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球帝首页>动态> 懂球号> 柏林联合球场中多出的455人,代表了另一种足球理念

柏林联合球场中多出的455人,代表了另一种足球理念

懂球号作者: 万狼之狼专栏 2019-08-20 12:04

在新赛季德甲首轮比赛中,升班马柏林联合主场0比4不敌莱比锡红牛。这是柏林联合建队53年来首次升入德甲联赛,开赛前看台上许多球迷举起了已逝亲友的遗像,让他们共同见证球队的历史性时刻。

然而这戳中人们泪点的一幕,其背后还隐藏着更多的故事。柏林联合球迷举起遗像,绝不只是为了让逝者见证球队的德甲首秀,这更代表了他们那与众不同的足球理念——坚持反抗、团结一致、追求自由,只为那最纯粹的足球。

多出来的455人

柏林联合队的主场名字很长——“老森林人宅边球场”,但其容量只有区区22012人,与球场名字长度成反比。这甚至是德甲联赛中最简陋的球场,缺少现代化的设施,很难让人从外观上留下什么深刻印象。

“到场人数为22467人!”

尽管球队在半场时就已经0比3落后于莱比锡红牛,但下半场通报官方上座率时,这座简陋的球场却爆发出了最真挚热烈的掌声,仿佛领先的是主队柏林联合。

官方上座率比球场额定容量多出了455人,并不是因为柏林联合为自己的德甲首秀卖超了球票,而是因为他们算上了那些已经逝去的主队球迷。在这场比赛之前,柏林联合俱乐部发起了名为“终于等到了”的活动,以此缅怀那些生前一直渴望主队能够升入德甲的球迷。

这多出来的455名球迷,不仅与现场其他两万球迷一同见证了柏林联合的德甲首秀,更与现场所有主队球迷见证了柏林联合对于莱比锡红牛的无声抗议。在这场比赛的前15分钟,所有主队球迷都保持静默,整个老森林人宅边球场鸦雀无声,以此抗议对手莱比锡红牛绕开德甲规定依靠资本投入的发展模式。

虽然整个德甲都不待见绕开50+1规则的莱比锡红牛,但绝没有球队比柏林联合对此更深恶痛绝。因为柏林联合是本赛季德甲联赛中,唯一一支真正来自东德的球队。在德国统一之前,归属社会主义阵营的民主德国人,对于大资本有着骨子里的抵触。尽管莱比锡红牛也是一支地理意义上的东德球队,但他们已经归附于资本,完全丧失了东德足球的传统和理念。

因此,柏林联合对于莱比锡红牛这个理念不同的东德“背叛者”,有着其他德甲球队难以比拟的抵触。柏林联合的球迷用静默15分钟的方式,表达着无声的抗议。为追求平等自由而抗议,则是柏林联合这家俱乐部最重要的DNA。

“推翻柏林墙!”

建队53年首次升入德甲,柏林联合代表的不仅是自己,还有整个东德足球。在柏林联合升入德甲之前,上一支真正意义上的东德球队还是科特布斯,就是当年邵佳一效力的那支球队。

尽管德国统一后东部地区快速发展,但到现如今整体经济水平仍只有西部地区2/3左右。而东德足球则更加衰落,上一个能被人们记起的来自东德的球星,还是早已退役的巴拉克。现役德国国脚克罗斯也来自东部地区,但他自小接触的已不是东德足球原有的培养体系。多说一句,克罗斯的亲弟弟菲力克斯·克罗斯,目前就效力于柏林联合。

即使在德国尚未统一之前,柏林联合在东德地区也算不上豪门,那时候东德足球豪门是他们的同城死敌柏林迪那摩。对于迪纳摩这个名字,很多球迷并不陌生,许多前苏联地区都有以此命名的球队。这个词源自古希腊语,含义为“力量”。

苏联时期,克格勃以此命名了自己运动竞技体系,东欧国家纷纷效仿。因此,只要名字中带有迪纳摩的俱乐部,都与本国苏联时期的国家安全部门有关,属于典型的体系内球队。柏林迪纳摩就是由民主德国情报和秘密警察机构史塔西所建立的球队,由于其官方色彩,柏林迪纳摩曾连续十年夺得东德冠军,其中也不乏控制裁判、操控比赛等不光彩的历史。

作为同城死敌,彼时的柏林联合以反对史塔西而闻名。其拥趸经常会在老森林人宅边球场的看台上高呼:“Die Mauer muß weg(推翻柏林墙)”,即使秘密警察会混在人群中记录下哪些人喊了口号,柏林联合的球迷也从未因此而惧怕。

如今柏林墙早已倒下,但柏林联合球迷的抗争从未结束,莱比锡红牛代表的资本足球,成为了他们新的抗议对象。早在2015年时,柏林联合球迷就曾发起过对莱比锡红牛的抗议活动。“莱比锡的足球文化正在消亡”,彼时他们在自家主场打出了这样的横幅。其中一些激进者,甚至开始拒绝饮用红牛饮料。当时曾有外媒以“两代球迷,一个故事”为题,报道了柏林联合球迷与史塔西、红牛的抗争故事。

柏林联合这支来自东德地区的球队,从未让资本逾越俱乐部的理念、历史,以及足球本身。在反对莱比锡红牛的同时,他们也对自己痛下杀手。2009年,柏林联合不惜与俱乐部主赞助商解约,只因这家企业的总经理被曝光曾为史塔西秘密警察效力过10年。而在这几年之前,柏林联合还曾因财政问题濒临破产,但他们仍然义无反顾地坚持了自己的理念。“金钱远没有俱乐部的历史和形象重要。”现年59岁的沃尔克当年接受采访时说,他是一位忠诚的柏林联合球迷,从反对史塔西到抗议莱比锡,沃尔克始终参与其中。

沃尔克

其实沃尔克对商业赞助并不完全持否定态度,他认为适度的商业赞助才能保证俱乐部良性发展,而且在他看来,有些年轻的柏林联合球迷盲目反对一切的态度并不可取。不过他从不会因此缺席俱乐部和球迷活动,“团结一致最重要,俱乐部永远是第一位的!”

我们为家人流血

除了惯于抗争,柏林联合俱乐部还散发着不少东德时代共产主义的气息。至今,沃尔克这样的老球迷,还会称柏林联合为“真正工人阶级的俱乐部”。甚至球队的外号都具有那个年代的烙印——“钢铁联合”。

现年33岁的茨维克,就是沃尔克眼中过于激进的年轻人。从四年前开始,他已经拒绝饮用红牛。柏林墙倒下时,茨维克还是个婴儿,因此他对东德时代毫无印象,只是偶尔会听妈妈说起。“妈妈说,那个时代也不全是坏的。”直到如今,每当柏林联合获胜,老森林人宅边球场周围的酒吧,都会为主队球迷提供免费啤酒助兴。

茨维克

在与俱乐部主赞助商解约前一年,柏林联合翻修主场时因缺少资金而陷入困境。当时数千名球迷主动当起了义工,甚至有人临时辞职,最终依靠他们总耗时14万小时的义务劳动,老森林人宅边球场焕然一新。之后俱乐部又将球场股份出售给了球迷,每股作价500欧元,每人限购10股,以此防止出现大股东。这意味着今后球场任何翻修、改名事宜,都需要征得购买了球场股份的普通球迷同意。以柏林联合球迷对待资本的态度,这基本代表老森林人宅边球场永远不可能像那些大俱乐部一样出售冠名权,每一位柏林联合球迷都为此自豪。

翻修球场的资金短缺,远不是柏林联合进入21世纪后最大的难关。2004年时,柏林联合差点因为注册金不足而被禁止参加地区联赛。危难时刻挺身而出的,依然是柏林联合的球迷们,他们发起了“为联合流血”活动,每位球迷都跑去血站卖血,然后将自己的血汗钱无偿捐给俱乐部。正是当年的这项活动拯救了柏林联合,才有了15年后他们首次升入德甲这一幕。

“团结一致最重要,俱乐部永远是第一位的。”这么说的不只是沃尔克,所有柏林联合球迷都秉持这样的态度。如今东部德国的工资水平还远低于西部德国,但大多数柏林联合球迷每年都要花费数千欧元在俱乐部上,跟随球队征战德国每一个角落。甚至这些球迷的雇主们也很配合,即使他们不是柏林联合的拥趸,却也绝不会在比赛日给自己的球迷员工安排工作。

对于柏林联合的球迷来说,俱乐部已经成为了一个大家庭。球迷们自己组织的联赛会在柏林联合的主场举行决赛,每年圣诞节都会有两万球迷来到主场同唱《平安夜》共庆佳节。

而俱乐部也把每一位球迷当作了真正的家人。2014年世界杯时,柏林联合俱乐部邀请球迷前往主场共看世界杯。不仅如此,他们还允许球迷们带着自家沙发前来。这样的场景,当今足坛恐怕再难见到。

尾声

足球最大的魅力之一,就在于它从不缺少奇迹。然而,像柏林联合这样建队多年首次打入顶级联赛的奇迹并不少见,但却很少有俱乐部像其一样,在顶级联赛首秀时,打出已逝球迷的遗像。

也许读完这篇文章你会明白,这家俱乐部的理念、历史,以及她和球迷之间那种特殊的关系,才是这感人一幕发生的真正原因。

足球的另一大魅力就是其多样性,没有人规定足球只能这样踢或者那样踢。同样,也没有人能规定足球俱乐部只能顺着商业化、市场化这一条道路发展。即使是文中提到的柏林联合球迷沃尔克,在四五年前接受采访时,也没有想到球队这么快能够打入顶级联赛。

柏林联合走了一条与当今职业足球不完全相同的道路,以这么小的体量打入德甲,有谁能说柏林联合不够成功呢?尊重自己的理念、历史,发展真正的球迷文化,成功也许会很遥远,但绝不会缺席。

也许他们永远不会成为豪门俱乐部,但他们也永远不会消失。我们应该允许小而美的存在,并欣赏这种存在。中国足球过去十几年的溃败,绝不是因为了缺少资本,而是因为缺少了太多柏林联合式的球队和球迷。

鸣谢

感谢霍利菲尔达在墙外提供素材支持

感谢明指导德语支持

懂球号作者: 万狼之狼专栏

不代表懂球帝观点

严禁商业机构或公司转载,违者必究;球迷转载请注明来源“懂球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