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球帝首页>足球新闻> 懂球号> 利比亚国脚穆尼尔的故事:在煎熬中踢球与生存

利比亚国脚穆尼尔的故事:在煎熬中踢球与生存

懂球号作者: 坡尔斯卡 03-27 16:07

在美国职业足球大联盟效力,对于一些名不见经传的球员来说是改变生活的好机会,也是面向公众的平台。去年7月在美职联上演的一场德比战,伊布肘击穆尼尔成为了赛后热议的话题。这是利比亚国脚首次进入全世界球迷的视线。也正是在此时,他有机会通过《卫报》向公众分享他在利比亚的故事。

当利比亚革命开始时,穆罕默德·穆尼尔还是一名19岁的球员,为的黎波里伊蒂哈德队效力。 “没有人预料到,”洛杉矶FC的后卫告诉卫报,“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我们刚刚完成赛季的前半段,我们准备好去踢下半程。问题就出现了,他们说联盟将停赛一周或10天,直到解决这些问题。”

混乱很快接踵而至。“我不得不看到很多朋友死在街上,”如今已经27岁的穆尼尔说。“如果我必须出门,我不知道我是否会回来。从7点到12点,我们没有电。在6月或7月,开始很难找到食物。”

由于武装部队和警察解体后,政府军械库遭到袭击,人民就拥有了武器。“你甚至会看到一个12岁的孩子,他会有一把枪,他会有一枚炸弹,”穆尼尔说,“那时,每个人都有武器。他们想保护自己,没有人去保护任何人。”

穆尼尔于2011年离开了利比亚。此后的几年里,穆尼尔在国外继续他的职业生涯,同时努力支持他在利比亚的父母和两兄弟。从的黎波里到塞尔维亚、白俄罗斯和美国,如今洛杉矶是穆尼尔的最新一站。在这个过程中,穆尼尔面对着孤独、贫穷和对家人不断的顾虑。即使妻子和两个年幼的儿子与他一起生活,MLS提供了财政上的保障,这种焦虑感也永远不会消失。

“很难去告诉你真相,”穆尼尔对卫报说,“我有过美好的日子和糟糕的日子。加州和利比亚之间有9个小时的时差,所以如果有网络的话,我唯一能联系到我家人的时间就是我参加训练前一个小时,那是早上七点到八点。”

“如果我找到他们,他们告诉我他们很好,我会感觉好多了,因为我知道他们很安全。但如果我不能和他们联系,那就是个问题。我努力集中精神,但我总是会放在心上。”

穆尼尔试图把钱寄回家给他的家人,因为利比亚人经常无法访问他们的银行账户。“人们为了自己的钱排了几个星期的队,”穆尼尔说。“他们凌晨2点起床,只是为了排队取号。银行早上9点开门,他们早上8点回来排队。排队长度不是50人,而是500、1000人。但负责的人会说他们已经改变了排序,因为给了他钱的人会被放在前面。他们对待排队的老年妇女、患病妇女,就像对待奴隶一样。”

为了牟取暴利的人不择手段。“我妈妈需要胰岛素。医院得到了胰岛素,但有人偷走了它,这样他们就可以卖了。”

持续不断的骚乱也让利比亚的足球不安。自2013年以来,穆尼尔已经19次代表国家队出场,但他既没有在国内比赛,也没有在国内训练。他们的世界杯和非洲杯预选赛都在埃及或突尼斯举行。这些国家还为非洲冠军联赛中的利比亚俱乐部提供“主场”。

自革命以来,利比亚超级联赛只打了两个赛季。2011年2月暴力开始时比赛暂停,直到2013年9月才恢复。2014-15赛季又被取消,2016年只踢了5个月,2016-17赛季继续停赛,然后直到2017-18赛季才结束。2018-19赛季于11月开始,又于5月暂停。

“人们不能出门,所以没有训练,没有比赛,没有任何东西,”穆尼尔说,“我们有很好的球员,但由于我们遇到的问题,他们每两到三个月才踢一场比赛。踢了两三场比赛,又要暂停两三个月。他们没有比赛的节奏,没有纪律性。”

革命爆发后,前利比亚U20教练布兰科·斯米利亚尼奇安排穆尼尔在下赛季转会到塞尔维亚的贝尔格莱德游击队。两人于2011年8月离开,但与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结盟的民兵占领了地中海沿岸的主要高速公路。因此,他们不得不开车7小时穿过Nafusa山脉到达突尼斯。

当两人到达塞尔维亚时,游击队违背了协议,所以穆尼尔加入了贾戈迪那(FK Jagodina)。但是他在六个月内没有参加过比赛,并且在尝试重新恢复体能时错过八场比赛。由于从未参加比赛,因此穆尼尔没有获得报酬。 “那六个月,每天我都想回家,”他说,“我一个人住,我什么都做不了。我甚至没有钱买水或面包。”

“但如果我要回利比亚,我该怎么办?没有大学,没有足球,什么都没有。我要回去像民兵一样让我的家人活下去吗?或者我会像大家一样,有时能充饥,有时只能挨饿?所以我必须得等到机会的到来。”

穆尼尔在2012-13赛季成为贾戈迪那的首发左后卫时获得了这个机会,他给老东家伊蒂哈德留下了足够的印象,并对他开始感兴趣。 “这是一笔很好的钱,一笔大钱,”他说,“我认为这是改变家庭生活的机会。”

穆尼尔于2014年1月重新加盟伊蒂哈德。但是在5月,政治派别开始了持续的内战。那年七月,在的黎波里机场,战斗持续了六个星期。“我的家人离机场10分钟路程。一天早上,我们不得不离开家。我们听到了轰炸和枪击事件。这不安全,但我们不得不离开。我无法回来检查房子,因为我接到一个电话说许多人闯入房子和偷窃。我不得不等一个星期。”

当穆尼尔回到家时,他看到了一个被洗劫一空的房屋。“他们偷走了一切,房子乱七八糟。当我和家人一起回来时,我决定要离开。”

穆尼尔在八个月后离开了伊蒂哈德,没有拿到薪水。他以自由转会的方式回到了贾戈迪纳,2015年转会到白俄罗斯的迪纳摩明斯克,2017年加盟贝尔格莱德游击队,2018年与奥兰多城签约。度过了在美职联的首个赛季后,穆尼尔在年底被交易到了洛杉矶FC。

“去年我问过我是否可以带家人来这里,但由于政治原因,这是不可能的。”穆尼尔说,“我仍在寻找帮助他们的方法。我希望情况有所改变,因为我不知道我能坚持多久。”

懂球号作者: 坡尔斯卡

不代表懂球帝观点

消息参考来源: 懂球帝

严禁商业机构或公司转载,违者必究;球迷转载请注明来源“懂球帝”

热门评论(1)

2020-03-28 07:42:28

13

北非足球都是挺强的,埃及、突尼斯、阿尔及利亚、摩洛哥,如果不是战乱,利比亚至少也是非洲足球不可忽视的力量,甚至能参加上1-2次世界杯了。

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