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球帝首页 > 懂球号文章

克洛普打造红色铁幕,红军的防守真的可以出书了

刘强专栏 2018-10-09 19:00:00

“我其实是很擅长调教防守的,防守的关键在于战术纪律性,虽然我不了解足球的每一个方面,但是我可以在接下来的两小时内给你们写一本如何调教防守的书,里面会详细阐述我们应该如何利用防守空间,如何去紧逼,为什么要这样防守等等。” ——尤尔根-克洛普

距离克洛普发表“防守出书论”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年,从彼时双线场均丢球2.4个(2017.09),到如今英超开季7场丢3球,经过了全队上下的不懈努力,这段曾被无数人调侃与戏谑的言论已经被部分兑现,利物浦的防守水平的确取得了质的飞跃。克洛普精研战术的能力以及红军球员的执行力令人钦佩,昔日脆弱无比的红军防线正在成为英超乃至整个欧洲的防守典范。

【基石:范戴克&阿利松,超级新援来之不易】

以范戴克的加盟为分水岭(2017.12),红军在防守端的表现可以划分为截然不同的两个阶段。在克洛普登陆英超之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利物浦的防守表现都处于一种极不稳定的状态中。从2015/16赛季中段到2017/18赛季前期,红军经历了欧联杯决赛失利、连遭曼城和热刺血洗等黑暗时刻,三次面对塞维利亚时的大开大阖更是令人印象深刻,米尔纳改打左后卫、马蒂普和卡利乌斯的加盟以及阿诺德的崛起,都没有让球队羸弱的防守能力得到提升。

克洛普卸任多特蒙德主帅时正遇上多年未有的一次豪门换帅狂潮,五大联赛中近半数豪门都在2015夏窗改旗易帜,德国人一度与皇家马德里传出过绯闻,弗洛伦蒂诺对多特蒙德在威斯特法伦球场4球击沉银河战舰一役印象极为极为深刻,他希望克洛普为皇马打造出一种具有高辨识度的战术风格,帮助银河二期的年轻球员兑现天赋。不过,克洛普显然是对拯救落魄豪门的工作更有兴趣,仅从战术建设的角度上来看,英伦足球文化所倡导的斗犬精神与克洛普的战术理念相得益彰,包括亨德森、拉拉纳和米尔纳在内的大英球员任劳任怨,压迫反抢战术在安菲尔德具备持续发展的基础。

利物浦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抹去了罗杰斯时代低效控球的痕迹,但他们似乎从一个极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彼时的红军在场面上表现为只擅长一种比赛节奏,缺乏张弛调和,球队从始至终都处于高速运转之中,球员无法通过节奏的切换来获取体能缓冲时间。当体能进入瓶颈期后(下半场中段),球队只能在压迫强度急剧下降的情况下承受对手的疯狂反扑,没有扎实的低位防守兜底,他们很容易在这一阶段丢失辛苦建立起的领先优势。

不同于很多在重建期优先加固防线的主帅,克洛普在上任后优先为红军植入整体思维,在打好基础之后再逐项补缺补差。在转会资金有限且品牌号召力不足的情况下,克洛普采取三线同步推进、优先调试中前场的建队策略,这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新红军防线建设一拖再拖的局面。随着时间的退役,克洛普在安菲尔德逐渐建立起了威信,他的团队在转会方面获得了远超前任的话语权,红军的引援变得极具针对性,克洛普总能帮助半成品和二线球星完成进阶,这是和“欧冠亚军”光环等量齐观的引援谈判筹码。

在加盟利物浦之前,范迪克和阿利松已经有小名气,不过,彼时愿意为二者拍出重金的俱乐部却寥寥无几,荷兰中卫甚至因为“缺少专注力”被多家西甲和英超豪门从引援名单上移除。敢于为这种球员拍出天价转会费,对于一直在大宗投资和风险管控方面十分谨慎和务实的芬威集团而言,无疑是一种令人啧啧称奇的超常规操作。除了高层对克洛普及其团队的绝对信任以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范迪克和阿利松并不是一般性的战术级引援,他们都是能够在各种防守模式中发挥关键作用并对进攻施加积极影响的战略级引援,是克洛普关于全面升级新红军一揽子计划中的基石型人物。

【Part1:加固“两头”完善压迫,“3+7”模式恰到好处】

失去球权的瞬间不会整体退防,而是在对方的半场即刻展开逼抢,压迫逼抢持球人的同时收缩队形封锁传球路线,力图在第一时间拿回球权并形成就地反攻——从表面上来看,克洛普的压迫式打法与瓜迪奥拉推崇的“7秒理论”并无本质区别,但从开展压迫时的三线组织模式上不难发现,利物浦的压迫存在一个明显的不平衡态势,双方的兵力对比在两端是不对等的:红军在无球状态下并不是全员向前展开点对点压迫,而是利用三叉戟强大的跑动能力完成“以少防多”,借助卫线高塔封锁空中通道,发挥后场的人数优势来控制对手能力较强的前场球员。

在克洛普刚刚接手球队时,红军在高位逼抢中的站位更强靠前,投入到前场的兵力也更多。当菲尔米诺身边的搭档由库蒂尼奥&拉拉纳换成了马内&萨拉赫之后,情况发生了明显的变化。“红箭三侠”或许是欧洲侵略性最强的锋线组合,三名球员都具备持续追逐皮球奔跑的能力,大多数球队在红军的高压下无法在后场连续传递,三人在一般强度的比赛中都可以做到同时防守两名持球人。菲尔米诺能够兼顾拖后中场和门将,马内和萨拉赫可以覆盖各自半边的中卫和边卫,红军的三前锋就足以控制对手后场五到六名球员,这让他们身后的中场和后卫球员的工作变得容易了很多。

(三前锋能够压制对手的整条防线,中场弹出一人上抢就能形成断球。)

作为库蒂尼奥的替代品,纳比-凯塔在阵地进攻中的威胁性和创造力稍逊,但他拥有更快的脚下频率快和防守积极性。他不仅能够在前场左肋部建立一个攻防中转站,在罗伯逊突前进攻的时候,几内亚中场在左闸的防守表现也是合格的。纳比-凯塔在覆盖左路的同时还能够配合菲尔米诺控制对手的后腰组合(针对4231阵型),亨德森或维纳尔杜姆不用像过往一样频繁上抢到高位去干扰对手的后腰,他们现在的主要工作就是清理“脏球”、控制第二落点或补防两个边路,这无疑增加了防线的安全系数。

(阵地防守,亨德森区域沦陷。)

在对阵热刺的比赛中替补出场后表现一般,在对阵实力更强的巴黎圣日耳曼时却奉献了MVP级别的发挥,亨德森在一周之内带给了球迷们冰火两重天的体验,造成这种差异的主要原因就是红军队长更适合驱动高位压迫,他在跑动中对皮球飞行路线的预判能力很强,阵地防守会暴露其位置感不佳和转身速度慢的弱点。克洛普所推崇的压迫式打法看似弱化了中场环节的作用,但实际上是对中场球员的技术、控制和预判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维纳尔杜姆在护球、衔接、串联和单兵防守方面足够惊艳,但亨德森依然具有不可替代的价值。

【Part2:阵型切换追求平衡,克洛普的执着与愿景】

从将库蒂尼奥固定在8号位来提升控球比重,到依靠范戴克&萨拉赫打造B2B比赛模式,利物浦的战术风格在近两个赛季中经历了两次比较明显的变化,两次变化的相同点都是增加控球和加强低位防守。同早期主打压迫式进攻的教练相比,克洛普因受萨基主义的影响而更加重视高位压迫失败后的纵深防御,在中后场设置两道4-4防线就是红军在中低位防守时的策略。值得一提的是,受到孔式蓝军成功的影响,包括曼市双雄和伦敦三强在内的许多英超球队都在近两个赛季中尝试了三中卫打法,争冠球队中唯有利物浦没有跟风变阵(只有在对阵斯托克城时用过1次)。

克洛普在对阵南安普敦的比赛中尝试了4231阵型, 这是他在夏窗引援时期就已经设计好的B计划。克洛普在执教多特蒙德时期使用的就是4231阵型,在来到利物浦之后的首个赛季中也曾频繁使用这种阵型。两名中前卫的配置有利于低位防守,也不影响压迫。纳比-凯塔和法比尼奥在参军前都有在平行442体系中担任中前卫的经历,米尔纳和维纳尔杜姆可以司职边前卫,即便没有得到理想中的费基尔,红军阵中还有沙奇里和转型后的斯图里奇可以胜任前腰位置。442/4231体系的结构更加严整,落入低位后有利于通过轮转完成彼此之间的保护,能够为三叉戟提供轮休机会,减少因过载而导致伤病的风险。

【Part3:低位防守能者多劳,5000万奇兵枕戈待旦】

上赛季中期,在马内伤愈复出到张伯伦赛季报销之间的时间段,利物浦的阵型接近于442。张伯伦和马内在无球状态下戍守两翼,在有球时进击前场肋部,在张伯伦受伤之后,萨拉赫回防边路的积极性明显增加。事后证明,萨拉赫的回撤不仅加固了右闸防守,反而通过以退为进的方式获得了向前冲击的空间,其与阿诺德之间的联系成为了很多球队的噩梦。

本赛季,利物浦在退守过程中保持4-4-2站位不变,萨拉赫会根据皮球的位置决定到底是站在锋线,还是退居右前卫位置,另一侧的马内和菲尔米诺经常会进行换位,塞内加尔人在得到10号球衣后也获得了很多靠前站位等待反击的机会。米尔纳进入主力阵容一方面加强了中场的跑动能力,另一方面也对身后的阿诺德提供了保护。

阿诺德的单防能力有缺陷,打法和进攻手段也不够丰富,他的优势是视野和传球能力,能够将对手给予其的压迫转化为萨拉赫的进攻机会。英国媒体近期做出的一份统计表明,本赛季英超20支球队中有15支球队以左路进攻为主,只有包括伯恩茅斯、卡迪夫城、富勒姆、哈德斯菲尔德和狼队在内的五支球队侧重于右路进攻。利物浦的右路组合能够利用简单的传跑联系来制造纵深,进而压制对手的进攻强侧,这在实战中的意义是不可估量的。

尽管已经是红军阵中的铁打主力,但阿诺德还有很多可以提升的空间,另一侧的罗伯逊就是他的榜样。罗伯逊传威胁球的能力不逊于阿诺德,其作为强侧后驱在进攻中的战术权重更高,难能可贵的是,罗伯逊能够以积极的跑动在小范围内推动传跑配合,丢球和失误次数都很少。利物浦左路防区所承受的压力要小于右路,克洛普对这一侧的防守部署也非常灵活,马内、纳比-凯塔和罗伯逊都有根据形势大幅度进退的战术自由度,阿利松直接利用长传球将罗伯逊推上边锋位置的表现已经屡见不鲜。范迪克利用强大的上抢防守覆盖了左侧扇面,身材高大的范迪克有着与之特型极不相称的爆发力和奔跑速度,铁塔般的身体辅以充满侵略性的防守动作相结合后产生的碾压感,往往会让对手的进攻球员自乱阵脚。

(马内和纳比-凯塔轮流补防左路,罗伯逊能够进占助攻榜前列不是偶然。)

一直以来,阵地防守时的轮转和盯人都是利物浦的弱项,这和球员的个人能力以及整体的组织效率都有很大的关系。经过两个夏窗的运作,红军已经可以排出全新的组合来镇守中路要津,同当年的米尼奥莱、科洛-图雷、洛夫伦、埃姆雷-詹和米尔纳/卢卡斯(2015/16欧联淘汰赛)组合相比,如今的红军卫线拥有了能力全面的绝对强点和指挥官(范迪克),一对一能力过硬的盯人者(戈麦斯),两名风格迥异但都很务实的拖后组织者(亨德森/维纳尔杜姆),以及实力过硬的现代门将(阿利松)……在通过引援提升单兵实力的同时,红军防守的组织性和轮转效率也已今非昔比,他们在防守中的首要原则就是不让对手从正面攻击球门,即便不能在腰位完成拦截,也要将皮球向边路驱赶,在边路完成由守转攻的切换。

(红军在半场防守时的侵略性依然很强,限制对手利用边路起速是他们在下一阶段需要提高的一点。)

除了出色的攻守平衡能力,这支利物浦令对手感到恐惧的一点,就是他们已经拥有英超时代前所未有的板凳深度。前场的沙奇里和斯图里奇被克洛普用作变阵密匙,后场多面手法比尼奥还"需要半个赛季的时间适应新环境",他是克洛普为赛季中期的提速加力所准备的战术增长点。从防守的角度上来说,法比尼奥能边能中、惯于为队友补位的特点,意味着他可以作为提升红军后场轮转效率的润滑剂,红军在防线身前缺少的就是这种位置感很强且擅长向后保护防线的球员。法比尼奥的单兵防守能力不够突出,但他可以凭借合理的选位延阻和干扰对手,为戈麦斯和范迪克的及时上抢赢得时间;在守转攻阶段,法比尼奥能够通过不错的无球跑动进入空当接球,通过精准的长传和直塞来驱动反击,他是符合红军B2B纵深打击模式的拼图型中场。

【总结】

在萨拉赫遭遇进球荒期间,利物浦连克莱斯特、热刺和巴黎圣日耳曼三支劲旅,范迪克因肋骨受伤只发挥出了4成功力,南安普敦依然无法让阿利松忙碌起来。前后两位支柱都不在最佳状态,但利物浦的取胜势头却没有受到丝毫影响,红军的整体作战能力已经到了一个全新的境界。或许是希望在熬过魔鬼赛程后再安排主力休息,或许是对替补球员的防守能力信心不足,克洛普在近一周的比赛中没有对锋线和卫线进行有效轮换,这让他们陷入了攻不成守不就的尴尬境地,在全队整体状态低迷的情况下,由阿利松、范戴克和戈麦斯组成的后场铁三角的表现依然在线,这种稳定性正是争夺球队所不可或缺的。

从退役后就留在美因茨执教到率领红军冲击联赛冠军,克洛普的执教生涯已经超过了18年,但他依然像刚刚投身教坛的新锐一样乐于吸收知识、主动创新,工作思路既不保守、也不僵化,丝毫没有很多教练那种遭受晚期风格侵蚀的痕迹,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一点。在帮助两支落魄豪门完成复兴的过程中,克洛普也在加快自我蜕变的速度,从不断为球队注入控球的元素到“防守能出书”,德国人已经完成了由乌托邦主义的新锐教头,向能够相时而动的战术大师的进化。

  • 以上仅代表作者观点,并非懂球帝官方观点
  • 自媒体如有侵权,请联系懂球帝
分享到:

非常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