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球帝首页 > 懂球号文章

13年仅胜1场,微信人口百万的小国安道尔究竟多爱足球?

光合作用 2018-05-17 21:00:32

编者按:你的微信列表中,也有来自“安道尔”的朋友吧?

前不久,外媒These Footabll Times作者Charles Dunst走访安道尔国内俱乐部圣科洛马,采访到该俱乐部的主席、总经理、秘书长、球员和球迷等各方面人士,在一篇文章中以写实的笔调,描述了安道尔足球的现状,以及安道尔人对待足球运动的看法。

安道尔位于法国和西班牙交界处,地处比利牛斯山脉南坡,是一个以冬季运动和免税购物而闻名的袖珍国家。作为世界著名滑雪胜地之一,这个人口仅7.3万的国家距离巴塞罗那、图卢兹分别只有3小时和4小时车程,是许多富裕游客以及高档品牌爱好者喜欢的一个旅游中心。

从巴塞罗那乘坐巴士前往安道尔,你不但会穿越加泰罗尼亚乡村,沿途看到象征着加泰独立的旗帜和涂鸦,还会看到旅游目的地的宣传广告。一位穿着滑雪服的女士肩膀上挂着设计师设计的品牌包,旁边写着几个单词:“安道尔商业中心”。

安道尔于1993年起草并通过民主宪法,同年加入联合国;一年后,安道尔成立了自己的足球协会。1995年,安道尔足球爱好者创办了正式的国内联赛:Primera Divisió。不过早在上世纪70年代,他们就组建了一个业余联赛,“没有总部、基础设施、会员或者任何组织”。1996年,安道尔加入国际足联和欧足联。

在安道尔足球历史上,成立于1986年的圣科洛马(Vallbanc FC Santa Coloma)是最成功的一家俱乐部,曾11次夺得国内联赛冠军,过去四年更实现了四连冠。在与我的谈话中,圣科洛马总经理Annabel Llevot礼貌地告诉我,当写到俱乐部名称时,务必加上Vallbanc——这是一家安道尔银行的名称。

圣科洛马是第一家拥有银行作为赞助商的安道尔俱乐部,“通常来讲,这里的足球赞助商大都是餐馆。”

“当我与合作方达成卖圣科洛马球衣的协议时,许多人都感到惊讶,因为我们的合作对象是安道尔最出色的体育用品商店Viladomat。在那之前,从来没有任何人敢押宝安道尔足球的潜力。”

(Annabel Llevot)

作为安道尔首都,安道尔城人口约2.2万;这座城市拥有两座体育场:Estadi Communal和Estadi Nacional,但我观看的联赛(圣科洛马对阵艾斯卡迪斯国际俱乐部)显然还不够资格在这两座体育场进行。

两座体育场都向公众开放,其中Communal由于草坪周围的跑道不错,深受当地跑步爱好者喜爱。Nacional则是安道尔国家队的主场,没有保安;当我造访时,一群青年正在那里练习橄榄球。过去几年间,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加雷斯-贝尔和哲科等大牌球星都曾在这座体育场踢球。

圣科洛马与艾斯卡迪斯国际的比赛在安道尔国家队训练场,也就是Centre d’Entrenament de la FAF进行。场地面积很小,类似的球场在巴塞罗那周边到处都是——青年队在这类球场上踢比赛,而观众往往都是他们的父母或家人。

但在安道尔,在这座球场踢球的许多球员曾经参加欧冠、欧联杯比赛,或者曾进入国家队,他们中的一些人还将继续与C罗或贝尔那样的当代球星竞争。

Llevot带我穿过球场,走上看台。考虑到Llevot是俱乐部总经理,你也许觉得她会与其他管理者一起待在相对僻静的管理区监督球员。但她却坐在看台上,与圣科洛马最忠实的支持者们打成一片。

球场看台只有四排座位。圣科洛马俱乐部主席Alain Molné Oviedo就在Llevot身后一排,站着观看了整场比赛。他微笑着礼貌地拒绝接受采访,理由是不太会讲英语;俱乐部秘书Xavier Torné静静地站在他左边。

在3月份的这个午后,阳光明媚、天空湛蓝,Llevot鼓励Torné与我用英语交流。Torné拒绝接受提议,所以她决定客串翻译。“我是否对身为一个安道尔人感到自豪?当然!”Torné说,“我们国家很小,但我对自己是一个安道尔人感到十分自豪。”

(Pepa Barbero)

我和Torné的交谈多次被迫中止,因为圣科洛马的管理者和球迷们都更关心场上的比赛形势。圣科洛马完成了两次边路传中,却都未能取得进球。“太遗憾了。”

Pepa Barbero是一位衣着入时的中年妇女,她在比赛进行到第15分钟时来到看台——据她透露之所以抵达球场较晚,是因为停车困难。她随意地向俱乐部管理者和球迷们打招呼,这些互动显然是她每周看球惯例中的一部分。Barbero是西班牙人,在安道尔已经居住35年。

“你可以试着说英语。”Llevot告诉Barbero——但她再一次被拒绝。“没人愿意试。”Llevot无奈地说。

“她认识圣科洛马的一名球员,是她朋友,所以她开始看比赛。”Barbero语速很快,Llevot则在一旁翻译,“在第一年,她到现场观看了所有比赛,圣科洛马赢得联赛冠军,所以她印象非常深刻。过去四年我们也在联赛中夺冠,所以她一直会来这儿。”

在比赛的大部分时间里,Borys Rius都在为他的儿子收拾玩具。Rius是一位古巴移民,12年前来到安道尔。“我是安道尔冰壶国家队的一名球员。”他自豪地告诉我,“我也支持其他体育项目的国家队,包括足球。在这里,不同体育项目的国家队就像一个大家庭。”

(Borys Ruis)

Rius穿着一件圣科洛马球衣,上面有霍安-卡普德维拉的签名。在圣科洛马俱乐部历史上,卡普德维拉无疑是名气最大的一名球员,他曾在西甲联赛征战15个赛季,代表西班牙国家队踢了60场比赛,并随队赢得了世界杯和欧洲杯冠军。

在球员生涯的最后一个赛季(2016-17赛季),卡普德维拉效力于圣科洛马。“致我的朋友Borys,很快就能在安道尔见到你了。”卡普德维拉在球衣上写道。

与跟我交谈的其他人不同,Rius接受了Llevot提议,与我用英语交流。

“这是一支雄心勃勃的球队。”Rius这样评价圣科洛马,“之前我对安道尔足球不太了解,因为我认为职业化程度不高,非常业余。但当我在安道尔看到圣科洛马之后,我突然觉得,‘噢,并不那么业余啊,他们知道怎样踢球。’每到周日,我都会跟儿子来这儿看比赛。”

Rius说,安道尔在2017年的一场世界杯欧洲区预选赛上战胜匈牙利(译注:凭借1-0击败匈牙利,安道尔国家队取得了近13年来首场正式比赛的胜利),那让他感到非常自豪。“进球者马尔科-雷贝斯(Marc Rebes)来自圣科洛马,那一天太疯狂了。”他边说边手舞足蹈地比划庆祝动作。

在采访中,Rius的儿子摆脱了父亲控制,跑到附近的练习场地与其他孩子一起踢球。“他们是安道尔足球的未来。”Rius指着那些孩子说道。当下半场比赛快要开始时,他让儿子回到了看台座位上。

圣科洛马控制了整场比赛,并凭借代表安道尔国家队出场17次的后卫维克托-罗德里格斯(Victor Rodriguez)在第51分钟的进球获胜。由于球场边线距离看台近在咫尺,俱乐部高层和球迷们甚至可以像年轻球员的家长们那样与球员近距离交流。

安道尔球迷不会感受到一群挥舞旗帜、高唱歌曲的虔诚球迷支持,但在看台上,他们的妻子、父母、孩子和朋友们经常来看比赛。就算观众与球员的关系还没有亲密到家人的程度,他们至少是朋友或亲戚,而那些与球员没有亲缘关系的球迷也很快就会成为家庭成员。

 “绝大多数球员都有熟识的观众。他们也许是某个球员的妻子、母亲,家人或者亲戚。”Barbero告诉我,“比赛日成了与亲戚朋友见面的好机会,赛后还可以一起喝点东西。这就是社交生活。”

在安道尔联赛,许多球员对其他职业也充满激情。“我们球队有一名警察、一位银行总监和一个机械师——他有自己的汽车店。还有一名球员是英语教师。”Llevot补充说。

球员、管理层和球迷之间的和谐关系使得安道尔联赛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校园联赛,甚至业余联赛。安道尔球员不可能成为周薪达到30万英镑的球星,他们都是出于对足球运动的热爱踢球,受到亲朋支持。

“安道尔球员热爱足球。”艾斯卡迪斯国际俱乐部的新闻主管Coke González告诉我,“他们不会为了金钱而踢球,而是出于对足球的爱。”

与许多安道尔人一样,González热爱足球运动。“我爱足球,足球是我的激情所在。”他说道,“当我在智利时,我就会观看安道尔的足球比赛,很喜欢。这支球队经常输球,但球员们热爱足球。在安道尔,人们呼吸都离不开足球。”

虽然安道尔联赛的水平不高(也许介于职业联赛与业余联赛之间),但赢得国内联赛冠军的俱乐部将有机会参加更多洲际赛事。圣科洛马在常规赛阶段排名积分榜榜首,接下来几周将力争实现国内联赛五连冠,并连续第五次参加欧冠资格赛。

让人感到意外的是伊迪芬斯-利马(Ildefons Lima)缺席了圣科洛马的18人名单。利马是安道尔国家队历史上出场次数最多的球员,也是国家队历史最佳射手,还以收藏球衣而闻名。

“我收藏了大约600-700件球衣。”利马说道,“如今我只收集国家队、欧冠和欧联杯俱乐部的球衣,因为我在几年前就有了大约900件球衣,心里想,‘噢,我不得不停下来了,不然老婆会杀了我的。’”

(伊迪芬斯-利马)

利马个子很高、体型瘦长,性情温和和蔼。作为一名中后卫,利马曾经在西班牙、墨西哥和希腊等国家踢职业联赛——由于受伤,他只能在看台上观看这场比赛。利马穿着浅蓝色牛仔裤、运动鞋和一件蓬松的冬季外套。“嗨。”他向我打了个招呼,“让我们现在就开始(采访)吧。”由于天气寒冷,他将外套的拉链往上拉了拉。

当被问到他在国际赛场的成就时,利马眼睛一亮。

“现在我已经代表国家队参加了111场比赛,我太高兴了。”利马说,“打进11个进球非常困难。我记得几周前跟一个朋友聊过,我们发现杰拉德-皮克(在国家队)的进球比我少。”

圣科洛马是唯一一支曾经在欧洲赛场赢得比赛胜利的安道尔球队。圣科洛马曾两次完成这一成就,最近一次发生于2014年——在欧冠资格赛对阵亚美尼亚俱乐部班兰特斯(FC Banants),他们凭借门将Eloy Casals在最后1分钟的进球客场获胜。

“这真是太神奇了。”利马说,“我们在欧冠赢了一场比赛,进入下一轮,太棒了。我至今仍然——”他停顿下来,双手捂着手臂。“会全身起鸡皮疙瘩。那是我在球场上感觉最美妙的一次。”

当Llevot回忆起长途跋涉12个小时到埃里温(注:亚美尼亚首都,班兰特斯俱乐部所在城市)踢客场比赛的经历时,她也表达了类似感受。“当我们击败班兰特斯晋级下一轮时,我和Xavi Torné俩人站在一座非常庞大的球场中央;我俩四周都是亚美尼亚人,他们几乎已经在开始庆祝了。”Llevot说道。

“太疯狂了,因为我俩都说,‘好吧,我们要输了。’在那么多亚美尼亚人中间,只有我俩支持圣科洛马。他们都在喊叫,不过在我们进球的那一瞬间陷入了沉默……完全沉默。我说:‘天啊,他们会杀了我们的。’”

对安道尔俱乐部来说,参加欧洲赛事带来的经济收入至关重要。

“在这儿,我们根本没有办法赚钱,只有到欧洲踢球,也就是参加欧冠或欧联杯才会有收入。”Llevot说——《纽约时报》在2017年的一篇文章也提到了这一点。“那是我们的预算,俱乐部绝大部分预算都从那儿来,所以是最重要的。安道尔联赛冠军能够得到大约25万欧元奖金,不过我们会跟第一级别联赛的其他球队,以及第二级别联赛的某些球队分享这笔钱。”

 “有三支球队能够参加欧洲赛事(注:安道尔国内联赛第二名,以及杯赛冠军也能参加欧冠资格赛),欧足联会为每支踢球提供大约20万美元,欧冠和欧联杯两项赛事的奖金相差不多。”Llevot继续说道,“我们将这笔钱用于支付到客场踢比赛的旅行费用、球队入驻酒店和食物费用以及球员奖金,剩余资金就会被留作明年的预算。”

安道尔足球还得到了一些额外的非奖励性资助支持。“欧足联有一项叫做帽子戏法(Hat Trick)的计划,会为俱乐部修建球场提供一部分赠款。”圣科洛马秘书长Xavi Torné说,“当然,欧足联帮了我们很多,为俱乐部提供了一些资金。这有助于联赛变得更职业,以及俱乐部的发展。这是过去10年最重要的一件事情。”

Llevot在谈到欧洲赛事和欧足联的资助时补充说:“如果没有国际援助,安道尔足球的发展会很困难,因为安道尔政府为我们的付出为零。”

“在安道尔,我是进入欧洲俱乐部协会的一名代表。我们享有投票权,是普通成员,可以投票;我们的投票效力跟巴萨或皇马的投票一样。我们来自一个非常不同的地方,国家非常小,不过对我们来说,参与欧洲足球界的决策非常重要。”

圣科洛马俱乐部的办公室位于安道尔城比利牛斯购物中心旁边大楼的四层。“这就像我的家。”作为这间只有一张办公桌的房间的唯一一名职员,Llevot说。她在办公室里摆满了冠军奖杯,其中绝大部分都是圣科洛马所赢得的国内联赛冠军奖杯。在这些奖杯当中,有一个很小、形状如同盘子的奖杯特别引人注目,上面写着:“欧足联欧冠联赛第一轮资格赛,圣科洛马vs班兰特斯,01.07.2014,安道尔。”

欧足联不会为参加欧冠资格赛的球队颁发奖杯,这座“奖杯”究竟是怎么回事?

“在比赛前一天,当我们还是朋友时,两支球队和欧足联的代表共进晚餐。”Llevot解释说,“晚餐后,我们交换了一些纪念礼物,目的是记住这场比赛。他们(班兰特斯)给了我们这个,我们也给他们和欧足联代表送了礼物。”从某种意义上讲,这座奖杯反映了时至今日,那场并没有太多人知道的比赛对圣科洛马和安道尔足球仍然意义重大。

除了成立国内联赛之外,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一些足球爱好者声称如果安道尔成为一个独立国家,那么肯定也会在足球界拥有国际地位。正如国际足联官方杂志写道:“他们(安道尔)肯定会参加国际比赛。”

1996年,安道尔国家队参加了第一场国际赛事,但在2004-2017年的十三年间,这支球队连续在66场国际正式比赛中败北。去年3月份,安道尔在主场爆冷1-0击败匈牙利。

“那场胜利,那场在一年前对匈牙利的胜利,是属于我们的最佳时刻。”安道尔国家队主帅、语气温和的Koldo说道。利马也有同感,他补充称:“当我们战胜匈牙利,我们的感觉就像赢得了一座世界杯冠军。匈牙利显然不像西班牙或巴西,但对我们来说是一支重要的国家队。太棒了。”

当利马回忆起安道尔战胜匈牙利的那场比赛时,他笑容满面。“人们总是说,‘你们每场比赛都输,为什么还要踢球呢?’我们之所以继续踢比赛,是因为我们相信,这(赢得比赛胜利)是会发生的。”

安道尔球员和足协并不害怕在比赛中被屠杀,相反他们渴望抓住机会,像大卫战胜巨人歌利亚那样击败对手。安道尔不会奢望世界杯,不过作为一支团队,他们并不惧怕与同一个时代的球星们交锋。

“1998年,我们跟拥有罗纳尔多的巴西队踢过比赛。”利马告诉我,“从那一刻开始,我意识到我既可以与这些球员一起比赛,也可以与任何人竞争。20年后,与顶级球星交手已经成了常态,比如贝尔、C罗等等。人们也许觉得这很疯狂,但对我们来说,这些比赛都很平常。”

“几年前,当那些国家队来到这儿时,他们会以6-0或7-0的比分轻松获胜。”利马补充说,“现在当他们来到这里,会提醒自己:‘我们必须努把力。’”

确实如此,无论安道尔国家队亦或俱乐部,都不再是人见人欺的鱼腩。在世界杯预选赛欧洲区比赛中,拥有C罗、贝尔的葡萄牙和威尔士在客场分别只以2-0和2-1的比分战胜安道尔。

作为一个国家,安道尔实在太小了。安道尔的议会会议室面积不超过一间高中教室,加泰罗尼亚城镇Santa Coloma距离安道尔城非常近,Estadi Nacional体育场只能容纳最多不超过2000名观众……尽管如此,安道尔球员、球迷和管理层仍然希望打造一个有竞争力的国内联赛,以及一支不会与邻国西班牙或法国差得太远的国家队。

在国际舞台上,足球为安道尔人带来了民族自豪感和一种归属感,他们从不认为安道尔足球注定失败。

“就在几年前,谁都不会认为安道尔能够击败匈牙利,但我们的球队做到了。不过,得到更多积分和赢得更多场次比赛仍然是我们的梦想,我们正为此努力工作。”Llevot说,“我觉得这是每个人的期望——变得更好,不断成长。”

  • 以上仅代表作者观点,并非懂球帝官方观点
  • 自媒体如有侵权,请联系懂球帝
分享到:

非常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