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球帝首页 > 懂球号文章

世界杯前线随笔1:莫斯科,不见欧洲人,只见南美人

一九八四丰臻 2018-06-14 12:01:17

谢列梅捷沃机场的墨西哥人。

谢列梅捷沃机场的阿根廷人。

谢列梅捷沃机场的哥伦比亚人。

出租车开得飞快,好怕玻璃碎掉。

6月12日,广州出发。

2010年世界杯,我在报社写稿。2014年世界杯,我去了巴西采风,但没有FIFA的官方采访证。2018年世界杯,FIFA给了我一张证。这也是南方都市报第一张世界杯采访证。世界杯期间,在报社的正常工作完成之余,如果时间允许,会在懂球帝上与读者分享在前方所见所闻。也谢谢大家捧场。

我本跟重庆晨报的汤皓,以及长春新文化报的陈涛约好从广州出发,不料阿汤哥出征前一周心脏不适,医生建议卧床休养两周,重庆方不得不面临时换人,换成了编辑金鑫(金四),改了路线。

阿汤哥说想起了两年前备战里约奥运会时因为心脏问题突然过世的青岛一位同行,他不冒险了。我跟陈涛广州白云机场T2出发。一个人的话可能还不觉得人少,两个人倒觉得气氛有点冷清。

T2有点好,里面有各种广州本地品牌参观,吃饭的物价跟外面一样。痛快吃了个惠如楼,点了豉油鸡和白灼生菜,还有萝卜糕,哦还有咸水角!心想未来一个月肯定不会吃得这么好。两人各干了一瓶美年达,当壮行了。

候机楼里找位置坐下,还没坐稳,一个男孩突然凑过来说,哥们,你们也去看世界杯吗。这小哥其貌不扬,个子不高,但很阳光。

听口音就知道是福建人。我以前常跟一个喜欢蹲在椅子上打麻将的福建人做同事,那口音简直一模一样。

他说你怎么知道?“浙江人听我说话还以为我是上海人呢。”

这小哥是个在福州上班的公务员,特意请了年假去俄罗斯看球。本来想找同路人,找不到,干脆自己去。“我不能说我请假去看世界杯啊,我就说我家里有事。然后偷偷办个私人签证出来了。”

“四年前我就想去,没成。这次终于下定决心要去。”听得出他难掩兴奋。我说你八几年的?他有点尴尬。他说他93的,才毕业2年。

他买了2张小组赛球票,先去索契看西班牙打葡萄牙,再回莫斯科看德国打墨西哥。

“我找中介买的。西班牙那场,1600块的球票,再收了我800块的手续费。德国打墨西哥,4000块的票,收了我800的手续费不止,还有400的快递费。”

还可以,也不算太夸张。

我问他住哪儿,他说住一个公寓,一个10人间的公寓,一个床位一晚300多人民币。

我估算一下,他这趟行程花费1万5到2万之间。就算是2个月的工资吧,圆一次看世界杯的梦,有什么不值的。

10个小时的飞行还好,看几部电影就到了。我选座位的时候没跟陈涛选在一起,想着万一旁边坐个能聊的俄罗斯人还能采访一下对不对。结果不行,旁边坐着一个长得有点眼熟的没有表情的俄罗斯大叔。

确实长得像申花之前那个法国主教练吉洛。我还赶紧上网搜吉洛的图片,反复对比,最后确定不是。吉洛老一些,瘦一些,头发多一些。这哥们全程绷着一张脸。我还是老老实实看电影吧。

看了《魔鬼联队》,讲英格兰史上最伟大的主教练布莱恩-克拉夫在70年代初从德比郡跳槽到利兹联队后执教失败的故事,不到2个月就下课了。是个小成本电影。克拉夫厉害,先后带德比郡和诺丁汉森林这样的小球队冲上顶级联赛然后夺冠,带诺丁汉森林还两夺欧冠,所以英格兰人认为他比香克利和弗格森伟大。

我觉得我是不是不应该喜欢凯文杜兰特?也不是。齐达内和斯科拉里还玄学拴狗冠,也伟大。

影片里,克拉夫在德比郡下课后,已经答应执教一支低级别联赛球队,对方俱乐部主席还支付了他带家人去热带海滩上度假的费用,就等度完假回来签约。海滩上,克拉夫看到了利兹联主席派来的私人助理,无法抵挡当时英格兰最顶级豪门的诱惑,他做出了“投敌”的选择。还真是投敌。影片里,克拉夫在执教利兹联之前最厌恶的就是冠军球队利兹联。不同的只是克拉夫在利兹失败了,KD在金州成功了。

说克拉夫比弗格森和香克利伟大,某种程度上,因为人们喜欢看到秩序偶尔被打破,只是偶尔。俄罗斯世界杯上,冰岛、哥斯达尼加、埃及和克罗地亚一起进了四强的话,你会嫌弃的。世界杯扩军到48支球队我都很嫌弃。什么狗屎主意。

莫斯科的谢列梅捷沃机场是我见过的秩序最混乱的机场。接机口出来是一条可以随意停车上车的路,私家车、出租车、网约车乱成一锅粥。

人流和车流里,我依次看到了乌拉圭球迷,墨西哥球迷,阿根廷球迷,哥伦比亚球迷,还看到了穿着一条红色斜杠短袖的秘鲁人。我看到不到欧洲球迷。可能他们还没来吧。

拉美人还是不一样。2013年的世俱杯,我看到近万米内罗竞技球迷到了摩洛哥的马拉喀什,2015年世俱杯,我看到过万河床球迷到了大阪和横滨。2014年的世界杯,我看到10万阿根廷人攻占了里约,把马拉卡纳球场和科帕卡巴纳海滩填满。

谢列梅捷沃机场有专门帮游客找出租车的中介,一般都会说几句英语。以为车是他们的,讲好了价,机场去酒店,大概50公里,从3800卢布砍到了2200卢布,结果他们拦下一辆正规出租车,把我们安排上车,把2200卢布其中的1000卢布给了司机,司机不打表。

佩服。这机场拉客的中介赚得比出租车司机还多。司机好歹还要油费,也需要投入时间。

司机是个年轻的胖子。他的挡风玻璃已经有一道很长很长的裂痕。我说你不怕碎啊,他只是傻笑。

他说他英语一般,勉强能听几句。我说你是足球迷吗?他说不是。我说你是篮球迷吗?他说不是。那冰球呢,也不是。就是一个不喜欢看比赛的胖子。

很难想象上届世界杯会遇到不愿意跟你聊足球的人。回想四年前,里约街头到处都是喧嚣,抽象一点说,人人都是一抹绿黄色的颜料,空气里不是啤酒就是浪。俄罗斯果然是寒带。出租车路过加油站,胖子下去付费加油。我发现加油的服务生都是蒙古人的长相,各个面无表情,说冷峻不为过。

抵达俄罗斯的第一天,感觉世界杯不那么热闹。

  • 以上仅代表作者观点,并非懂球帝官方观点
  • 自媒体如有侵权,请联系懂球帝
分享到:
相关标签

非常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