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球帝首页 > 懂球号文章

权健足球帝国,是如何在20天内轰然坍塌的?

小喜的球 2019-01-14 22:00:00

此前几个赛季,天津权健足球俱乐部的锋芒根本无法令人忽视。2017赛季以中超升班马的身份获得亚冠资格,束昱辉和天津权健集团一时风光无限。主流媒体争相报道,成千上万球迷誓死追随,天津权健一度成为中国足球在亚冠赛场的代表——天津权健曾几何时的辉煌和巅峰,如今已是一地鸡毛。

今天上午,天津政府新闻办宣布,权健集团束昱辉等16人已于2019年1月13日被依法批准逮捕。从一支征战亚冠的球队到一度传出频临解散,权健足球帝国是如何在20天内轰然坍塌的?中国足球乃至于整个中国社会应该从这次事件当中吸取怎样的教训?

“丁香医生”发布文章成导火索,舆论压力驱使天津市政府彻查

束昱辉历来是个高调的老板,相比恒大、上港、苏宁等球队的投资人和管理层,束昱辉的形象更像是天津权健的新闻发言人。球队的选帅事宜、每个转会窗口的引援,乃至于天津权健的球队文化、制度建设,束昱辉都是亲力亲为。上赛季惊险保级之后,冬窗期终于来了,束昱辉“登台唱戏”的时候终于来了。一旦进入2019年冬窗期,按照束昱辉往年的行事风格,他将迫不及待的放出诸如“买梅西”的言论。

但2018年的最后几天,束昱辉以及他身后的权健集团迎来了史无前例的灾难。

12月25日12时19分,“丁香医生”的公众号发布了一篇题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的文章。这篇文章从天津权健集团的主营业务、崛起历程等方面,揭露了这家公司可能存在的种种商业问题乃至于犯罪行为。其中这篇文章特意举了一个令人痛心的案例——三年前,内蒙古自治区患癌女童周洋的家人让女儿放弃化疗,转而服用权健公司的抗癌产品,最终小女孩病情恶化身亡。此前数年包括央视在内的多家主流媒体也出过类似的报道,权健集团仍旧不为所动,所以这一次大多数人开始仍旧选择“麻木”的观望——谁也无法预料,一篇几千字的文章,最终会将处于巅峰的权健集团直接推向毁灭的深渊。

由于那篇题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的文章短时间内获得上百家媒体转发,迫不得已,12月26日凌晨1时30分,权健集团旗下的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微信公众号发布了《权健官方严正声明》。在这份《声明》当中,权健集团试图用近些年在公益事业方面的作为扭转舆论走向,“2005年至今,权健平均每年投入5000余万元用于社会公益事业,截至目前捐款总额已超过5亿元。”此外,这份《声明》对于公众号“丁香医生”所属的杭州联科美讯生物医药技术有限公司最直接的诉求是——“望该公司立刻撤销该稿件并刊登道歉声明”。

对于权健集团在《声明》当中“将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说法,12月26日上午九点,“丁香医生”在微博进行了强势反击:不会删稿,对每一个字负责,欢迎来告。

“丁香医生”这次公开对权健集团的质疑之所以引发广泛关注,主要原因是权健集团因为权健足球队近两个赛季的表现,已经成为一家在中国知名度极高的企业。“丁香医生”对权健的质疑,传播过程当中功劳最大的仍旧是足球媒体。“质疑事件”因为足球这个因素持续发酵,但性质却远远不止是足球层面的问题。在权健集团与“丁香医生”双方进行博弈的同时,国内多家社会新闻媒体爆出了更多与患癌女童周洋类似的案例。

多名患者的生命受到权健集团的耽误、甚至“致命一击”的医疗案例新闻持续在中国发酵。迫于舆论压力,12月27日,仅仅在“丁香医生”质疑发出后的第二天,天津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官方微博发布公告:25日,坐落于天津市武清区的权健集团被自媒体指出涉嫌虚假宣传、传销等诸多问题,引起广泛关注。天津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责成市市场监管委、市卫健委和武清区等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网民关注的诸多问题展开调查核实。目前,调查组已进驻权健集团展开核查。

个体揭竿而起,成百上千家媒体积极响应,“权健集团”短短两天就成为对国家、社会有危害嫌疑的公司。其实早在2015年权健集团冠名赞助天津泰达时,就有媒体发出过“权健出身不干净”的质疑。2018年最后几天,舆论已经将“权健事件”推向“国家大事”的高度,天津市政府终于决定对权健集团“下手”。

权健不堪一“查”,球队人心惶惶

此前多年,也有少数媒体为揭露权健集团的罪行做过努力,但凡对权健集团的营销模式以及医疗案例进行过深入走访调查的记者,都无一例外的发出了一个声音:权健集团根本不堪一“查”,只要相关部门决定对权健“动手”,权健集团倒下只是分分钟的事情。

束昱辉之所以会投资足球,也是打着“热爱足球、为天津足球出力”的幌子,一本正经的为自己的罪行洗地,同时希望通过中超的平台扩大权健集团的社会声誉。说白了,束昱辉希望投资足球,掩饰自己的“传销”罪行,通过足球打广告搞更大的传销。束昱辉所打的如意算盘,还真的做到了。2017赛季之前,束昱辉展望权健第一个中超赛季时就说:“我的上市企业通过足球的影响力今年的市值增长100多亿。明年征战中超投入肯定超过6个亿,不低于10个亿。”

如今看来,为权健集团带来灭顶之灾的,也正是束昱辉的这步“大棋”。不涉足足球,权健集团不会短期内成为闻名全国的企业,企业的市值无法实现“一步登天”;但当有媒体和记者曝光权健集团的罪行时,也不至于吸引到全国的关注。所以一定程度而言,足球是整个事件当中的最大的受害者,却也是推翻权健集团最大的功臣。

12月27日晚间,进驻权健集团的联合调查组已分成若干小组,分别针对舆情关注的 “周洋就诊”、是否涉嫌夸大宣传、是否涉嫌非法传销、医疗资质、保健食品安全等开展工作。事实也如此前多年试图揭发权健罪行的媒体和记者所言,查权健根本就是小儿科,因为权健集团一直在赤裸裸的犯罪。28日清晨,调查组相关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市委市政府一直对此高度关注,要求尽快查清事实,回应社会关切。“按要求,我们将根据调查结果,依法分类区别处置,合法的依法保护,违法的坚决打击,违规的取缔整治。”

仅仅一天,天津市副市长、联合调查组组长康义表示经过初步核查,天津权健公司部分产品涉嫌存在夸大宣传问题。12月29日,据《央视新闻》报道,天津市武清区市场监管局已对天津权健公司部分产品涉嫌虚假宣传的违法行为进行立案调查。

往年等不及冬季转会窗口打开,束昱辉就面对各种媒体毫无节制的表达“不差钱”、“买买买”的心声,这个冬天束昱辉格外的老实安静,他巴不得全中国都忘了有他这样一个人。1月2日,“权健事件”联合调查组进一步坐实了权健集团的罪行,在对外声明当中,联合调查组白纸黑字的表明“权健公司在经营活动中,涉嫌传销犯罪和涉嫌虚假广告犯罪,公安机关已于2019年1月1日依法对其涉嫌犯罪行为立案侦查。同时,相关部门依法查处取缔不符合消防安全规定的火疗养生场所、开展集中打击清理整顿保健品乱象专项行动。”

上赛季天津权健之所以会沦落至“一边打亚冠一边保级”的局面,莫德斯特、维特塞尔两名外援的中途出走是重要原因。个别场次的中超比赛,天津权健一度只能以单外援出战,正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无论是保罗索萨还是救火教练朴钟均,在缺兵少将的情况下都很难施展自己的“魔法”。“权健事件”爆发,天津权健队冬窗期的外援引援不了了之,1月6日,在明知“后院起火”的情况下,天津权健将士仍旧按计划飞往阿联酋首都阿布扎比进行海外冬训拉练。

多家足球媒体试图从球员口中打探虚实,但得到的回答都是“别问了,什么都不能说”。为了试图在这场信誉危机当中创造奇迹翻盘,权健集团对球队上上下下都下达了“封口令”。即便按照球队计划前往阿联酋冬训,权健的球员也根本无法屏蔽国内媒体对事件发展的报道,崔康熙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从每个球员在日常训练当中脸上的焦虑和不安,他都能明显的感觉到集训队员们心态的变化。

1月5日,“坏消息”进一步传来,乒超联赛天津权健队紧急改名天津队,抛弃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赞助商,与天津权健划清界限。在整个事件的发展过程当中,有小道消息爆出权健掌门人束昱辉借着出国考察,早已经跑到了马来西亚;1月7日,多家媒体对“跑路”说法进行了辟谣,他们从“权健事件”联合调查组获悉,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束昱辉等18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

权健倒台已成定局,球队未来成为媒体关注焦点

“束昱辉等18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权健事件”的根本性质早已经一清二楚。权健商业帝国轰然坍塌已经进入倒计时,那么,以权健集团为生存根基的天津权健俱乐部怎么办?这成为广大中国球迷最关心的问题。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束昱辉被刑事拘留的新闻爆出8个小时之后,《南方都市报》记者丰臻消息,权健球员目前还没拿到去年11月的工资以及部分上赛季赢球奖金。与此同时,权健支付工资的方式涉嫌避税、球队存在阴阳合同等问题也遭受质疑。

依据中国足协相关规定,以及中国足球此前发生过的相似案例,球队的投资人资金链出现问题,球队未来不外乎以下三种结果:1、托管地方足协或者体育局;2、重新寻找新的投资人接盘;3、迫不得已,就地解散。

1月9日,据《东方体育日报》报道,权健与天津市体育局签署的托管协议已经得到了相关部门的批准,并将在1月13日进入为期一周的公示环节。也正是从1月9日开始,“天津权健足球俱乐部”开始正式告别权健时代——1月9日的上午,位于天津河东体育场的权健青少年足球培训中心正式拆除了招牌和标志。1月9日下午,坐落在天津河西区的权健足球俱乐部院内,有关天津权健的字样也被摘除。仅仅一天,这支球队身上“权健”的烙印就被清除。

1月10日,从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已经可以查到,天津权健足球俱乐部已经完成工商更名程序,正式更名为天津天海足球俱乐部。天津权健将由天津市体育局托管,为期一年,并更名为天津天海足球俱乐部。

随着束昱辉和权健集团遭到法律的严惩,但凡与权健有半丝瓜葛的相关方,都迫不及待的与权健撇清关系。

中国铁路济南局集团公司宣布已终止权健公司动车组冠名,并已全部撤除”权健”字样。在此之前北京局和上海局都否认曾向“权健集团”开放高铁冠名权。就连因为“叛徒”莫德斯特的转会事宜还与权健有官司的科隆俱乐部,都趁机玩了一把落井下石。科隆俱乐部总经理表示:“我们首先必须知道我们的新联系人是谁。我认为这对我们来说更加积极。我无法想象中国人还想去国际体育仲裁法庭。”

天津权健的多数球员度日如年的在阿联酋冬训,而阿联酋还有几名权健队员,则正在代表中国队参加亚洲杯。在1月11日国足对阵菲律宾的比赛名单当中,张鹭、赵旭日等人的俱乐部名称改为了“tianjin FC”。

最近几天,“权健事件”的新闻从体育频道走向了新闻频道,2019年1月10日,中国农工民主党第十六届中央常务委员会举行第五次会议。会议一致通过撤销束昱辉第十六届中央委员会委员职务的决定,并提交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予以追认。今天上午,天津政府新闻办宣布:2019年1月13日,天津市武清区人民检察院已对公安机关提请批准逮捕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束昱辉等16名犯罪嫌疑人,经审查证据材料、告知犯罪嫌疑人诉讼权利并讯问犯罪嫌疑人后,以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等罪,对嫌疑人依法作出批准逮捕决定。

在“权健事件”爆发始末中对于天海俱乐部唯一的好消息,是球队下赛季的运营费用此前已经到达球队账户中。这样一来,天津天海至少近几个月还有一个财政缓冲期,天津市体育局也有充分的时间为球队寻找新的投资人或者赞助商。“权健事件”尘埃落定,目前广大球迷还关心一个问题,崔康熙还会接着带球队吗?

在权健高层被正式刑拘之前,崔康熙也跟权健高层通了电话。他向当时的权健高层承诺,只要球队仍旧继续存在,他就会继续履行职责。当然,也不排除天津市体育局出于“节省资金”主动与崔康熙解约的可能性。

至于束昱辉的终极下场,此前有媒体就权健事件的情况和性质请教过专业法律人士,该人士表示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束昱辉最高或判25年。从“丁香医生”公众号发文到束昱辉下狱,整个过程不到20天。不到20天,天津权健集团就从巅峰走向毁灭;不到20天,束昱辉就从在多个领域都有权力、地位和话语权的成功人士沦为阶下囚;不到20天,天津权健俱乐部就从一支人人追捧的亚冠球队,坠入到如今无人问津的绝境。

权健集团是怎样走向毁灭的我们知道了,但它成长为百亿保健帝国的道路更加值得深思。在“权健事件”爆发的整个过程当中,我们还有有太多太多的疑问。

  • 以上仅代表作者观点,并非懂球帝官方观点
  • 自媒体如有侵权,请联系懂球帝
分享到:

非常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