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球帝首页 > 懂球号文章

深度调查:萨拉的空难只是意外?这或许是一次本可避免的悲剧

Equalizer 2019-04-07 12:00:00

在今年一月,曾效力于南特的球员萨拉在乘坐私人飞机从南特前往卡迪夫的途中遭遇空难,不幸离世。航空租赁协会(Air Charter Association,BACA)最近对于这次事故背后的航班安排问题有所关注。他们希望英国民用航空管理局的执法部门能够参与到相关的调查中。

目前空难调查人员依旧在寻求萨拉所乘坐的这架派珀-马利布(Piper Malibu)飞机在1月21日夜里于英吉利海峡发生的原因,而当时萨拉正准备返回卡迪夫参加球队的第一堂训练课。这架轻型飞机的驾驶员名为大卫-伊博森,如今相关工作人员仍未找到他的尸体。

早在空难发生前,自去年12月初开始,在英法之间就有一连串围绕萨拉转会的相关行程。作为萨拉转会的主导人,足球经纪人威利-麦凯称他和他的家人安排了这些行程,并已经为此支付了费用。

卡迪夫城主帅尼尔-沃诺克、助理教练凯文-布莱克维尔以及球员联络官卡勒姆-戴维斯曾在麦凯的安排下乘坐飞机往返英法之间。萨拉及其经纪人梅萨-恩迪亚耶也曾在今年一月中旬几次往返于英吉利海峡,并最后敲定了这位阿根廷射手以1500万英镑的价格转会卡迪夫城。

我们对于这些行程有多少了解?

BBC威尔士分部的新闻调查人员发现,这些行程是由三个不同实体——公司或个人所安排的。

我们都知道,所有申请登记的飞行计划都被归为“通用航空”,当然,这个词对应的是私人航程,而非大多数人日常搭乘的航班。然而围绕这笔转会的所有航程都没有航空经营许可证(AOC)。

航空经营许可证是一种民用航空管理局向航空租赁公司发放的一种执照,各公司自然也要为此花费一定的费用和精力,其规定了相关公司经营的结构、方式,包含安全性、航空管制、地面操作、维护、合规性、训练等。

(图)球迷们悼念萨拉

从只有寥寥几架飞机的小型飞机租赁公司到诸如易捷航空(EasyJet)、英国航空公司这样的大型航空公司,他们都在航空经营许可证的受众范围内。航空租赁协会称,若是没有经营许可证,对于这些航程的合规性有着一系列严格的规定。

去年12月5日,卡迪夫城的代表们与麦凯一道从埃塞克斯郡的斯泰普尔福德机场飞至南特,并在南特对阵马赛的比赛中考察萨拉的表现。当时他们乘坐的是一架单引擎的皮拉图斯(Pilatus)PC-12型飞机,登记为G-KARE。其归属于位于英国萨里郡的Flexifly航空租赁有限公司,并于一家护理中心有着密切联系。这架机尾编号为G-KARE的飞机注册于英国,其可以被其他公司以“干租”的方式所租用;在这里,干租指出租人提供飞机,机组人员等其他方面由示租人自行安排的租赁方式。

Flexifly的官方网站称,所有驾驶飞机的飞行员必须持有附有仪表等级的商业飞行员执照,其对于特定种类的飞机有着最短飞行时间的相关规定,同时飞行员们在驾驶飞机前必须得到雇主的批准。

回到上文提到的行程问题。今年1月8至18日期间,麦凯又安排了7趟行程,当时萨拉完成了在卡迪夫城的体检以及签约事宜。而这些行程背后的公司是Channel Jets公司。这家拥有合法执照的航空租赁公司注册于英国根西岛。他们的确拥有航空经营许可证,但其注册的仅包括在根西岛当地的飞机。

(图)空难发生后,第一次搜救工作以失败告终

BBC威尔士分部方面发现,这7次曾搭载萨拉及其经纪人恩迪亚耶、卡迪夫城主帅沃诺克、助理教练布莱克维尔、球员联络官戴维斯、麦凯及其儿子马克的航程由两架飞机完成,然而这两架飞机当时并不处于该公司航空经营许可证的范围内。

这两家飞机的注册地都在美国,这就意味着它们必须要在美国监管部门、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以及英国民航局的共同批准下才能进行商业飞行。而这7次航行都是以非商业飞行的名义登记在飞行计划上的。

BBC威尔士分部发现,在萨拉搭乘的飞机失事8天后,其中一架飞机在美国完成了注销,并注册于根西岛。此后它就成为了在航空经营许可证范围内的飞机。

Channel Jets公司方面对此不予置评,并称他们已经向英国民航局提供了全部的相关细节。

在萨拉与卡迪夫城完成签约后,他的经纪人恩迪亚耶于1月18日乘坐一架派珀-马利布飞机返回南特,该机属于波切斯特勋爵乔治-赫伯特,注册于阿尔塔拉拉(Altaclara)公司。这次航程还是波切斯特勋爵亲自驾驶完成的。

(图)萨拉正是乘坐这架飞机不幸遭遇空难 |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波切斯特勋爵拥有私人飞行员驾驶执照。值得一提的是,作为卡纳封伯爵之子,他名下的豪宅还曾作为《唐顿庄园》的拍摄地。

既然飞机的注册地是在美国,那么波切斯特勋爵就无法在欧洲进行飞行,他在欧盟搭载乘客时就只能基于成本分摊的原则进行非盈利飞行。

波切斯特勋爵在接受BBC威尔士分部采访时表示,他搭载恩迪亚耶纯粹是出于对麦凯的人情,这次航行没有收取任何费用。“我有自己的私人飞机,我自己完成了那段航程,”他说。“这中间不存在与他人任何金钱问题,它纯粹是一趟私人行程。”

他还补充说:“我完全是出于人情罢了,这就是我被卷入其中的原因。”

飞行记录

· 2018年12月5日:从埃塞克斯郡的斯泰普尔福德机场飞至南特——搭载卡迪夫城主帅沃诺克、助理教练布莱克维尔、球员联络官戴维斯、威利-麦凯、马克-麦凯,前去观察萨拉对阵马赛时的表现

· 2018年12月6日:这组人从南特回到卡迪夫。两次行程均由位于英国萨里郡的Flexifly航空租赁有限公司旗下机尾编号为G-KARE的飞机完成

(图)老帅沃诺克曾亲自前往南特考察萨拉的表现

· 2019年1月8日:从卡迪夫飞至南特——搭载卡迪夫城主帅沃诺克、球员联络官戴维斯、麦凯父子会见萨拉及其经纪人。他们还在同一天搭乘注册于根西岛的Channel Jets公司旗下飞机返回,机尾编号为N531EA

· 2019年1月14日:萨拉的经纪人恩迪亚耶从巴黎飞至南特。恩迪亚耶随后与萨拉从南特飞至卡迪夫,并在参观了卡迪夫城主场的周边情况后同一天返回南特。恩迪亚耶随后又飞回至巴黎。当天的全部行程均由机尾编号为N843TE的飞机完成,该机的所有方为Channel Jets公司

· 2019年1月18日:萨拉从南特飞至卡迪夫进行体检、与俱乐部签约等相关事宜。他搭乘的飞机为Channel Jets公司机尾编号为N531EA的飞机。萨拉的经纪人恩迪亚耶则搭乘商务航班前往卡迪夫处理签约事宜,并在返回巴黎时搭乘波切斯特勋爵自己驾驶的机尾编号为N14EF的飞机

· 2019年1月19日:萨拉乘大卫-伊博森驾驶的机尾编号为N264DB的飞机返回南特,此行的目的是与队友告别并处理一些个人事务。伊博森在一家酒店订了房间等待萨拉返程,最终确定1月21日将萨拉送回卡迪夫参加他加盟后的第一堂训练课

· 2019年1月21日:飞机于当地时间19时15分起飞,在启程约1个小时后从雷达中消失

为什么要呼吁更广泛的调查

(图)我们能够在英国航空事故调查局查询到萨拉空难的事故报告 | 截图来源:英国航空事故调查局相关报告

航空租赁协会认为,围绕这些行程的合规性,其中有很多值得英国民航局调查的地方。

尽管英国航空事故调查局(AAIB)方面还在调查这起造成萨拉及其飞行员死亡的空难,但英国民航局才是调查航空规范、执照方面违规问题的部门,只有他们有权对这些问题执行强制措施。

航空租赁协会的高层戴夫-爱德华兹说:“我们对于这些行程自行做了一番调查,确定了他们乘坐过的飞机及飞行的路线,这些发现令我们感到事态的严重性。我们认为这些发现足以让相关部门对此保持高度关注,他们也要消除公众对于出行的疑虑。”

爱德华兹称,航空租赁协会在这些年来始终就租赁方面的“灰色地带”和违规情况向英国民航局及欧盟航空安全局表达过深切的忧虑。

“分水岭”

航空租赁协会方面已经将他们对于这些与萨拉签约相关的行程研究结果递交给英国民航局。

在爱德华兹看来,对于这类非商务飞行将会在成本的推动下拥有一定的需求,某些公司未来还会继续提供这类行程安排,而此举既避开了高成本的飞行驾驶执照问题,对于消费者也有着很大的诱惑力。

(图)今年2月,萨拉的葬礼于家乡举办

“我们看到这方面的问题在一直向前推动着,对于人们来说,这类航行价格不贵,有着更大的吸引力,”爱德华兹说。

航空租赁协会方面称,萨拉空难的悲剧可能会成为航空产业的一个分水岭,人们对于非商务飞行的安全及规范性问题的担忧将会被推上日程。“我们这个产业一直都是如此,一旦某个名人因空难而去世,那么相关的问题就会一下子明朗起来,”爱德华兹说。“这是一场悲剧,这起事故发生得太糟糕了,而可悲的是,它为公众带来的影响甚至要高于航空业本身。”

爱德华兹还称,航空租赁协会希望英国民航局对于这些违反执照规定的实体进行更多的相关起诉,并在起诉后对违规者寻求更强硬的惩罚措施。

在萨拉转会事宜中负责协调、支付相关行程费用的麦凯以及充当“航行经纪人”的大卫-亨德森,均遭遇了相关的采访。值得一提的是,后者也安排了萨拉空难的那次行程。

对于这类违反航行规定的行为,是否有过处罚的先例?

当然有,最近就有一例。

此前,有一名飞行员驾驶一架超载的飞机在起飞时发生事故,当时机上共有3名乘客。最终,这位飞行员被判处监禁3年半。这位飞行员名为罗伯托-默加特洛伊德,来自布莱克浦。今年2月,他在曼彻斯特刑事法院为期三周的审讯后被判有罪。

(图)英国航空事故调查局在推特上更新萨拉空难的调查进展 | 图片来源:Twitter

陪审团认定,他存在鲁莽、冒险驾驶飞行的行为,同时他在驾驶时没有相关的飞行执照、合规的经营执照、保险以及飞行手册。尽管52岁的默加特洛伊德拥有私人飞机执照,但是检察官对陪审团表示,他并不能进行有商业目的的飞行,而他的保险也对这方面没有保证。

在审理过程中,人们得知他曾在2017年9月向这三名乘客每人收取500英镑,并准备载他们乘坐他的派珀PA-28型飞机鸟瞰苏格兰。默加特洛伊德此前就有几次非法驾驶公共运输飞行器的案底。而在本次事件中,他在规划飞行计划时忽略了自己的体重,最终导致飞机“严重”超载。

“轻而易举地赚快钱”

默加特洛伊德的飞机在起飞后不久就坠落在距离M62高速公路不远的农田里,两名乘客在事故中受伤。

除监禁外,默加特洛伊德的飞行员执照也被英国民航局吊销。在法庭上,默加特洛伊德否认自己违反了相关规定,并声称自己拯救机上人员生命的行为是一个“英雄”。

这次起诉是由大曼彻斯特地区警方的重大事故调查组发起的。调查组高级调查员、警长李-韦斯赫德在案件结束后说:“毫无疑问,这起事故很可能会演变为非常重大的灾难,而这一且都源于当事人找到了一个可以轻而易举地赚快钱的机会。“机上的乘客们并不了解他们的飞行员做着蔑视法律的事情,他们也不清楚飞行员甚至没有做任何恰当的安全措施。”

文章来源:BBC

  • 以上仅代表作者观点,并非懂球帝官方观点
  • 自媒体如有侵权,请联系懂球帝
分享到:

非常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