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球帝首页 > 懂球号文章

起底东欧桑巴军团:为什么一支乌克兰球队却盛产巴西球星?

仰卧撑足球 2018-10-10 15:34:42

麦孔?别再对那个和贝尔发生过故事的麦孔津津乐道了,那都是八年前的老黄历了。未来几年,麦孔这个名字可能会越来越多地出现在球迷们的耳中。它的拼写不是Maicon,而是Maycon。

麦孔今年夏天从巴甲科林蒂安队转会至乌克兰豪门顿涅茨克矿工,德转给出的身价为585万欧元。9月20日,他在欧冠小组赛第一轮中替补登场,完成了欧战首秀,并用进球帮助矿工队主场2-2战平霍芬海姆。

麦孔在欧战首秀中表现惊艳

作为一名小个子球员,麦孔在本赛季的12次出场中表现出了极高的精神属性,奉献了1个进球1个助攻。

乌克兰的桑巴军团

说起乌克兰足球,或许大多数球迷首先想到的是“核弹头”舍甫琴科;而提及顿涅茨克矿工,“那不就是一帮巴西人在欧洲组建的球队吗?”

的确,在乌克兰这片相比西欧干涸而贫瘠的足球土壤中,人才的匮乏让他们很难在俱乐部层面保持核心竞争力。聪明的矿工人将遥远的巴西作为人才储备库,打造了一支具有欧冠正赛实力的不俗球队。就在几个月前,顿涅茨克矿工将他们从科里蒂巴招来的巴西年轻后卫多多租借给了葡超吉马良斯。

多多代表巴西U20国家队出战

一支乌克兰球队为什么会被发展为如此形态?顿涅茨克矿工在这几年中经历了什么?回答这些问题,我们必须提及一次战争:顿巴斯战争。

顿巴斯战争的双方分别为乌克兰东部和南部的亲俄势力与国家政府军。由于这次战争,顿涅茨克矿工队被迫迁往利沃夫。毫无疑问,亲俄分裂主义者所引发的冲突在多个维度上影响了矿工队的发展,但始终未能抹去这家俱乐部的一个基本特征:那些难以预测而又经常带来惊喜的巴西天才们。

乌克兰东部近几年时局动荡

首先,要有一个土豪

1996年,当雷纳托-阿克梅托夫担任顿涅茨克矿工俱乐部主席时,苏联已经不复存在,而苏联所遗留的足球遗产也在短时间被消灭。基辅迪纳摩仍然是乌克兰足球无可替代的王者。然而,阿克梅托夫,这位极具争议的强大寡头野心将乌克兰足球的中心转移到顿巴斯。

无论在人员配备还是基础设施上,阿克梅托夫都对俱乐部进行了大手笔投资,这也让矿工在2001/02赛季获得了球队历史上第一个国内联赛冠军。

阿克梅托夫被称作“毁掉乌克兰的罪人”

次年,第一位巴西球员布兰道从名不见经传的伊拉蒂俱乐部加盟。考虑到这名前锋在球队连续效力了六个赛季,并帮助俱乐部拿下欧罗巴联赛冠军,布兰道的签约是一次相当成功的尝试。这笔不错的引援自然引导了矿工队球探系统的考察重点。

在早年间,曾经是一名导游的法国裔巴西人弗兰克-埃努达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担任了几名巴西球员转会的中间人。埃努达是为土超联赛引入巴西球员的第一人。1998年,他为加拉塔萨雷队引荐了巴西国门克劳迪奥-塔法雷尔。后续的球员还包括布鲁诺-卡德罗斯、马希奥-马西里卡,以及1998/99赛季的欧洲金靴得主马里奥-贾德尔。当马罗尼亚名帅米尔塞亚-卢塞斯库执掌加拉塔萨雷时,埃努达与俱乐部的合作达到了顶峰。

“巴西倒爷”埃努达

2004年,卢塞斯库在贝西克塔斯完成了两个赛季的短暂执教之后,接受了阿克梅托夫的邀请,带着埃努达离开土耳其,为顿涅茨克矿工的巴西人才基地奠定了基础。自那时起,购买巴西球员已经不再是这支东欧土豪的唯一计划,他们打算实施一项建立在每个细节上的人才发展计划。

球队面临的第一个障碍就是如何说服巴西人前往顿巴斯生活。埃努达在接受一家法国足球媒体采访时说:“一开始很难,需要用很多时间向球员解释俱乐部的理念、计划和夺取冠军的雄心壮志。他们中的许多人都害怕将自己的职业生涯断送在乌克兰,害怕很快被足坛主流世界遗忘。”

卢塞斯库将在加拉塔萨雷的成功移植到乌克兰

然而,矿工队提供的诱人待遇,以及世界足坛大环境的不断调整,部分地改善了这一局面。巴西球星埃拉诺回忆起初来乍到时的场景:“我根本不了解这支俱乐部。当我抵达的时候,发现球队组织很散乱,训练条件也很不好。”就这样,埃拉诺与马图扎伦成为了埃努达在矿工的第一笔赌注。

“然而今天,顿涅茨克矿工俱乐部拥有全世界最好的硬件设施,从训练场地到理疗中心,再到医生,都是世界一流的。” 阿克梅托夫在球队硬件的建设上花了很大工夫。没有一流设施的俱乐部一定不是一流的俱乐部,这是足球世界里铁的定律。接下来,矿工在夏季市场中做出了一笔重要引援:费尔南迪尼奥。在巴西老乡们的鼓励下,费尔南迪尼奥放弃了前往西欧的机会,从巴拉纳竞技转会至顿巴斯。从此,矿工开启了它真正辉煌的征程。

费尔南迪尼奥的加盟标志着球队的起飞

把巴西人欧洲化

如果你已经适应了在乌克兰东北部寒冷的矿区生活,那么对于来自世界另一端的巴西男孩们来说,这条足球道路是显而易见的。一切都变得异常容易,这要感谢卢塞斯库在球队战术转型过程中起到的关键作用。

卢塞斯库自开启教练生涯的伊始就非常欣赏巴西的足球风格和那里出产的每一位足球天才。在来到顿涅茨克之后,卢塞斯库说服阿克梅托夫将引援的重点放在巴西人身上。只要把主教练的建议听进去了,留给阿克梅托夫的工作就变得异常简单:处理好与埃努达的关系,拿着资金随时准备买单。

顿涅茨克市与巴西的城市风格大相径庭

然而对于卢塞斯库来说,工作的挑战无处不在。他曾经对媒体表示:“与巴西球员一起工作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们拥有另一种文化,离家乡也很远。实际上,我一直鼓励他们多多与家人和亲朋好友联系。平时,他们非常喜欢生活在自己的小圈子里。我们的队伍中有8到9名巴西人,所以他们形成了一个不小的团体。”好在,卢塞斯库能说五种语言,其中就包括葡萄牙语。于是在与巴西球员们沟通时,卢塞斯库完全不需要翻译。

然而在球场上,巴西人需要学习卢塞斯库的足球语言。“你们需要的不是脚,而是头脑。”对于那些技术出众的巴西球员来讲,这句话显然有些矛盾。但卢塞斯库做到了。在他购买并塑造的巴西球员中,绝大多数都属于技术好同时球商高的全能型人才。这也是顿涅茨克矿工队“巴西帮”的重要特征。

威廉来到矿工后风格明显欧化

在矿工队中,从来没有大牌球星,所有的所谓“天才”都被掰开揉碎,融入整个球队的战术体系中。对于一名巴西球员来说,成功完成这一过程,他就实现了“欧洲化”的第一步。贾德森说:“原来的我只会一味进攻,而卢塞斯库彻底改变了我的踢球方式。”费尔南迪尼奥本是队伍中最具攻击性的球员之一,但在卢塞斯库的调教下,他成为了球队的大脑。“卢塞斯库能够让球员们为他而战,所有的人都被他全盘掌握。”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弗雷德身上。他看上去正是费尔南迪尼奥的完美继承人。在球队找到一席之地前,弗雷德经历了痛苦的改造过程。或者毫不夸张地说,所有来到这里的巴西人都被或多或少地欧化,为他们成为战术素养高超的五大联赛豪门球队一员而做准备。

弗雷德成为费尔南迪尼奥的继任者

卢塞斯库为矿工探索出了一套极其高效的转化模式,每一名巴西新援都能够在整个系统中增强自己的特点,发挥出最大的功效。赢得欧罗巴联赛冠军使得矿工模式发挥到了顶点。直到2014年的夏天,新一批的巴西天才们都在欧洲赛场崭露头角,他们包括特谢拉、泰森、道格拉斯-科斯塔、费尔南多、弗雷德。

动荡与流浪

顿巴斯的冲突标志着顿涅茨克矿工队历史的一个重要转折。自卢塞斯库2004年执教球队的第一个赛季以来,到亲俄分裂分子宣布成立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时,矿工队已经拿下了7个乌克兰超级联赛的冠军。但在接下来的两年里,基辅迪纳摩重返了国内联赛之巅。

分水岭事件发生在2014年7月19日,矿工队飞往法国,与法甲豪门里昂进行一场季前友谊赛。这时,顿巴斯冲突已经持续了三个多月。就在那之前一周,马来西亚航空公司的MH17航班在乌克兰境内被击落,据说实施行动的是乌克兰的亲俄极端分裂分子。出于安全的考虑,包括巴西人伊斯梅利、道格拉斯-科斯塔、特谢拉、弗雷德、邓蒂尼奥,以及阿根廷人法昆多-费雷拉的六名球员拒绝返回乌克兰。

从布拉加签来的伊斯梅利险些成为“反骨之臣”

卢塞斯库多次向媒体表示,怀疑有人在这一事件中作梗,将矛头指向了这些巴西球员的经纪人、伊朗商人霍拉布钦,认为他在试图劝说球员们留在法国,以自由球员身份加盟五大联赛俱乐部。最终,巴西球员们并没有离开球队,但矿工因为时局问题不得不搬迁主场,开始了流浪生涯。首先迁至利沃夫,一座几乎接近波兰边境的城市;后来又搬到了哈尔科夫。就在那一年,矿工队连续失去了费尔南多、路易斯-阿德里亚诺、道格拉斯-科斯塔和特谢拉。

2015年9月,卢塞斯库向媒体解释道:“现在我们必须再次从培养年轻人开始。留在球队中的巴西人是职业素养最高的球员,他们并不想脱离团队。但是,我现在决定开始培养乌克兰本土的新人,就像当年培养巴西球员一样。之前,我们能够在4万名球迷面前表演,而现在,我们的上座数只有区区500个。我意识到,南美球员无法在这样的条件下一直坚持下去。”

流浪中的矿工队主场显得有些寒酸

所谓的“南美球员”,指的是泰森-弗雷达、马洛斯、伯纳德这样的球员,他们是矿工队开始流浪以来培养出的一批新星。几年前,他们选择来到乌克兰,并留在了队中。或者说,他们的实力还并没有达到欧洲豪门的口味,比他们的前辈还有一些差距。赛季2014/15,矿工完成了卢塞斯库时代最后几笔在巴西的采购,其中包括去年已经离队的左后卫马尔西奥-阿泽维多。这个时候,矿工队已经不再直接从巴西联赛买球员了。阿泽维多就是在乌克兰联赛梅塔利斯特队成名的。

在2016年的一次采访中,埃努达透露了球队在这一时期的转会策略:“老板在该地区投入了大量资金。当国内需要人道主义援助的时候,阿克梅托夫并没有选择将财产转移出国,而是继续向国内投资。他不再可能花数千万欧元在国外买球员了。”这就是自顿巴斯战争以来,顿涅茨克矿工停止从巴西联赛购买球员的主要原因。

马洛斯一直坚持在队中

2016年5月,卢塞斯库的离任标志着顿涅茨克矿工队一个时代的结束,这或许是球队历史上最辉煌的一段。顿巴斯的冲突似乎已经缓和,但这支球队与巴西人的故事好像要告一段落了。45岁的葡萄牙少帅保罗-丰塞卡的到来彻底改变了球队引援的模式。

丰塞卡的新秩序

丰塞卡并不是一个保守的教练,他倡导积极进攻,并且也是技术型打法的支持者。对于阿克梅托夫来说,选择丰塞卡的另一个原因是他说葡萄牙语(丰塞卡是葡萄牙人,老球迷应该对他的球员时代有些印象)。

接手卢塞斯库留下的球队的确是不小的挑战,丰塞卡一直都生活在前任的阴影当中。乌克兰国内媒体将他评价为“一朵虚弱的玫瑰”。然而,在连续两个赛季无冠后,丰塞卡帮助球队重新回到了正轨。2016年夏天后的两个赛季,矿工队获得了乌超联赛两连冠。在这两年里,丰塞卡重掌了球队引援的主导地位,并且重新建立了14年以来顿涅茨克矿工队的新秩序。

丰塞卡为球队的重建做了充分准备

在连续三年没有巴西人加入后,上赛季,巴西人多多的加盟终于终止了这一纪录。接下来,顿涅茨克的巴西帮又一次重启。1999年出生的边锋马基尼奥斯-西皮亚诺和来自帕尔梅拉斯队的费尔南多-佩德罗为球队续上了巴西香火。

这两名球员以及此前我们提到的麦孔重新撑起了矿工队的中前场。他们或许很快能够成为下一个费尔南迪尼奥、威廉、道格拉斯-科斯塔、弗雷德……

西皮亚诺将是丰塞卡重点培养的未来之星

新赛季截至目前,顿涅茨克矿工队在乌超联赛中压制着基辅迪纳摩,同时正在为欧冠联赛的一张16强门票努力。新的巴西帮正在成长,这支球队已经完成了过渡与重建。他们的目标,至少是东欧足球最强者。

  • 以上仅代表作者观点,并非懂球帝官方观点
  • 自媒体如有侵权,请联系懂球帝
分享到:

非常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