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球帝首页>动态> 懂球号> 陕北小县城的青训“独行者”:我知这世界,本如露水般短暂

陕北小县城的青训“独行者”:我知这世界,本如露水般短暂

懂球号作者: 雷杰深 07-13 18:00

志丹,延安市下辖的一个县,人口只有十几万。但在这个陕北小县城,却有着一个县级的足球协会。

当我们走进志丹县足协的荣誉室时,看到荣誉墙上有四个人的简介。这四人,是志丹足球名人堂的成员。其中一位,就是北京足球名宿、资深足球解说嘉宾张路。

志丹足球荣誉室里,有张路的照片

关于张路对志丹足球的贡献,旁边的简介是这样说的:

指导俱乐部华丽转身为足协,奠定了日后的运行基础;

对刚起步的校园足球给予了方向性的指导和实质性的帮助,志丹成为全国首个试点县的推荐者;

亲力亲为,为首次跨区域合作、球员输送、小镇建设等具体工作牵线搭桥,引入资源;

志丹草根足球模式形成的最有力的顾问、最无私的专家。

而我们今天的故事,就要从张路和志丹的缘分说起。

志丹足球荣誉室

“不要好高骛远,先做好普及”

2006年10月,延安新体育场落成。次年,张路来到这里,出席体育场落成仪式。

张路是著名的足球解说嘉宾,但他在球员时代的经历并不为太多人所熟悉。1969年,18岁的张路来延安李渠插队,两年之后入选了陕西足球队,与陕西(尤其是延安)有着很深的缘分。

参加体育场落成仪式的人群中,有一个年轻人就坐在张路所在看台的正对面。他叫丁常保,当时是延安市志丹县人大常委会教科文卫组的干部。在他的心中,有一个宏伟的计划:他梦想着在志丹县成立一家像皇家马德里一样的百年俱乐部,从志丹县为国家培养许多足球人才。

丁常保第一次见到张路这样的专业足球人士,想要向他虚心讨教。于是,他给张路写了一封信,阐明了自己的理想;这次活动过后,他又前往北京,再次拜访张路。张路被他的执着所打动,但还是提醒丁常保:不要好高骛远,当务之急是在志丹搞好足球普及,先成立一个地方足协,从青训做起。

丁常保与志丹县的小球员

早在2003年,丁常保就参与成立了志丹足球俱乐部。在得到张路的点拨后,他在2007年将俱乐部改组为志丹县足球协会。这是中国第一个县级足协,丁常保也成为了志丹县的足协主席。

整个小学只有27名学生,但依然有一支足球队

如今,离志丹足协成立已经过去了将近14年。在这14年里,丁常保经过多方努力,让志丹县有了更多踢球的孩子,让孩子们有了训练、比赛的场地,也让志丹县有了小学足球联赛和杯赛。用一位当地教练的话说:“在志丹,足球方面出了什么问题,都要找丁主席来处理。”

今年的7月初,就是志丹青少年校园足球金杯赛正在进行的时候,已经是第十届了。赛场上,一支队伍在比赛里踢得十分吃力。他们是一支男女混编的队伍,大比分输球是常态,有时一场比赛能丢掉两位数的球。但即使连战连败,队员们依然在场上拼尽全力,既不抱怨、也不落泪。

志丹纸坊小学足球队

这支队伍是志丹县纸坊小学队。纸坊小学位于志丹县和吴起县之间,位置尴尬。所以,这所学校的招生很成问题,整个学校所有年级加起来,一共只有27个学生。某些年级上课的时候,教室里往往只有两三个学生。

实际上,志丹县在延安市并不算经济较差的县。由于志丹拥有石油资源,他们在延安的各个区县里,经济甚至相对不错。但这里的教育资源比较匮乏,有能力的家长们,都会把孩子送到延安市去上学。由于纸坊小学的特殊情况,能够留下的学生,往往是父母离异的单亲家庭孩子,由爷爷奶奶带着。即使如此,纸坊小学依然有自己的校足球队。球队的成员,几乎包括了学校里的全部学生。

在纸坊小学比赛过程中,一位年轻的女老师在场边不停地鼓励着他们。这位老师叫程进静,是队伍的教练。程进静之前其实并未接触过足球,只是通过志丹县足协的培训,才不断边学习、边带队。一些支持足球的校长,甚至也会接受志丹足协的相关培训。而由于缺乏裁判员,一些教练在比赛过程中还要负责吹罚工作。

场上的裁判,往往也是教练

程进静的经历在志丹的足球教练中是常态。他们当中的大多人根本不是职业球员,而是各个学校的体育老师。只是在通过培训之后,这些人才慢慢考取教练证书,走上了足球教练的岗位。其中有一支队伍,他们的教练还兼任学校的数学老师。换句话说,这支队伍的体育是数学老师教的。

但他们身兼数职,并且在没有额外补助的情况下,依然坚持在假期带着队伍来参加比赛。这样困难的情况下,志丹县依然幸运地聘用了一位专业人士出身的教练。这位教练叫姜自成。

(应受访者要求,姜自成为化名)

“这就是搞足球的九九八十一难”

姜自成曾经在大连、青岛等地多家职业俱乐部的梯队任教。在收到丁常保的邀请之后,他放弃了在职业足球界的工作机会,来到这座人口只有十几万的陕北县城,一待就是四年。时至今日,这位大连籍教练开口说话时,甚至已经带上了一丝陕北口音。

来到志丹带队,是纯粹的“情怀行为”。丁常保再想找第二个这样的人,几乎是不可能的。由于志丹县请不起职业教练,姜自成成为了整个县里唯一有职业足球经历的教练。

志丹县校园足球训练场的办公楼。

当姜自成刚刚来到志丹的时候,感到这里晴空万里,空气清新。他对丁常保说:“这么好的自然环境,待久了能多活五年。”

丁常保不假思索地顺口回答:“但是在这里搞足球,能让人少活三年。”

志丹县小球员们训练比赛的场地

一开始,姜自成并没有理解丁常保这句话的意思。直到有一天,他在志丹县足协门口看到了群情激愤的学生家长。

丁常保办比赛、给教练员发工资,总是跑前跑后地筹款、申请经费,甚至自己还欠了一部分债。但志丹县的娃娃们踢球,自始至终都不需要从家里掏一分钱。志丹有几个03年龄段表现突出的球员,一度被某足校看中,丁常保成功把他们送进了该足校。但后来,这个足校经营出现了问题,解散了这支03的队伍。消息传来后,家长们炸锅了,纷纷跑到志丹县足协,要丁常保给个说法,场面一度很混乱。

看到这一幕,姜自成感到了深深的悲哀。他走到了家长们的面前,问道:

“你们的娃娃踢球,丁主席收过一分钱吗?”

家长们回答:“没有”。

姜自成生气地说:“丁主席不但要给我们这些人发工资,还要想办法让你们的娃娃踢球。踢得好的孩子,又想办法送到足校去。足校解散了这支队伍,你们不去找足校,为什么要来找丁主席的麻烦?你们还有点良心吗?”

志丹县街头的足球宣传标语。

丁常保的付出非但没有受到感谢,反而成为了他的“罪状”。有一次,为了志丹县足协的一张运动员等级证书,几个家长你争我夺,在丁常保面前居然打起了架。更有甚者,还有家长打来电话,说“既然你让我的孩子踢球了,能不能给我孩子安排一下升学?”

丁常保和姜自成知道,当对话双方对事情的认知程度不同的时候,事情是解释不清楚的。多年以来,也有一些家长以各种理由不让孩子继续来踢球,最常见的理由是“影响学习”。

姜自成辩解道:“我们的训练并没有占用孩子的上课时间。况且,学习成绩的下滑有许多原因,足球不一定是直接原因。你们作为家长,在家里也要多关心孩子平时的学习才行。”说到这里,孩子的家长在电话里理直气壮地反问:

“如果我们有能力管孩子的学习,还要你们这些老师干什么?”

对于这样的事情,丁常保早就习以为常,已经能做到泰然处之。他在社交账号上给自己起的名字叫“独行者丁常保”。他也常对姜自成说:

“这就像是西天取经,是搞足球必然要经历的九九八十一难。”

“多少人只待在志丹县,哪也没去过?”

为了让更多的孩子坚持踢球,丁常保时常思考:如何让孩子们和家长切身感受到足球带来的好处。

有一次,丁常保来看望一支小学球队。他问:“你们有谁去过西安,举一下手?”有三到四个人举手。

“有谁去过延安市区?”这次有十个人举手。

“有多少人只待在志丹县,哪也没去过?”剩下的人全部举起了手。

丁常保数次向记者提到了“眼界”这个词:“我想方设法,把孩子们带出去参加比赛,就是为了让他们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大。”

志丹侯市小学足球队的两位姑娘展示着球队队旗

就在7月初,丁常保从志丹县各个小学选择了一些表现好的小球员,组成了志丹代表队,准备去北京参加“新星杯”的比赛。比赛之余,还安排了队员们爬长城、参观北京体育大学、并与前女足国青门将梁佳卉(也是从延安走出的球员)交流学习等各种活动。

许多孩子从没有出过陕西省,连去过西安的都没几个。但就是这个去北京开眼界的大好机会,许多孩子却没能好好把握。临出发的时候,一些球员家长打来电话,有的家长说:孩子这几天要补课,没法来了。还有的家长给出了更匪夷所思的爽约理由:今天家里要聚餐吃肉,所以孩子就不去北京了。

接到这些电话后,丁常保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眼界问题,已经不光是孩子们的问题,也是家长们的问题。

来北京参赛的志丹代表队登上长城

“在这里不用找采访素材,每天都发生着各种素材”

就在丁常保和记者交流的过程中,他的一位老同学打来了电话。这位老同学的女儿已经初二,但学习成绩不佳,有考不上高中的危险。这位老同学希望丁常保给自己的女儿指一条出路。

丁常保把老同学和他的女儿叫到了办公室,给他们播放了志丹女足参加比赛的纪录片。播放完后,他问女孩:“有什么感想?”

女孩似乎对足球并没有感知,一言不发。

丁常保转头对自己的老同学说:“她个子挺高,我可以带她去让姜教练看一看,能否练练守门员。照道理说,初二才开始踢球,已经晚了。但她现在既然是这个学习成绩,没有别的出路。如果她努力,或许还有机会通过足球获得升学的途径。”

老同学沉吟许久,迟疑不决。丁常保十分焦急,说:“她现在这个学习成绩,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

万般劝解之下,老同学才答应带着自己的女儿去训练场。姜自成考察了女孩的爆发力、反应能力后表示:“现在开始练,不是不可能练出来,但她需要付出比常人艰苦得多的努力。既然学习指望不上了,你们愿意走这条路吗?”

姜教练将球抛向女孩,考察她的接球

父女二人依旧是沉吟不决。姜自成看两人无法下决心,就让他们回家考虑考虑,想好了再过来。

看着他们回家的背影,丁常保对记者叹息道:

“在这里根本不用找采访素材,每天都在发生着各种素材。”

“我知这世界,本如露水般短暂”

丁常保有种诗人的气质。

多年来,在他带着小球员们在全国各地参加比赛的时候,总是将球员们的生活、训练拍成视频,剪辑成纪录片,并写下一些诗意的文字,抒发着内心的感受,发表在县足协的公众号上。除此之外,志丹县足协还主编了一份足球杂志,名叫《理想国》,丁常保也常常在这里发表一些文章。

“理想国”之所以为“理想国”,就是它与现实存在着天壤之别。不止一次有人说过:从整个大环境看,这个地方其实并不适合搞足球。甚至有人对记者断言:“如果哪一天丁主席不继续搞了,志丹就没有足球了。”

对于这些看法,丁常保不置可否。每当他走进志丹足球荣誉室,看到队徽上那行显眼的“2003—100—FC”时,总会想起14年前,他对张路说过的那句话:

“我要为志丹打造一支像皇马一样的百年俱乐部。”

志丹县足协的标志。

志丹用了十几年的时间,培养出了两位男足职业球员,分别是现效力于黑龙江冰城的中场付杰、现效力于青岛海牛的门将白金波,另有一名叫高加龙的球员留洋德国低级别联赛,并为陕西全运队输送了几名球员。但对于丁常保来说,更大的成就感,来源于孩子们在足球场上奋力地奔跑,以及他们对足球的喜爱。即使最终他们不能走上职业的赛场,无法完成“百年俱乐部”的梦想,但他们在潜移默化中,已经成为了足球的播种人。他们长大以后,也会给自己的孩子撒下足球的种子。

留洋球员高加龙的家长为志丹足协送来的锦旗。

与许多人的印象不同,志丹一眼望去,看不到电视剧里所表现的、光秃秃的黄土高坡。这里经过多年的绿化工作,现在满山都是一片绿色。完成这样的种植工作,难度是不小的。

同样,在志丹县坚持青训工作,就像是在荒漠里培育绿洲。“百年俱乐部”的梦想,不知道到何时才能实现。

想到这里,丁常保拿起了办公桌上的一本《理想国》。在这一期杂志的封面上,写着这样一段话:

“我知这世界,本如露水般短暂。然而,然而……”

“我知这世界,本如露水般短暂”

懂球号作者: 雷杰深

不代表懂球帝观点

严禁商业机构或公司转载,违者必究;球迷转载请注明来源“懂球帝”

热门评论(15)

2021-07-13 18:17:55

332

其实我们不见得要把俱乐部青训做的多么极致,但我们真的应该把校园足球做起来,因为再出色的青训成材率也高不到哪里去,职业足球是残酷的,但是我们需要通过校园足球,通过让学生参与足球,把足球作为一颗种子埋在很多学生心中,但凡认真参加过校园足球联赛的孩子我相信他一辈子都对足球有兴趣,他们也乐意让自己的孩子去试一试,至少会支持他们的孩子去踢踢校园足球,而如果我们的校园足球运作成功,我相信好苗子肯定少不了,到时候再让俱乐部去和小天才们协商,看看他们愿不愿意走足球这条路,我觉得这是一个好的方式

查看回复(29)

2021-07-13 18:24:42

212

今年五一的某个比赛

见到了盐城大丰的少年梯队。

似乎孩子们不知道盐城大丰已经解散,又或许是这帮青训教练带领着他们继续走下去。

同时也有鲁能的梯队,肉眼可见的技战术,配合等明显比盐城大丰的孩子们更加优秀。

但是我似乎又看到了大丰孩子们的坚持。

也看到了青训教练的饱经风霜。

基层青训者本不易,唯有祝好。

查看回复(13)

2021-07-13 18:45:41

165

作为一名陕西人,含着泪看完。太不容易了。我只说一句: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查看回复(27)

2021-07-13 19:20:38

130

很荣幸能在我懂这样的大平台看到关于我家乡的报道,我应该是志丹校园足球比较早的一批球员。

在学校早晚训练,周末去县里比赛,那时候不懂足球到底是什么,反正就是很喜欢踢球,记得小时候家里穷连个足球都买不起,我和小伙伴就用废旧的报纸书本揉成团在土路上踢。

印象最深的就是学校选人要去外地比赛,老师说我个子矮没选我,气的我哭了一上午。

后来上了初中由于各种原因就没在踢球,但是我一直对足球有着感情,高中我走的体育特长生考上大学,现在大学里我是足球专业的学生,虽然当不了球员但是我励志当好一名教练。

查看回复(24)

2021-07-13 18:22:25

85

这样的文章评论少的可怜呦

天天有人喊中国青训在哪,这不就是基层青训的成果吗?

查看回复(7)

2021-07-13 19:39:35

55

感动,一直知道志丹县足球搞得不错 今天看了这篇文章才晓得我认为的不错,是无数人拼命出来的

查看回复(1)

2021-07-13 19:24:37

42

中国有2800多个县级行政区。如果每个县级行政区都有一个志丹这样的足球协会,留洋人数组一支国家队问题不大吧

查看回复(12)

2021-07-13 18:51:30

36

谁可以关注关注我们甘肃一些小地方的足球生态,比如我们天水地区的足球文化

查看回复(25)

2021-07-13 19:31:11

28

这才深度好文,希望能有更多介绍基层青训的文章

2021-07-13 20:54:07

25

足协可以每年搞个感动足坛的电视节目,题材就是志丹这种基层足球组织,把青训资金多往真真切切搞足球的基层人员倾斜,有500个志丹足协可笑傲亚洲,2000个志丹足协可屹立世界杯决赛

2021-07-13 20:41:47

19

志丹县家长的不可理喻,折射出现在中国家长对于子女投身足球的功利心态,这也是中国足球土壤贫瘠的原生归因

查看回复(2)

2021-07-13 21:35:30

17

为什么我们一直都只追求进世界杯?难道阿根廷人也在追求乒乓球大满贯?意大利人在追求跳水项目争金夺银?社会资源是有限的,我们是不可能包揽所有运动项目。竞技体育的魅力之一不是取得最好成绩,而是突破自我取得更好成绩。踢球不是为了当球星,不是为了政绩,不是为了考试加分。踢球和其他运动一样,是锻炼身体,愉悦身心。

查看回复(3)

2021-07-13 20:54:32

14

我是志丹人,记得我0203年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 ,下午放学了路过县体育场 ,踢足球的人特别多 ,那个时候的体育场都是暴土扬尘的那种土球场。

上初中的时候 我们期末考试 有学生弃考 去参加足球比赛。

希望家乡足球越来越好!

2021-07-13 23:33:49

10

青训根本没什么钱!太惨了!我们初中的教练,几乎给我们队倒贴了将近几万块,学校没钱买装备他也包了,球衣没有赞助商他也包了,出去比赛,有些球员家里穷,他连参赛费都不收,比赛结束后还经常带我们去聚餐,我在我的教练手底下训练了三年,除了买球鞋,几乎没花什么钱,但是我的教练,几乎是为了自己的梦想,为了我们的梦想,无私地付出了很多。他是一家企业的老板,承担的起,可是国内千千万万的普通的青训教练呢?希望有政策能让青训活得体面一点吧,青训才是足球发展的根本

2021-07-13 23:58:22

6

志丹人 小学四年级开始踢球 记得那会校队每天早上很早要训练 我妈妈不支持我踢足球 因为我学习很好 能考个年纪前几 还说女娃娃踢足球踢的小腿肚大 但是还是很喜欢踢 周末逃补课班去踢比赛还让我妈逮个正着哈哈哈哈 大中午踢足球晒得脸过敏 后来初中就去西安上学了 也一直挺喜欢足球 大学加入了校队 但是没两年女足校队就解散了 现在读研究生还是很喜欢足球 主队多特 我以后肯定是一辈子喜欢足球 生了孩子也会培养孩子的兴趣 身为志丹人 周围很多球迷 我觉得我就是志丹足球的受益者 培养了我的兴趣 志丹足球yyds

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