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球帝首页>动态> 懂球号> 控制狂还是老好人?细说“弗格森时间”幕后二三事

控制狂还是老好人?细说“弗格森时间”幕后二三事

懂球号作者: 叫你蒸蛋泥丶 2022-01-13 16:00

译者注:The Athletic UK曼联方面记者联合撰写了系列文章纪念弗格森爵士80寿辰,本文采访了多位前英超裁判,讲述了弗格森与裁判们的故事

“他们有一个长得像哥斯拉的壮汉在后场,那家伙还一直对我们的前锋出脚粗野。我在边线上看着,神色越来越凝重。我甚至还不是一名替补队员,但我在最后15分钟换上球鞋,我说,‘让我来搞定他。’我必须做点什么。”

亚历克斯-弗格森爵士回忆起在苏格兰的那些年,据他自己承认,他给裁判带来的麻烦比他后来执教曼联期间还要多。

这个故事要追溯到一场与圭亚那国家队的“友谊赛”,在带领苏格兰球队圣米伦的加勒比海之旅中,球员兼教练的弗格森不知怎么地设法将这个秘密隐瞒了多年——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因为他已经明确表示,如果这件事泄露出去,将会有严重的后果。

“我还记得我的助手戴维-普罗旺恳求我,‘不要这样!不!我知道你会怎么做,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但你年轻的时候,就有那种愚蠢的勇气,不是吗?”我忍不住,一有机会就给了他一脚。

“然后,我就被罚下了。但这件事一直没有传出去。我确信这一点。赛后,我走进更衣室,告诉球员们,‘如果有人再谈论这件事,我会找出是谁,然后杀了你们。’”

如今,弗格森认为,与他作为球员时的表现相比,现在的他就像一只“温柔的小猫”。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和英超裁判们的关系就毫无波澜。

“去老特拉福德,你必须有强大的内心,因为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影响你,”前英超裁判马克-克拉滕伯格回忆起他与弗格森时常发生的争执。


退休后,弗格森和克拉腾伯格保持着不错的私交


克拉腾伯格继续说:“弗格森只要在边线上跳起来咆哮着回应裁判的判罚,就能让观众对裁判产生反感。这很吓人,我不耻于承认这点。我不相信在我这个位置上的人会没有这种压力。只有承受住这种压力,才能成为一个好裁判。”

毫无疑问,没有任何一位教练对裁判有这样的威慑力。是的,弗格森偶尔也会显得温和,这也是事实。事实上,另一位前裁判杰夫-温特(Jeff Winter)多次建议,“国际足联式的球场禁令”可能是给弗格森一个教训的唯一方式。

也许你还记得,弗格森曾不得不为冒犯了49岁的阿兰-威利而公开道歉,他指责后者“体能不合格,身体素质不过关,掏张黄牌需要休息30秒”。

你还记得吗,在弗格森公开不满克拉腾伯格和马丁-阿特金森的表现后,他们就再也没有执法过曼联的比赛,背后原因引人遐想。

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弗格森,英足总在10年前引入了一项新规定,禁止主教练在赛前新闻发布会上谈论谁是他们球队的裁判。而弗格森几乎不可避免地成为了第一个被指控无视新规的主教练。

在欧冠之旅中,弗格森被告知他最不喜欢的裁判之一赫伯特-范德尔将会执法曼联对阵里斯本竞技的比赛。

“还有多的硝基安定片(一种安定药)吗?”苏格兰人的反应是。

本周年满80岁的弗格森似乎总是对欧冠赛场上的裁判备感质疑。“他们有些傲慢,”他常常抱怨道,“因为他们知道下周就不用再见到你了。”他从不掩饰自己对裁判的控制欲,并让他们知道,下次见面并不久远。

或者,由于他的身份和他所执教的球队,我们有时会因为过度分析他在裁判领域的行为而感到内疚吗?

难道我们忘记了曼联是公平竞争积分榜中排名靠前的球队之一,而这对他们的教练来说也是至关重要的。

“根据我的经验,相比一些现任的教练,弗格森已经很克制了,”前英超裁判尼尔-斯瓦布里克(Neil Swarbrick)说。“老实说,一批年轻的教练正在冒头,他们比任何前辈都更具挑战性和攻击性。”

你知道作为主教练的弗格森,曾经在苏格兰被禁赛一年吗?

这是一个神奇的故事。

阿伯丁队当时正在客场挑战希伯尼安队。比赛临近结束,阿伯丁2-0领先,在弗格森的带领下,阿伯丁队即将史上首次加冕苏格兰联赛冠军。然而这个时候,弗格森却因为一次边线球的球权归属,向主裁判麦金莱大放厥词。

比赛结束后,试图前去道歉的弗格森走向麦克金莱,并给他带了两瓶香槟。当弗格森被告知他将面临纪律指控时,他捡起酒瓶,又一次冲了出去。

一年的禁令,可能是他言语攻击过火的最好佐证。

“从那以后,我一直对那些话感到后悔,”弗格森后来在他1985年的著作《北方之光》(A Light in The North)中写道。“1980年,我被禁赛一年,即使在欧洲赛场上,我也不能站在边线上。这对我来说真的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这是因为我当时还是一名年轻的主教练。我32岁退役,37岁被禁赛了一年,在这个年龄,有些球员还在踢球。我本应该在球场上投入大量精力,但现在我却把这些精力用在了和裁判处理关系上。”

尽管如此,还是有很多裁判会为弗格森辩护说,把他描述成一个研究“裁判恶魔学”的学生并不总是正确的。


对阵罗马赛中,弗格森对一次判罚大为光火


一个脾气暴躁的老家伙,耳朵里冒着蒸汽,愤怒地敲着手表,然后对某个可怜的裁判发表了一篇满是不堪入目的措辞的长篇大论——这是人们印象中弗格森的典型形象。

苏格兰的一些老熟人可以作证,当弗格森执教阿伯丁的时候,他会邀请裁判和球员一起训练——现在这种做法已经不允许了——并且经常争论说,裁判应该得到更多的报酬。

克拉腾伯格从来都不是弗格森最喜欢的裁判之一,但当他在执法曼联对阵切尔西的比赛中,被切尔西球员米克尔错误地指责为种族歧视时,个人喜恶就不重要了。弗格森代表裁判界感到愤怒,并迅速明确表示,他不相信这些指控。

其他许多裁判界的业内人士也可以证实,用小报的说法,弗格森并不总是以“猛烈抨击”的态度对待所有裁判。

“我们相处得非常融洽,”其中一名裁判罗杰-米尔福德(Roger Milford)在谈到弗格森时,满怀怀念之情说。“人们对他有误解。每个人都说亚历克斯对裁判很糟糕,但你猜是谁,在我退休后给我寄了第一封信?”

米尔福德曾被称为英国第一位“名人裁判”,他家里的墙上挂着来自弗格森的信。但这并不是他在漫长的职业生涯中,从老特拉福德得到的唯一纪念品。

“一场比赛后,我正走在走廊上,守门员雷斯-希利从我身后跑了过来。“干得好,裁判,”他说。“你出色地完成了执法任务,就像我们喜欢的那样。然后他让我等几分钟,因为他有一份礼物要送给我。这是一条曼联的领带。我现在仍然很珍惜它。

“那时候做这些是可能的,但换到现在,我可能会因为这样的事情而被禁赛。我只是不像其他裁判那样,和亚历克斯爵士或他的球员有如此深厚的矛盾。”

克拉滕伯格就是其中之一,从他上个月出版的自传《告密者》(Whistle Blower)中的一段话可以看出,他前后45次提及了弗格森的名字。

“多年来,我有很多机会近距离观察他(弗格森)和他的球队,”克拉滕伯格写道。“我相信球员们在弗格森的战术训练中学会了如何与裁判和对手打交道。

“这是一个经过深思熟虑的策略,试图营造一种被包围的心态,也试图通过恐吓裁判来影响未来的判罚。他的球员会成群结队地对付你,一拨又一拨的,总是不同的几个人,这样他们就可以避免被罚下场。费迪南德、加里-内维尔、罗伊-基恩、保罗-斯科尔斯、韦恩-鲁尼,他们都和我近距离对视过。”

在对阵博尔顿的比赛中,克拉腾伯格在中场休息时将弗格森罚上了看台,这给了他一个糟糕的开始。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米尔福德从未遇到过这样的问题。

“也许我是幸运的,在我执法亚历克斯的球队的时候,他没有脾气上头,”米尔福德说, 1990年足总杯决赛曼联击败水晶宫时,他是当场比赛的后备裁判。“比赛前后,他总是友好地聊天。他是个十足的绅士。你也可以和他一起开怀大笑。

“一场比赛前,我对他说,‘亚历克斯,如果你的球队领先,我补时两分钟吗?如果你的球队落后,我可以将补时延长四分钟。这就是你想要的,对吧?‘他只是笑得直不起腰来。”

“弗格森时间”指的是当曼联需要进球时,裁判会在伤停补时时增加多余的时间。

但这是真的吗?

前著名裁判斯瓦布里克立即驳斥了这一说法。

“每个人都会看到那些画面,似乎也是在暗示有着更多传奇的弗格森时间。说真的,作为一名裁判,在比赛的任何时候,你会去看教练,看他是否在敲表吗?这是不可能的。

如果你硬要说弗格森敲手表是为了影响谁的话,我一直认为他更多的是为了影响对手的球员。也许他是想占据上风给对方一些心理压力,但作为裁判,你不会注意到这一点。”

弗格森从替补席上站起是否会影响裁判呢?

“下意识地?谁知道呢…”斯沃布里克说,“可能有心理学家会说你可能受到影响了,不过我倒不这么认为。当你作为裁判登场的时候,比赛就永远应该是11对11。”

然而,也有大量的证据表明,在比赛日对抗弗格森那强大的个人魅力所需的能量。比如,Bobby Madley讲述了他在老特拉福德的第一次作为当值主裁的经历。

“我紧张的原因不是球员,而是主教练。”马德利说,“他是一个传奇……一个足球传奇。我满脑子想的都是:‘我该叫他什么?我该叫他亚历克斯吗?还是弗格森爵士?还是弗格森先生?‘Sir Alex’是不是太庄重了?”

“我得去更衣室检查相关的出场情况,所以我走进曼联的更衣室。我期待着有人—也许是拿着水瓶的那个人—来回答我。结果弗格森回答了我!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我以前从来没崇拜过明星。我应该说:‘你好,Alex。’但结果我说的是:‘Hey up Love!’你不能想象出他的表情,Hey up Love是什么鬼啊!”



2009年12月,寒冷刺入骨髓的一个比赛日。早上9点,当值主裁霍华德-韦伯抵达富勒姆的主场——克拉文农场。他知道,昨夜的严寒,让他有必要检查一下球场条件是否适合继续比赛。

他没想到的是,英国最成功的足球教练在球场通道里等他。

“我已经看过了,”弗格森实事求是地宣布。“球场太可怕了。这是一个死亡地狱。”

但当时身为英超联赛首席裁判的韦伯并没有那么容易受人影响。他想亲眼看看。他也意识到曼联的后防线受到了伤病的重创,考虑到维迪奇、费迪南德、埃文斯和奥谢的缺席,取消比赛对他们来说可能更合适。

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检查了比赛场地,韦伯告诉弗格森他将否决他的决定。“你他妈的在搞什么?“弗格森怒了,“你是想告诉我比赛还能继续吗?我不能相信。”

韦伯坚持自己的立场。随后,他再次证明了富勒姆的球场是可以比赛的,并准备好迎接另一次激烈的爆发。就在那一刻,弗格森,这个老谋深算的老家伙,带着微笑回到了球员通道。“是啊,我知道是这样。”他回头喊道。

最后比分:富勒姆3-0曼联。

要记住,弗格森永远不会错过任何一场比赛,只要他能把它变成球队的利好。这是个秘密。



还有一次,他对韦伯有些偏向利物浦的判罚感到不满,并在中场休息时在老特拉福德的通道里等着韦伯。“我知道你是KOP,”他咆哮道。“我看见你唱着‘你永远不会独行’。这他妈说明了一切。”

韦伯的错误是在几年前的一次裁判协会晚宴上喝得太多。他被拍到醉醺醺地跟唱着YNWA。但是弗格森在试探他的心态,暗示韦伯一定是利物浦的球迷。

这是韦伯第一次觉得有必要在中场休息时请一名教练到裁判休息室,以表明他不会容忍这种评论。“不管怎么说,我知道你是罗瑟勒姆的球迷,”回到球场前,弗格森补充道,还眨了眨眼睛。随后,下半场开始了。

弗格森总是有动机的。他做的每一件事都是有目的的,通常是为了比对手获得某种优势,或者试图凝聚和提振球员士气。如果这意味着编造一个虚假的“敌人“,那也是他乐意做的。

“我们一直都知道,‘我们’和‘他们’之间的区分和对立,是非常重要的,”前曼联中场尼基-巴特表示,“弗格森有一种伟大的心态,那就是任何东西都不能脱离自己的信任。“每个人都想害我们”,尽管事实并非如此。“所有的裁判都讨厌我们。所有的球迷都讨厌我们。所有的媒体都恨我们。没人能打破圈子。这是他反复灌输并培养出来的心态,并深深影响了我们。我们不会让任何人打败我们。比如米德尔斯堡的判罚,这一切都源于此。”

那些年关注曼联的人都会记得“米德尔斯堡判罚”,那是一个臭名昭著的时刻,2000年1月,安迪-德索对弗格森的球队判了一个点球,然后被一群愤怒、好斗的曼联球员包围。


对阵米德尔斯堡赛中,多位曼联球员向主裁判施压


基恩带头,随后是斯塔姆、贝克汉姆、吉格斯和巴特。德索别无选择,只能步步后退。即使是现在,在录像里回看这一幕时也会令人震惊。

史蒂夫-麦克拉伦当时是弗格森的助理。他说:“我每天的遭遇都是这样,每一天。我在训练中担任裁判,那简直是一场噩梦,因为球员们都很有求胜欲。我从来不同情裁判,相信我,因为我每一天都在体验裁判的苦。没有一个决定是百分百正确的。球员们争论任何事情,任何小的决定,甚至挑出任何微小的毛病,因为他们太想赢了。

“为了胜利,他们超越了极限。我在训练中发现了这一点,球员们也会在周六的比赛中表现出来。这不是那种“要规矩,要有魅力”的情况……弗格森希望每个人都像他一样,对每件事都坚持己见。不是不惜一切代价去赢,而是把规则发挥到极致。”

弗格森在他2013年的自传中提出了一个不同的观点——“我们在重大比赛中的表现通常都很出色”——但他让自己失望了,他说在他效力老特拉福德的26年里,只有3次因为他对裁判的行为而被禁赛。

事实上,从2003年到2011年,他有五次被英足总这样惩罚(别忘了在阿伯丁发生的两次)。一个是他骂尤赖亚-雷尼是“他妈的骗子”,最后一次,他因为批评马丁-阿特金森而被禁赛五场,这一罚单是创纪录的——他因此成为足总杯历史上第一位被禁止在温布利球场参加足总杯半决赛的主教练。那场比赛,还是一场同城德比。

他后悔了吗?他的回答非常经典。“足球,”他说,“是唯一一个你不能说真话的行业。”

原文作者: Daniel Taylor等人

翻译:叫你蒸蛋泥丶                                     

文章来源:The Athletic

懂球号作者: 叫你蒸蛋泥丶

不代表懂球帝观点

严禁商业机构或公司转载,违者必究;球迷转载请注明来源“懂球帝”

热门评论(2)

2022-01-13 16:03:33

24

弗爵爷对于曼联,永远是重要的

2022-01-13 16:19:15

18

瑕不掩瑜、瑜不掩瑕,弗格森是伟大的教练;同时弗格森时间是教练对曼联的偏袒。这两者都是真的,而且我认为也并不矛盾。

查看回复(9)

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