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球帝首页 > 懂球号文章

陈婉婷:亚洲第一女帅是怎样炼成的?

小喜的球 2019-04-12 17:06:36

一头干练的短发,左手手腕戴着秒表,哨子的带子几圈的缠在右手手腕上。目光时刻注视着训练场上的每个细节,不时急促的吹停训练讲解要点。这是世界足坛每一个职业教练的日常,训练总是在太阳底下进行,主教练一般都会选择遮阳帽,皮肤被暴晒多日早就黑黝黝的。暗色系的训练服,最显眼的是胸前的球队队徽。这一看就是四五十岁糟糕老头的样子。

这番模样很容易引起二十五六岁女生的反感。二十五六岁,女人一辈子最好的年华。长发飘飘,一袭华丽的连衣裙,左右两只手上都带着贵重的装饰品。只要有点太阳,出门必备是精致的遮阳伞。高跟鞋、浓妆艳抹、温柔体贴——这几乎是每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女生的追求,这也是社会对于这个群体的判断和要求。

对于已经奔赴中国U16女足出任助教的陈婉婷而言,她的选择、她的青春与众不同。“四五十岁糟糕老头”的样子是她青春最真实的写照。口红、粉底、长发飘飘、高跟鞋……相比足球,这些东西她难言擅长——她不爱红装爱武装。

【学霸女神,一步一步与“女神”二字撇清关系】

大学毕业之前,陈婉婷与职业足球没有任何关系。

香港中文大学是成千上万学子的梦想殿堂,陈婉婷21岁就在这里取得了地理及资源管理学系学士学位。本科毕业后陈婉婷选择继续在香港中文大学读研,三年研究生时光,她选择挑战自己,在医学院取得了运动医学及健康科学理学硕士学位。在学校里陈婉婷是小有名气的才女,她的各种时评文章经常见诸报端。名校毕业,父母自然希望她找个薪水不错的工作,过平平淡淡的日子——老师和医生都是不错的职业选择。

同样的,父母自然也希望自己的女儿打扮得漂漂亮亮的。陈婉婷一离开学校,立马做出了让父母险些犯心脏病的选择——当时香港有一支球队叫天水围飞马,她选择到这支球队做处理电脑数据信息以及剪辑教学片的助理。这与她本科和研究生的专业毫不相干,更令父母无法接受的是,这只是一份兼职,薪水微薄。那段时间,陈婉婷几乎每天都与家人吵架,她自己笑言,“每一次讨论都像是火星撞地球”。

陈婉婷这样令人大跌眼镜的选择出于叛逆,更出于热爱。其实很多年前,她就在足球这件事情上悄悄违背过父母的意愿。“差不多13岁那会儿吧,我喜欢上了足球。然后我想踢球,但是家人不同意,你懂的,照中国传统思想来看,女孩子就应该学学舞蹈或者画画,而不是踢球。不过之后我还是偷偷报了一个足球夏令营项目,然后模仿了我妈的签名。”

和喜欢足球的多数女孩一样,陈婉婷喜欢足球也是“始于颜值”。让一个花季少女踏上一条不归路的,是贝克汉姆。“他的足球技术很棒,在球场上也很帅气。这让我立刻就迷上了这项运动。”那时候香港没有职业女足联赛,女子球员就无从谈起。因此,陈婉婷有了新梦想:成为一名女足足球教练。“这个在我18岁就实现了,我当时执教我们学校的中学女子足球队。”

但那毕竟属于兴趣班一样的爱好,与职业足球还隔着千山万水。大学期间,陈婉婷十分热衷去社区教小朋友踢球,正是在社区青训活动中,陈婉婷第一次与职业足球发生交集。她在那里认识了职业教练陈晓明,她一离开学校就进入职业球队,正是来自于陈晓明的召唤。那时候陈晓明成了天水围飞马的主教练。“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他是什么原因主动邀请我,我想我还是很喜欢足球的,所以就答应了陈晓明先生的邀请。”

父母十分反对陈婉婷选择足球还有一个原因,香港几乎每年都会发生球队解散的事件。毫无征兆的失业每一分每一秒都可能到来。两年之后,天水围飞马突然解散。“那时还在彷徨着,到底我还应不应该继续走这条路,甚至已经下载了一些找工作的APP,也在考虑要转行。”她一只脚已经离开足球圈,香港足总却推荐她去参加C级教练培训班。

阴差阳错的参加教练培训班,是陈婉婷教练生涯真正的开始。此后,陈婉婷又参加了一个叫“未来计划”的年轻教练培训项目。“那个‘未来计划’是我教练生涯的起点”,花了差不多两年时间,陈婉婷获得了B级教练资格证。2013年,飞马队重组,陈婉婷再次回到球队。当时杨正光是飞马队的主教练,杨正光也是陈婉婷教练生涯中的重要人物。2015年,陈婉婷以助教的身份跟随杨正光一起跳槽到了东方队。

“或许是因为亚足联有我的档案吧,他们又邀请我去参加A级教练培训班”,在东方队做助教期间,陈婉婷顺利的拿到了亚足联A级资格证。在这个关键的节点,又一个美丽的意外发生了。2015年12月份,时任东方队主教练杨正光前往中甲梅州客家担任助教,东方队的主教练一职突然空缺。

为了维护球队稳定,暂时只能从内部挖掘主帅。当时陈婉婷无论是学历还是教练资格证书都是队内最高。“后来经过很多不同的讨论之后,球会就决定委任我做主教练。我也决定尝试去接受这个挑战。”

父母担心的问题终于得到答案,升任主教练后陈婉婷的薪水大幅增长。但这也意味着她彻彻底底的告别了同龄人外表上的美好。每天日晒雨淋,训练场上大声呼喊成为她的常态。远离时髦,成为了四五十岁的糟糕老头。“我非常感激家人包容我的任性,若能以生命影响生命鼓励大家追梦,我会非常开心。”同时陈婉婷还提到,香港各行各业真正的男女平等,也是自己得以上马的重要原因。

陈婉婷的上任立马创造多项历史,她是当时是亚洲顶级联赛中唯一女性主帅。外界纷纷将她解读为过渡主帅,陈婉婷上任后却拿出了不俗的执教能力。执教球队15场比赛只输了1场,在港超倒数第2轮的比赛中,更是率队2-1击败另外一支老牌劲旅南华队,提前一轮夺得冠军。这是东方队历史上第五个、也是时隔21年后的又一个联赛冠军!

陈婉婷就此创造历史,成为世界上首位带领男子职业球队取得顶级联赛冠军的女主帅。吉尼斯也因此为她颁发了奖项。在亚足联2016年度颁奖典礼中,陈婉婷获得了最佳女教练。当时,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梁振英还在社交平台对陈婉婷送上了祝贺,“牛丸(陈婉婷绰号)年纪轻轻能誉满国际,为香港争光,也为一众年轻人,彰显正能量。恭喜!”BBC2016年度百大女性评选中,陈婉婷同样入围。入围的另一名足坛人士,是巴西传奇女足玛塔。

“因为很多东西都需要天时地利人和,我自己就是最好的例子。”陈婉婷有一个座右铭:“因为相信,所以看见。”

【怎样避免更衣室尴尬?怎样在队员心中树立权威?】

这一切说起来容易,但到处充满了常人无法体会的挑战和困苦。

当接到通知将出任东方队主帅时,陈婉婷坦言自己压力大到吃不下睡不着。全世界的足坛历来讲究论资排辈,女人出任主帅似乎本来就不堪一击。更何况,陈婉婷当时年仅27岁,队内很多球员都比“新帅”大。球员们会听一位小妹妹的话吗?这让陈婉婷陷入无边无际的焦虑。

第一次以主帅的身份集结球员训话时,球员们很新鲜的看着自己的女帅,陈婉婷却从兜里掏出了自己的发言稿。球场“简单粗暴”的训话,立马有了学术大会的味道。为了避免紧张而不知所云,陈婉婷将自己要说的话写满了一张A4纸。即便看着A4纸“照本宣科”,她还是止不住的颤抖。

女人成为职业男队的主教练,球迷最感兴趣的问题是——她在球员更衣室怎么自处?所谓“更衣室”,顾名思义男子球员在里面脱衣服脱裤子是日常。陈婉婷真的把自己当作男人吗?当被问到这个问题时,陈婉婷展示了一下自己的幽默:“无论男人还是女人,教练就是教练。至于你们最关心的更衣室,说实话吧,我基本什么都看过了。”玩笑之余,陈婉婷解释:“我到更衣室后,球员如果要换衣裤的话会很主动地到内间去。”

这是陈婉婷执教第一天就要面对的问题,对她的主帅生涯却根本称不上难题。真正掌握更衣室,才是她不得不面临的最大挑战。

这也是大多数男子教练最棘手的难题。“有些教练不会倾听球员的意见,因为他们会刻意保持自己的高姿态,而我的执教哲学则是沟通之上。所以我会经常询问我的球员‘你感觉怎么样’啊、‘你累不累’啊、‘你在比赛中遇到了什么问题’啊这之类的,我也很乐意听到他们的意见,他们会给我很多非常有价值的反馈。所以我才会觉得最重要的就是保持队内沟通的顺畅。”

大多数男教练会通过跟球员保持一定的距离而树立自己的权威,陈婉婷选择了另一条路——与球员直接消除距离。她化身球员的知心大姐姐,由此博得了球员的信任。这就像小学总有两种班主任:一种严厉得让人畏惧;另一种却无微不至,很难不让人喜欢、对他交心。

即便陈婉婷一直试图以温柔融化队员内心的坚冰,但职业足球是一项讲究对抗的运动。在令人血脉喷张身体对抗中,难免有队员会展示出自己的“男人”的一面,甚至因为一些细节直接破口大骂。这个时候,陈婉婷会将她的助教推上前台。“曾经有两名球员在训练中发生了一些不愉快,吵了起来。当时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男人有情绪时会讲一些粗口,但我总不可能冲过去说同样的东西吧?这些我会交给我的助教去处理。因为始终男人和男人讲话会比较容易。所以在这些方面我们会有不同的沟通以及合作。”

作为一名女性主帅,助教团队的男性思维和职业化经历确实是陈婉婷最需要的。

“作为女性主教练,最大的困难是由于性别差异,你很难去了解到球员们的真实想法。”这个问题很容易解释,女人的思维总体偏感性,男人一般却偏理性。其中相隔的千沟万壑,每个人日常生活中都有体会。队员们经常跟陈婉婷表达的一些心情和见解,陈婉婷听完后的第一反应都是——怎么会这样呢?为此,他不得不从她的男助教那里得到解答。

不得不提的是,陈婉婷在东方队的担子和任务,远比一般“教练”的重。“我们现在不像英超分得那么清楚,当然我不仅要负责球队比赛,球员的引进我也有建议权,此外我还会负责球队的建设,因此我是‘manager’”。香港东方队最重要的权力,几乎都掌在不满30岁的陈婉婷手中。

执掌香港东方队,陈婉婷还有一个特别大的感受。“低水平球员执教高水平球员很有难度,我觉得最麻烦的地方在于怎么去理解他们的想法以及怎么去跟他们沟通。”说白了,刚刚走上教练道路的陈婉婷只会纸上谈兵,球员们怎样传球、怎么思考、怎么在一瞬间起脚打门——那种准确的感受和压力,她并不能感同身受。这几乎是主教练与球员沟通最核心的基础,这一块陈婉婷一开始每天都要“补课”,她的助教团队都是前职业球员,她不得不向他们寻求经验和支持。

当然,学院派出身的陈婉婷也有自己的优势。她刚刚涉足职业足球的工作是录像剪辑和数据分析,直至今日,通过各种数据模型分析对手的风格、威胁和短板仍旧是她十分在意的东西。香港《文汇报》曾这样评价陈婉婷:“擅长技术和战术分析,是个喜欢用电脑及数据等新科技协助的新派教练。”

中国内地的球迷真正第一次认识陈婉婷,是她率领东方队在亚冠客场挑战广州恒大。那一次和她正面对垒的,是世界冠军主帅斯科拉里。当时东方队是历史上第一支参加亚冠正赛的香港球队,东方队和恒大实力根本不在一个层面,最终客场0-7惨败。赛前发布会上,斯科拉里被问及东方队主帅是女性的时候,他给予陈婉婷最大的尊重:“我代表恒大,她代表东方。”

现在回过头来看,“门外汉”陈婉婷的主帅之路到处充满意外。在这个过程当中,她最大的财富除了积累了丰富的执教经验之外,就是结识了很多中国足球圈的核心人物。2013年,陈婉婷在马来西亚吉隆坡参加亚足联A级教练培训课程,而同期参加培训的就有孙雯和范运杰。孙雯和陈婉婷在同窗期间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两人志趣相投,对女足都有很大的抱负。

原本,陈婉婷已经准备去关岛女足执教了,但愣是被目前担任任女足青训部部长的孙雯“截胡”。事实上,为中国女足贡献自己的力量也是陈婉婷的夙愿。早在2016年接受亚足联采访时,陈婉婷就这样谈到:“未来有机会的话我想为女子足球做点什么,因为我曾是其中一员。所以,或许几年之后有人需要我的话,我会去帮助女子足球的。”

  • 以上仅代表作者观点,并非懂球帝官方观点
  • 自媒体如有侵权,请联系懂球帝
分享到:

非常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