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球帝首页>足球新闻> 懂球号> 钱伯斯重伤后的复出之路,霍尔丁和贝莱林已经走过了一遍

钱伯斯重伤后的复出之路,霍尔丁和贝莱林已经走过了一遍

懂球号作者: Equalizer 02-27 15:00

“今天是2019年1月19日,星期日”,贝莱林对着镜头说道。“现在是11点。我刚刚在对切尔西的比赛中被担架抬下场……我感觉我的左膝有些不对,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

上赛季初至今,阿森纳已经有3名球员因前交叉韧带撕裂而长期缺阵,他们分别是:霍尔丁、贝莱林和钱伯斯。

距离霍尔丁和贝莱林的重伤都过去了一年多的时间,这其中只有后者看上去找回了曾经的状态。从韧带断裂到回归球场有着一段漫长的道路,而球员们的恢复进展也不是线性的。前段时间重伤的钱伯斯预计将在6月至9月左右恢复,但现实情况是,在2021年到来前阿森纳都不会迎来状态最好的他。一位前英超队医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对于交叉韧带断裂的伤病,我们一般从医学的角度上评估的康复时间是6个月,从身体状态的角度讲是9个月,而从心理角度讲则差不多需要1年。”

我们下面就将与大家一起回顾、探索贝莱林和霍尔丁从受伤到恢复的过程中所需克服的重重困难,以及随后在找回状态、储存体能的过程中遭遇的阻碍。

【伤病】

霍尔丁的重伤发生在2018年12月,球队2-2战平曼联的比赛。那场比赛也是他第一在作客老特拉福德球场时以首发身份登场,要知道童年时这位英格兰中卫还是一名曼联球迷。然而,这个霍尔丁童年的圣地却最终成为了他尚且不长的职业生涯中的一个不幸的拐点。

在与拉什福德的一次看似并不激烈的对抗后,霍尔丁瘫倒在球场左侧的边线旁,痛苦地捂着自己的膝盖。在阿森纳的YouTube官方频道中名为《恢复之路》的短片中,霍尔丁描述了自己起初还想坚持继续比赛时的身体感受:

“我试着让膝盖稍微多受力一点,我的膝盖陷了下去,我还记得那种感觉就像……就像是(在膝盖里)出现了一个小气囊,它像一个皮球一样,我膝盖上下的两块骨头随即就交叉滑了过去——一块去了这边,另一块滑向了那边。”

在更衣室,阿森纳的队医开始着手确诊霍尔丁伤病。拉赫曼试验(Lachman test)是判断前交叉韧带损伤的最常用方式,医生可以通过这种方式评估胫骨相对于股骨的前移程度。

运动医学专家拉贾帕尔-布拉尔对此解释道:“前交叉韧带是一条维持膝盖稳定的韧带。其主要的作用是在膝盖旋转的过程中维持稳定。最常见的断裂原因是膝盖过度内收旋转或过度外展。”

在阿森纳的医疗团队对霍尔丁的伤情以这种方式进行评估后,他们发现这个过程中他们没有感受到霍尔丁的膝盖有任何的阻力。队医们决定不直接告诉霍尔丁伤病的实情。其实他们也不必如此,因为这位英格兰中卫已经很清楚了。

霍尔丁同时还损伤了帮助他吸收、分散胫骨与股骨之间摩擦力的软骨及半月板。在诸多前交叉韧带断裂的伤病中,这是十分常见的并发伤病,同时这也从一种角度证明了为什么这种伤病的恢复时间要比预期的更长。

“前交叉韧带在断裂后几乎一定会波及到其他组织”,在霍尔丁受伤期间担任阿森纳球员表现主管的达伦-伯吉斯表示。“前交叉韧带受损的原因在于膝盖处于一个不应出现的位置,因此自然而然地,你还会损伤半月板以及其他韧带,通常这种损伤也就意味着恢复需要更长的时间。”

尽管阿森纳的工作人员们认为霍尔丁的受伤纯粹是因为不够幸运,但当贝莱林在2019年1月遭遇了前十字韧带撕裂后,有人将这两次重伤联系在了一起。那个赛季阿森纳在边后卫位置上遭遇了伤病危机,而在这样的背景下,贝莱林的出场次数也比预期的更多。在医学界,人们对于如何避免前交叉韧带撕裂有激烈的争论,不过阿森纳的部分工作人员认为贝莱林的伤病是比赛时间过多所导致的,他的受伤或许要归因于其当时的疲劳程度。

当贝莱林在那场球队2-0战胜切尔西的比赛中受伤下场时,正处于手术恢复期的霍尔丁坐在酋长球场的包厢里目睹了这一切。霍尔丁从回放中看到了贝莱林的膝盖陷了下去,然后就被担架抬下了场,这样的场景触动了他,这位英格兰中卫止不住地落下了眼泪。他太清楚自己的队友将会经历一番怎样的道路。

【手术】

过去二三十年来,前交叉韧带修复手术的成功率有着巨大的提高。曾几何时,这样的手术往往预示着球员的职业生涯可能将直接终结,而如今,相关的手术及恢复已经相对变得司空见惯了。前交叉韧带的两种最常见的修复方式主要是将腿筋或髌腱的一部分“嫁接”至受伤处,以其为基础“制作”一条新韧带。

霍尔丁的手术使用了他在髌骨的肌腱,目前人们广泛认为这种方式下其与骨头的修复与连接更好,感染风险也更低。不过一些临床医生表示,这种修复方式的负面效果是,患者的膝盖需要相对更长的时间才能重新获得完整的活动能力,其膝盖前侧也会因副作用而产生疼痛。

就在这次手术的几个月后,贝莱林在著名运动医学专家拉蒙-库加特位于巴塞罗那的诊所接受的手术,这也是这位西班牙边卫职业生涯中的第一次开刀。在接受手术前,贝莱林咨询了来自英格兰和西班牙的建议,最后决定在库加特这里接受手术。值得一提的是,瓜迪奥拉曾将这位医生称为“世界上最棒的医生”。

(图)贝莱林的术后的缝合痕迹

阿森纳方面支持了贝莱林的选择,他们允许其返回巴塞罗那接受手术,并在术后恢复的前几周时间里与朋友和家人共度时光——对于在职业生涯中经历如此重伤的球员而言,这也是一种非常珍贵的在情感上的支持。

“我希望能够克服这一切,把伤病恢复好,尽快投入到复健的过程中”,贝莱林在YouTube上的自拍视频中讲到。“这听起来或许有些奇怪,但我对逾越这道难关感到非常兴奋,事情总有另外的一面。”

在2019年1月30日那天,贝莱林在“战场”上奋斗了90分钟,不过那并不是他熟悉的绿茵场,而是手术台。在接受膝盖局部麻醉后,贝莱林一边接受手术,一边以清醒的状态与拉加特聊起了韧带损伤的修复方式。

【复健】

对于运动员们来说,他们在手术后遇到的首个问题就是肌肉萎缩。在霍尔丁完成手术后,他就遭遇了这样的情况,这位英格兰中卫的体重减轻了6公斤,其中大约有2公斤是股四头肌部位的萎缩。因此霍尔丁在复健起首先使用机器电刺激的方式激活、重建自己的腿部肌肉。

贝莱林术后恢复的前6周时间都在西班牙度过,随后他在3月中旬回到了科尔尼训练基地,那一天距离他的24岁生日只剩1天之隔。

在术后的这段期间,球员们往往会陷入到一个循环中,他们会试图增加自己的运动量,但与此同时也需要减轻受伤部位的肿胀。贝莱林正是这个原因决定尽快飞回英格兰的。阿森纳为贝莱林和霍尔丁配置了冷敷压缩装置,以便两人可以在家使用,这种机器的零售价高达3000美元。

在回到训练场后,两名球员开始在蒂姆-帕勒姆的指导下开始了恢复性训练,作为阿森纳的复健协调员,帕勒姆也是跟随伯吉斯从阿得莱德港加盟阿森纳的。两名球员还与葡萄牙理疗师保罗-巴雷拉密切合作,而后者则是伯吉斯在利物浦时期开始合作的专家。

贝莱林和霍尔丁都表示,他们从维尔贝克和乔丹-诺布斯那里得到了很大的鼓励,如今已经加盟沃特福德的维尔贝克曾遭遇脚踝骨折的重伤,而乔丹-诺布斯则遭遇了类似的前交叉韧带撕裂的伤病。

在两人复健的早期阶段,阿森纳使用了血流量限制(Blood Flow Restriction, BFR)的训练方式。球员们需要在受伤的腿部使用气压式袖套或压力带进行阻力训练。通过限制血氧的流通,其可以起到高强度训练的效果,从而刺激肌肉以更快速的速度生长。

在球员们的身体状态合格后,他们会在健身房开启自己的复健之路。训练中的疼痛是不可避免的,但随之而来的也有心理层面上的打击。1999年,当时在阿森纳效力的年轻后卫马修-厄普森也曾遭遇过前交叉韧带的伤病,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复出之路是十分枯燥的。

“一切会非常无趣”,厄普森说。“复健的早期阶段尤其如此。回到健身房后你就会面临第一道考验,你会发现自己的双脚不听使唤,随后就要一点点努力找回状态了。在一节节极为单调的训练中,你要非常努力才行,尽管你知道它们非常重要,但一切也极为枯燥。你会发现自己心里想的都是上场比赛,但是眼前能做的只有骑脚踏车和泳池训练。”

在复健的过程中,霍尔丁得到了球员们的帮助。“我的队友们回来训练对我激励很大”,霍尔丁在《恢复之路》中讲道。“他们在早晨8点就开始准备训练,一直到下午四五点,随后他们还要去健身房开始相关的训练……这种情况下我再去找借口说‘我今天真的做不到了’就太糟糕了,他们可是完成了一整天的训练后还要来到健身房继续努力。”

在复健的日子里,霍尔丁和贝莱林每天都要经历冰敷、伸展、健身房训练,然后继续冰敷的过程。当然,在每天恢复的枯燥过程中,两人也会寻找一些新的兴趣点:比如说霍尔丁就开始对乡村音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而贝莱林则喜欢上了美剧《神烦警探》。耐心总是最重要的。“我脑海里总有一块地方像是在说‘我就是想离开这里’”,贝莱林表示。“而另一部分则在说着‘要稳定下来’。”

【回归】

对于如今的顶级运动员来说,他们几乎一定会选择复出。“我对来说,没有什么‘准备复出吗?’这样的疑问,因为如今的手术技术已经非常强大了”,厄普森解释道。“真正要面对的问题是‘你是否可以不带着任何忧虑实现复出?’”

在这个阶段最大的挑战在于你的腿部、关节要恢复到正常、完整的活动范围。这是非常关键的,因为我在那次重伤后遭遇了一系列的伤病困扰。我的腿筋、背部……由于在起初的手术后腿部没有完全延展,活动范围没有做到足够充分,我遭遇各式各样的后续伤病。”

布拉尔医生表示,“研究显示,在出现前交叉韧带断裂后,由于身体运动链(kinetic chain)需要代偿,因此运动员在复出后下半身出现伤病的风险会随之提高。”而在复健的过程中,运动员们是不可能进行哪怕是适当的对抗性训练的。

腿筋往往是前交叉韧带撕裂恢复后频繁出现伤病的位置。如果球员的韧带修复术是从腿筋取出部分组织的话,那么这块区域就会对于短时间内紧张、拉伸尤为敏感。运动员在经历肌肉伤病甚至是小型的矫正手术后,往往都会重回赛场。但从长期的角度讲,更大的问题在于代偿所引发的一系列隐患。

球队会对恢复期的球员们的运动负荷进行缜密、谨慎的管理。为了确保整个复出过程平稳、有序,球队会检测GPS数据、冲刺情况、累计的疲劳程度甚至是睡眠状况。去年7月25日,贝莱林在霍尔丁之后也重新踏上了训练场的草皮。“第一天是疯狂的”,这位西班牙边卫说。“第一天让人百感交集……你太兴奋了,心里想着‘我就要跑起来了!我就要跑起来了!我就要跑起来了!’——似乎一下子就感觉不到任何痛苦了。”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疼痛感还是伴随着他们,而这也意味着更多的冰敷,还有对于自我的质疑。“在复出的过程中,球员的自信心是非常重要的”,伯吉斯解释道。“问题在于球员要完全信任自己的身体。”

正因如此,心理状态在球员的恢复过程中占据着重要的地位,而阿森纳在这方面做了十分突出的工作。克莱尔-阿德尔恩是一位成长于澳大利亚的理疗师,也是一位运动医学方面的专家,近些年来,她一直致力于研究运动员在成功伤愈复出过程中各方面因素所产生的影响。2016年,在队医加里-奥德里斯科的邀请下,她在阿森纳的体育与运动会议中发言,并在随后与俱乐部合作,就探索球员心理层面的恢复问题进行了长期研究。

通过研究,阿德尔恩已经查明了运动员在受伤期间的两个负面情绪的峰值点:其一是受伤的那一刻,其二则是他们开始尝试使用技术动作。她将这些负面情绪分为三个不同的主题。

(图)在经历重伤之后,贝莱林和霍尔丁都完成了复出,或许只有他们自己最清楚伤病背后的困难究竟有多大

首先是“能力”:对于再次受伤的恐惧,抑或是担心自己的能力无法回到伤前的高度。

其次是“关联性”,其主要指运动员对于自己身份的缺失。正如贝莱林所言:“你最怀念的之一便是那些赛前在宾馆的时光,与大家一同吃饭餐,一同聊天……成为在那种生活中的一部分。”有时候球员们在受伤后就会直接失去作为球员的那种感觉。

最后是“自我管理”,也就是关于回到赛场的压力。这种压力不仅仅只来源于教练和医疗团队,也有经纪人、朋友、家人乃至球员自己在无意间的施压。这方面的压力往往会让运动员感到尤为紧张。阿森纳就一直寻求对球员们进行鼓励、支持,以确保球员们在回到赛场时能够带着自信。

不过即便如此,沮丧与挫折感还是不可避免的。厄普森描述了在回归球场后那种从喜悦迅速转为恼怒的情绪变化:“你会在大家的支持下开始训练,融入集体,但随后就会意识到自己距离曾经熟悉的自己还有十万八千里远。

“那是最让人沮丧的一段时间了,因为你的头脑想到要在球场上做什么,但身体却完全跟不上。这样的状况大概要持续好几个月。”

“你会想‘我回归了,从医疗角度上讲我已经足够健康,可以参加训练了。’但在犀利程度、体能状态、移动速度等方面,我却还不够。所有的一切……比赛意识、时机选择、动作判断等等,所有这些与球场表现相关的东西都已经‘冬眠’了半年之久。想要把它们找回来是最难的。”

(图)重伤的钱伯斯也将踏上一条不平坦的恢复之路

【后记】

距离霍尔丁和贝莱林的受伤已经过去了一年多的时间,西班牙边卫也只是在最近才算是找回了队内的常规首发位置。上个月,他在斯坦福桥的那粒进球让人感觉他为自己的伤愈复出给出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宣言。在那场比赛他也跪倒在球场上深情地亲吻了草皮。

而从霍尔丁的情况看,这位英格兰中卫仍然显露出一定的挣扎迹象。而从霍尔丁的境况来讲,本赛季遭遇重伤的钱伯斯想必也需要相当程度的耐心。如今的霍尔丁身体状态上已无问题,但显然还没有找回昔日的状态。

当然,霍尔丁还会继续努力找回最好的自己。他表示:“职业运动员的内心深处都有些想法。你总要经历这些挫折,但你也一直等待着克服困难,完成复出。”

原文作者:James McNicholas

翻译:Equalizer

文章来源:The Athletic

懂球号作者: Equalizer

不代表懂球帝观点

消息参考来源: 懂球帝

严禁商业机构或公司转载,违者必究;球迷转载请注明来源“懂球帝”

热门评论(7)

2020-02-27 15:15:23

263

当时霍尔丁状态正佳,无论和帕帕还是慕斯搭档表现都很好,也是很稳定的拖后中卫,状态正佳也受到了索斯盖特的关注

拉什福德那一脚弄伤了猴丁(一生黑),让阿森纳中后卫少了重要的一环,k6不得不刚复出就要连续作战(这也是k6夏天执意要离开的理由之一),少了拖后中卫,阿森纳后防线经历打击,再伤了在埃梅里战术体系下如鱼得水的贝莱林(受伤前英超已有6助攻),后防线崩溃

,只能用进攻来掩盖防线崩盘,最终,拉姆塞受伤可以说失去了中前场的枢纽,最终阿森纳在占尽优势的情况下失去欧冠资格

所以上赛季可能真怪不了埃梅里,手上几张关键的牌都大伤。

查看回复(19)

2020-02-27 15:21:51

125

现在猴丁的位置已经不稳了,这几场比赛都被排除在大名单之外,欧联杯也仅是替补;如果签下了马里,加上现在帕帕,慕斯,路易斯,下赛季来的萨利巴,猴丁的处境很危险。

同理钱宝也是,我个人觉得钱宝的上限挺高的,我觉得钱宝那时候的表现不亚于这几场的慕斯,但不知道大伤之后会怎样,如果能保持状态的话个人希望他能留下。

贝莱林大伤之后感觉他是真的不敢冲了,现在很少看他会用速度过人,甚至回追也有很多次追不到。(打纽卡那场基本被圣马克西曼完爆)这三位真的都是在打出来的时候碰到大伤,真的觉得挺难的

查看回复(19)

2020-02-27 15:09:24

71

钱宝

曾经是温格寄予厚望的小将

在温格最后一个赛季因多名主力受伤成为主力

加之位置适应能力强

可以出任边后卫,中后卫,后腰

租借富勒姆时期一个赛季经历三名主帅,换了三个位置,但一直是主力

赛季初作为厂子后防的主力,明显看出来涨了不少球

没想到一伤就是半个赛季

2020-02-27 15:27:26

31

霍尔丁和钱伯斯都是在好不容易迎来的职业生涯上升期遭遇重大伤病。

伤了霍尔丁虽然让上赛季最后没能完成目标,可他毕竟年轻,他在阿森纳的机会还有的是。可钱伯斯呢?这赛季的钱宝曾经无数次让我们大喊终于等到你。

这种自家孩子蹉跎多年终于成材了的喜悦感是多么幸福。

可惜,等到钱宝伤愈归来时,还有就给他的机会和位置吗?

谁也不知道……

本就囊中羞涩你还让我们白给……

查看回复(8)

2020-02-27 15:31:54

29

如果现在再去玩玩fifa17 18原版你会发现 那时候贝莱林真的是最炙手的右边卫 职业生涯最严重的两次影响 一次是留长发 一次是重伤 导致他最应该上升的时候停止了

不过现在看起来一切都还好 虽然没有预期的那么高 不过他也还算年轻 期待在塔帅手下回到预期吧

2020-02-27 15:08:51

27

重伤之后能恢复本来的状态少之又少,而且本来表现也一般。霍尔丁也就高光了那一段时间,贝莱林出道早,靠速度生吃突破也没有了,现在估计也回不去了,技术不够细腻的他很难转型了,钱包估计也留不下来了,还是中下游球队适合他

查看回复(5)

2020-02-27 15:25:10

20

猴丁是个好小伙

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