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球帝首页 > 懂球号文章

学院派教练,一条最艰难的路

仰卧撑足球 2018-10-19 18:00:51

踢而优则教,是足坛不成文的惯例。从贝肯鲍尔、克鲁伊夫,到齐达内、瓜迪奥拉,堪称“球员派教练”的杰出代表,他们不但做球员成功,拿起教鞭运筹帷幄也同样出色。“球员派教练”早已成为足球圈的主流,相应的是一些职业生涯短暂平庸,甚至压根就不是职业球员出身的人,也在各种因缘际会之下,跻身顶尖主帅行列。只是由于“出身不正”,学院派教练有其自身局限性,从穆里尼奥们的成长经历中,便不难窥出他们的好恶。

 穆里尼奥和博阿斯都是“学院派”的代表

草根才是大多数

“学院派”的名头看来光鲜亮丽,能配得上的人却并不算多。朗尼克算一个,做球员时连德乙都没踢过,22岁拿到A级教练证书,26岁时通过科隆体院足球讲师培训课程,并以年度最佳成绩考取足球讲师证书。一年后,自知不是踢球材料的朗尼克选择退役,专心从事教练工作。从斯图加特业余队开始,朗尼克做了不少低级别球队的工作,同时还担任过高中课程的讲师。

朗尼克在斯图加特二队

2006年,已经积累下不少德甲执教经验的朗尼克选择接手第三级别球队霍芬海姆,只用了2年时间就将这支名不见经传的小球队带到德甲,完成了足球经理游戏中才有的神迹。随后,霍芬海姆又差点重演凯泽斯劳滕奇迹,他们以升班马身份获得半程冠军,一举震惊德国足坛。身带名校光环,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永远闪烁着智慧的光芒,做教练做管理都有斐然成绩,这样的“知识分子”形象,似乎才配得上“学院派”称号。至于另外那些并非科班出身,既无球员经验也无系统理论,靠着自学和个人天赋闯出一番名堂的教练,只能算是体制外、野路子的“草根”,比如切尔西的两任主帅穆里尼奥和萨里。

闪耀着智慧光芒的朗尼克是最贴切的学院派

穆里尼奥的出身早已不是秘密,尽管他一直坚称自己是“朋友中最有足球天赋的一个”,但最终还是在感受过与职业球员的巨大鸿沟后,选择知难而退。枯燥的哲学专业无法令穆里尼奥满足,他选择退学前往英国深造足球。好在穆里尼奥家境不错,父母对他这种追求自由的行为索性听之任之。正是那段英伦岁月,成为了穆里尼奥发迹的起点,语言优势帮助他成为老罗布森的翻译兼助理教练。

老罗布森和范加尔都是穆里尼奥的“领路人”

穆里尼奥虽不是科班出身,起点却非常人能及,老罗布森和范加尔的言传身教甚于校园里的课程,相较之下,萨里简直可以算是自学成才。尽管他从小就是足球运动的疯狂爱好者,但太过平庸的身体素质使他吃不起这碗饭。于是,萨里像很多平常人一样,穿上西装打上领带,成为一名朝九晚五的白领。

“银行家”萨里

不过工作之余,萨里总会去当地的业余球队执教,并积累了大量的“野球经验”。如果不是心中放不下的那份牵挂,或许今天的萨里已经成为银行业的“大佬”。40岁那年,他毅然放弃了令人艳羡的工作,投身前途未卜的足球圈,从低级别球队做起,直到2014年将恩波利带上意甲。那一年,45岁的萨里第一次体会到顶级联赛的滋味。

毕竟野球场上不禁烟,萨里的习惯就此养成

亚平宁的足球土壤,似乎尤其适合那些“追梦人”,AC米兰王朝的奠基人萨基,也有着类似的经历。当年,球技平平的萨基在小球队“残喘度日”,因为工资太少,他不得不兼职做鞋匠。以意大利手工制品在全球的风靡程度来看,显然比踢球“钱途”远大。26岁那年,萨基拿起教鞭,从此开启了一段传奇的岁月,而他的做鞋手艺也只能就此放下。

萨基(左二)缔造米兰王朝

“威信”这件小事

球场如战场,作为指挥官,主教练的工作除了制定战术外,树立起个人威信,团结更衣室,使球队上下拧成一股绳,执行自己的指令才是最重要的环节。对于那些有着辉煌足球经历的前职业球员来说,这一点似乎不值一提。

类似“你行你上啊”这种话,千万别让齐达内听到

“手下人”不服气不要紧,大家坐下来聊聊自己都取得过什么成绩,如果还觉得不过瘾,索性上场较量一番。只是这并不适用于那些“耍嘴皮子”的学院派,从这个角度或许能解读博格巴与穆里尼奥的分歧:我是世界冠军,你是谁?

鸟叔与博格巴之间存在着“阶级矛盾”

伊布在自传中将范加尔形容成“自大的独裁者”,荷兰老头总是不厌其烦的向他灌输“回防”的理念,这让瑞典人恼火不已。在一次训练中,范加尔又来喋喋不休,伊布放出大招,“范巴斯滕说的和你说的完全不同,我不知道应该听谁的?是传奇前锋巴斯滕,还是你?”范加尔哑口无言,悻悻而去。尽管范厨师也拥有长达15年的职业球员经历,却过于乏善可陈,显然无法与拿到过金球奖的荷兰最伟大中锋相提并论。在阿贾克斯踢过球的范加尔尚且如此,更遑论那些球员时代更加平庸的“学院派”了。

如果是你是伊布,又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既然没办法“以技服人”,就只能从其他方面下手,高压政策成为大多数“草根”的首选。没有球员时代的资历“压阵”,学院派教练们往往缺乏安全感,表现出来的方式就是掌控欲强,对纪律要求严格,容不下任何异议,图赫尔就是典型的例子。尽管球员时代入选过德国国青队,但只踢过2个赛季的德乙联赛就在25岁时选择退役,比起效力美因茨超过10年,有着300余场职业联赛经验的克洛普,以及弗莱堡队史最佳射手勒夫来,图赫尔显然不能归在“球员派教练”之列。图赫尔在美因茨执教时,便与只比他小5岁的门将海因茨-穆勒爆发了激烈的冲突。穆勒将图赫尔形容成“独裁者”,而他也得到了“扣工资”的“报复”。这还不算完,当穆勒假期结束后回到训练场时,却发现连自己的更衣柜都被清空了。

图赫尔与穆勒

“他是我合作过的最好的教练之一,没人能否认他的才华。我想要看看他将如何应付大巴黎的更衣室,毕竟在一支豪门,这是最难的事。”与图赫尔在多特蒙德有过共事的奥巴梅杨,对于自己的前任教练知之甚深,看似温文尔雅的图赫尔,不但喜欢在场边大喊大叫外,人际关系也有所欠缺。在美因茨执教末期就因“跳槽”一事处理武断,与俱乐部主席施特鲁茨形同陌路,来到多特蒙德后,又与胡梅尔斯和施梅尔策两任队长交恶,还因为引援方面的分歧禁止时任球探负责人米斯林塔特踏足训练场。最终,成绩尚可的图赫尔几乎从高层到球迷得罪了遍,只在大黄蜂待了2个赛季便宣告下课。而今,在大巴黎履新短短几个月,又因对转会策略持不同意见,与俱乐部体育总监恩里克生出嫌隙。

图赫尔与胡梅尔斯一度势同水火

类似的事情也曾经在朗尼克身上发生过,面相儒雅随和的“朗教授”却是个不折不扣的“魔鬼”,他的“吹风机”在德国足坛享有盛名。在RB莱比锡做体育主管时,朗尼克也不顾“舆论影响”,频频“越俎代庖”。他不允许球员开豪车来训练,看到球队表现糟糕还会从看台直接奔向休息室,告诉时任主帅哈森许特尔该如何换人,这也最终导致二人分道扬镳。本赛季,重回教练席的朗尼克彻底释放自己,欧联杯“红牛德比”战赛前训话时,奥古斯丁和穆杰莱偷偷跑去场边“休息”,朗尼克怒不可遏,半场踢完就把两人换了下来。“我们球队有自己的规矩,比如固定的吃饭时间,所有人都不能用手机。另外,更衣室里只能说德语和英语,避免出现小团体。”这样的情况在齐达内、安切洛蒂身上并不常见,他们的纪律要求更多的以球员角度为出发点。

哈森许特尔受够了“太上皇”朗尼克

或许是长期在质疑声中前行,“学院派教练”更看重自己的权威。他们从草根成长为名帅,其间必然付出超乎寻常的努力,更承受了“球员派教练”无法体会的压力,因此,他们不愿迁就大牌,往往笃信“努力才能带来成功”,朗尼克就曾说过,当球队里出现了明星球员,问题也就随之而来;穆里尼奥更是将勤奋和执行力视作最高标准,他青睐的诸如德罗巴、埃辛、斯内德和林加德等球员,全都属于作风过硬的类型。当然,随着时代的发展,过于严苛的要求越来越难以得到拥护,“学院派”也在自我调整。RB莱比锡本赛季就推出了一项新的“执法手段”,他们在更衣室设置了一个转盘,当球员出现纪律问题时,便通过运气来决定将会接受何种惩罚。据结果反馈,球员们对罚钱并不心疼,反而是去球迷商店做义工这样占用私人时间的“处罚”更有威慑力。

看似儒雅随和的朗尼克,实则相当火爆

当然,想要让穆里尼奥这些老一辈“学院派”彻底否定自己的成功经验,张开双臂拥抱新时代,确实有些难度。好在新一代后起之秀们已经意识到这方面的问题,并将科学的训练和管理模式融入俱乐部。刚满31岁的纳格尔斯曼几乎具备了一切名帅的潜质,他的出现更像是一种现象。虽出自慕尼黑1860青训营却连地区联赛都没踢过的纳格尔斯曼,21岁时开始担任青年队的助理教练,直到2013年在霍芬海姆“救火”,他走出了一条只有“架空网文”中才可能出现的轨迹。

纳格尔斯曼出自慕尼黑1860青训营

在当时,28岁的纳格尔斯曼必须要面对波兰斯基、施韦格勒等比他还年长的“弟子”。这个世界上就是存在着一些天才,他们总能够轻松应对棘手难题。“场上的每个人都是不同的个体,必须要引领他们朝同一个方向前进,让他们得到真正的激励。他们都是成年人,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所以我并不需要像对待青年球员那样教导,只需要从体育竞技方面更具体一些就行了。”最终,霍芬海姆抹平了巨大的差距,完成保级。而上赛季,霍村更进一步,取得了德甲第四名的队史最佳战绩,纳格尔斯曼可谓居功至伟,“我是个富有激情的人,我希望能将这些传递给球员们。不过到了更衣室里,我是不会对那些犯错的球员大喊大叫的,我要确保所有事情都在控制范围内。”

纳格尔斯曼相当善于处理人际关系

他们往往更专业

德国媒体用“30%的战术制定+70%的社交”来定义纳格尔斯曼的执教内容,诚然,被维泽亲切的称呼为“小穆里尼奥”的少帅比前辈们更看重团队的建设,但他在战术和训练上的创新,更值得借鉴。霍芬海姆在训练场不同位置安放了多台摄像机和无人机,可以全面覆盖球场的每一个角落,而纳格尔斯曼可以直接通过手中的iPad来及时发现错误,并在大屏幕上展示出来,帮助球员们发现自己的弱点,一目了然。当训练结束后,少帅还会组织大家利用大屏幕打游戏,实在太有才了。

无人机航拍也是霍芬海姆的训练辅助

纳格尔斯曼在战术方面的灵活多变,已经成为他的标签。无论是三后卫、四后卫还是五后卫,他总会根据不同的情况进行调整,每每能击中对手软肋,让人防不胜防。难怪如此,纳格尔斯曼认为俄罗斯世界杯上各支球队的趋同化打法有些无聊,“几乎所有的球队都在打442和4231,没有创新没有改变。其实好的成绩和有创造力的打法并不矛盾。”而萨里在坊间被称作“33先生”,原因在于他的定位球战术套路多达33种,完全没有重样,想必其中大部分都是他在“野球场”上琢磨出来的。

想要吃透萨里的战术,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萨尔茨堡红牛的助理教练雷内-马里奇从17岁起就在青年队“实习”,低平台实在难以满足他的需要,于是从2011年开始,马里奇走上“网评员”的道路。几年下来,他发表了700多篇文章,有的文章甚至多达两三万个单词。马里奇的文章逐渐得到业内人士的认可,先是被图赫尔聘请为战术分析员,然后又受邀帮助施密特执教的勒沃库森做视频分析。为球队提供专业指导从此成为马里奇的工作,英冠布伦特福德和丹麦中日德兰都曾任命他作为球队的顾问,从考察候选球员到战术建议无一不精。

马里奇与施密特

2016年1月,马里奇在自己的博客发表了一篇有关萨尔茨堡U18青年队的战术文章,被球队主帅罗泽看到。二人见面后相谈甚欢,一见如故,罗泽随即推荐马里奇进入俱乐部青训系统工作,出任自己的助理教练。罗泽和马里奇合作的第一个年,“小红牛”便在青年欧冠联赛上折桂。上赛季,罗泽被任命为一线队主教练,马里奇也一同赴任。

萨尔茨堡赢得青年欧冠

喜欢指点江山看起来是不少学院派们的爱好,贝尼特斯也不例外。这位26岁就挂靴的战术大师,从国际米兰帅位上退下来后,蛰伏了许久。这期间,他没有全球旅行放大假,而是开了个网上专栏,用来介绍战术知识,与足球爱好者互相探讨。此外,贝大师每周还跑去家附近的公园,给“小区少年队”义务辅导。谈及此事,妻子蒙特显然有不少苦水要吐,在他们第一次约会时,贝尼特斯自顾自的讲解着442战术的要义,全然不顾蒙特是一个对足球一窍不通的门外汉。“每场比赛后,我都给队友们计分,就像谁进了几个球之类的。直到今天,所有资料都还在我的办公室里。”贝尼特斯从青年队时期就默默地肩负起兼职统计员,并默默的肩负起教练职责,“先是Dos,然后又学了Basic,这些能让我记录更多。”

贝尼特斯是不折不扣的“球痴” 

足球教练宁有种乎?

值得注意的是,草根们想要出人头地,既要有机遇,又要靠个人奋斗。要么像贝尼特斯和马里奇一样对足球痴迷,要么通过系统的学习登堂入室。在德国,就有这样一家培训足球教练的机构——亨内斯-魏斯魏勒学院。学校以德国足球历史上最伟大的教练之一魏斯魏勒命名,这位门兴王朝的建立者在长达20余年的时间里,始终坚持在科隆体院任教,是德国足球教练界的教父。所有在德甲德乙执教的主帅,都要通过魏斯魏勒学院的学习,考取A级证书方可上岗,不管你有没有相关经验,只要年满16周岁都可以报名。这样一来,执教一支职业球队就像打开FM游戏一样,从此不再是梦。

魏斯魏勒

只是,低门槛并不意味着低水平,能够通过A级教练资格考试的人并不多。培训内容几乎涵盖了所有职业足球俱乐部的日常所需,小到基础的制定训练计划和膳食营养,大到处理纷繁复杂的内部关系,一应俱全。每周40学时,完成阶段课程需要10个月的时间。考试内容更是多种多样,其中就包括理论考试,赛后谈话等,而实战演练更是占了一半的分数。因此,能通过层层考验,最终拿到A级证书者,都是佼佼者。比如纳格尔斯曼就是第62届毕业学员中总成绩第二名,排在他前面的正是上赛季带领沙尔克登上德甲亚军宝座的特德斯科。勒夫和克洛普都是魏斯魏勒学院的优秀毕业生,图赫尔还曾拿到过满分,在他之后只有“小猪”施魏因施泰格的哥哥托比亚斯复制过如此壮举,他的职业生涯同样跌磕蹭蹬。

特德斯科和纳格尔斯曼的毕业典礼

看起来,成为职业教练的道路比以往更宽阔了,但轻视与不信任的观念却很难在短时间内彻底消弥。仍有许多人相信,一个职业联赛都没踢过人,又有什么资格来教那些身经百战的球员?现任狼队助理教练卡瑟罗在2016年成为苏超哈茨的主教练,出生于1986年的他从始至终都没能得到过球员、球迷甚至舆论的认可。在球队排名联赛第五后,仅仅是因为季前热身赛性质的苏格兰联赛杯上表现不佳就被解雇。“只要能让球员看到你对他们有帮助,你就会被接受,他们不会管你是不是18岁,或者踢没踢过足球。”马里奇道出了“学院派教练”的核心竞争力,只是想要让这个本就不公平的世界向自己露出笑脸,还要继续拿出更多有说服力的成绩。

经历了独自执教的失败,卡瑟罗又回到桑托身边担任助教

  • 以上仅代表作者观点,并非懂球帝官方观点
  • 自媒体如有侵权,请联系懂球帝
分享到:

非常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