编曲,还停留在十年前的状态,在他那里是“过不去的”。

隔壁老樊没有停下脚步,他更大胆地去抛弃过去的自己。在《重》中,他首次尝试带有少年气的高音。在《所以爱我》中,他开始挑战迷幻实验风。在收官之战,他选择用一首摇滚去诠释一首自由的《逃离》。

他成了让霍尊改观最大的一位唱作人。“他对于古风的理解,以及他的古风歌不符合我的口味,但是他在其它的音乐风格上的展示,让我对他有了很大的改观。让我知道他在音乐上非常的有想法,超乎我的想象。”

在决赛舞台上,隔壁老樊又输了,但他却非常欣喜。因为从网络平台一步步走到现在,直到这一天,他才敢抬起头来唱歌。他找到了自己,完成了与自我价值的和解。

张艺兴来到这个舞台的初衷,是想告诉大家,偶像也能做出好音乐。因为很多人对他音乐的评判,是建立在听之前的。

图源:爱奇艺《我是唱作人2》

三个月里,他真的拿出了九首原创。他在微博里感慨,“感谢有那么多听众听了我的歌,听过我的歌,给过我意见和建议。单纯作为一个音乐人被评判与讨论,这些对我来说太重要并珍贵。”

屏幕外,人们也在学习与音乐和解。

抖音音乐相关负责人回忆,梦然的《少年》在4月达到了1500万投稿量,102亿播放量,在站外几个主要音乐榜单上连续多周蝉联榜首,吸引了300多位音乐人翻唱。

“这首歌最大的特点在于能够引起大众共鸣,每个人都能从歌里听到自己的经历和故事,因此使用这首歌的视频类型非常多元,极具生活性。这在一定程度上扭转了大家对于抖音音乐‘魔性’、‘神曲’的评价,突破了圈层的概念,不再仅仅停留在搞笑视频和手势舞的BGM。”

图源:抖音截图

在《2019抖音数据报告》中,《你笑起来真好看》成为最受欢迎的背景音乐,有媒体对此的解读是:“对于很多生活压力大的人而言,最惬意的事情莫过于听这样一首如春风似暖阳的歌曲,纯真干净的童声涤荡着被都市蒙尘的心”。

无论这首歌的音乐性高低与否,这首歌的确满足了高速运转的生活节奏下,用户快速释放压力的诉求。这也是一种自洽,是这个时代与音乐的一种共振。

音乐鄙视链没有消失,但它正在慢慢淡化。车澈甚至调侃,《我是唱作人2》的声量之所以没有上一季那么大,是因为大家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接受了不同音乐品类的可能性。

隔壁老樊曾说,不是自己选择了这个时代,而是这个时代选择了他。古典音乐也好,抖音快手音乐也罢,每一种音乐都有着与这个时代的逻辑自洽。

全民同听一首歌的时代很难再出现了。让音乐摆脱那些人为附上去的价值,去发挥它自己原生的魅力,或许就是最好的处世之道。

至少,不要利用它成为攻击他人的工具。

END

刺猬公社是聚焦内容产业的垂直资讯平台,关注领域包括互联网资讯、社交、长视频、短视频、音频、影视文娱、内容创业、二次元等。

原文链接

综艺大观

消息参考来源: 刺猬公社

严禁商业机构或公司转载,违者必究;球迷转载请注明来源“懂球帝”

热门评论(4)

2020-07-02 18:03:11

297

查看回复(8)

2020-07-02 18:12:43

36

作为一个乐迷,作品很重要,不单单是指效率,流量歌手的用心程度和流芳百世的音乐家就是不一样的,简单来说,他们和音乐家们差了一个高尚的艺术家的差距

2020-07-03 06:16:48

34

成天嘻哈嘻哈,美国嗨人骂街的东西学的是一套一套的。华语乐坛曾经人才辈出,如今一个剑走偏锋哗众取宠的华晨宇都能是中流砥柱就能看得出来有多拉夸。

查看回复(5)

2020-07-03 05:10:55

11

华语乐坛还有人觉得有救吗?最近很火的那首无价之姐,真的,已经不知道怎么吐槽了,我让小学五年级的侄子都写不出这种歌词来,真的很想问问,春哥你身为一个公用人物,写这么一些狗屁不通的歌词,你发表的时候不会感到害臊吗?真的不觉得自己恰烂钱的样子low吗?你业务能力差姑且还能理解,但是如果连认真做作品的态度都没有,那就活该被喷吧

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