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球帝首页 > 懂球号文章

吹响反网络暴力的号角?我以最大的善意劝你:别用这种方式

曼联死忠弗莱彻 2018-11-14 07:30:00

这是最近几个月不知道第几次“反转”了。

如果不清楚事情的发展,可以点击这里简单了解一下:

【中国死忠去世,尤文官微缅怀】

【反转,警方确认尤文球迷没去世】

四天之前,“尤文更衣室保洁阿姨”的“去世”被认为将成为反网络暴力历史上的标志性事件;随后“都灵体育报”微博被封禁,人们拍手称快,认为迎来了阶段性胜利;而现在,她的“去世”被证明是假消息,舆论再一次反转,新一波的骂战又开始了。

好消息是,终于有更多的人开始思考网络暴力可能带来的严重后果。坏消息是,狼来的的故事听多了,人们的善意被消磨了,下一次如果真的有悲剧发生,我们可能不会有“现在该我们做些什么”的责任感了。

更糟糕的是,这次事件带来的负面影响可能不止于此。

最明显的是,在她的最后一条微博中,她的弟弟“希望生者善良”的愿望并没有成真,纷争甚至愈演愈烈。前些天,罗蜜这个群体遭到了各路球迷的声讨,痛批他们把饭圈的一套带进足球世界。而在反转之后,一部分在前些天不敢作声的罗蜜展开了反击,“要求道歉”这样的诉求完全合情合理,“希望她真的死了”这样的言论却实在让人触目惊心,而这样的言论确实收获了不少赞——这更让我感到害怕。

最无法接受的是,用抑郁症的标签来博取的同情,会让这个群体面临更加艰难的处境。如果她真的曾饱受抑郁症的病痛折磨,更应该明白自己的行为会给这个群体带来怎样的影响。长久以来,抑郁症在人们的印象中都是一种很模糊的概念。其实不要说抑郁症本身,如果你的疾病和“神经”、“精神”扯上关系,都会让你多很多意想不到的麻烦。笔者在初中时遭遇突发性耳聋,治疗期间医生多次和我的父母表示,这种病例和孩子的精神状态关系很大,与父母长期分居两地可能也是发病的诱因。开始我的母亲一直感到很难接受,耳朵出问题,和这个能有什么关系?所幸医生与父亲是旧识,多次沟通之后,父母对此的观念也有了转变,也更注重与我的沟通交流。在出院之后,我开始学踢球、学足球知识,培养了新的爱好,确实也帮助改善了自己的身心状况。

第一年看球见证主队获得双冠王,我一直感觉自己运气很好

人们对于精神疾病的认知可能就更加模糊了。我在上学时,班里曾有一名同学因为抑郁症退学。“抑郁症”的说法也不知道是从哪里传出来的,而那时大家的讨论都是“他平时那么活泼,怎么可能抑郁”之类的话。在“尤文更衣室保洁阿姨”的采访录音曝光后,我注意到也有类似的言论:“她在最后还笑得那么开心,这种人怎么可能抑郁?”

可能这样的话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有抑郁症还真是道免死金牌。”“明明是他在伤害我们的感受,反而我得给他道歉。”抑郁症被妖魔化已经非常严重了,如果还有人以抑郁之名博取同情和关注,那你不但是在消费人们的感情,更是在把抑郁症患者群体推向更危险的悬崖边。

有人说,警方都说了,她这么做就是为了流量。有人注意到她微博里说的是“我是‘尤文更衣室保洁阿’的弟弟”,少了个姨,看来不是失误,到底是怕把自己咒死。新一轮的批判和冲突开始了,纷争永远不会结束。

“阿姨”在采访中说,她决定“用血让被舆论煽动的人清醒,激起沉默者的正义感,让恶意攻击别人的人收敛一些”。她认为这件事带来了积极的影响。

那么我以最大的善意劝你:无论你的初衷是什么,别用这种方式,别消磨人们心中的善意,别让本来就遭受痛苦的人被打上标签,陷入更绝望的境地。反网络暴力,不该用这样的方式。

  • 以上仅代表作者观点,并非懂球帝官方观点
  • 自媒体如有侵权,请联系懂球帝
分享到:

非常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