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球帝首页 > 懂球号文章

戴上头巾的美丽姑娘,你们代表着无法遏制的足球梦想

采药君译站 2018-04-30 22:25:05

当人们被迫在信仰和足球之间做出选择时,足球还是属于所有人的吗?在希贾布的佩戴问题上,在证明足球运动是属于所有人的这一点上,女性曾做出过不可思议的贡献。《卫报》的这篇文章将在这里为我们讲述这段可能不太为人知故事。

(2011年伊朗女足因为佩戴头巾的问题无法参加与约旦队举行的2011年奥运会预选赛) 

足坛充满着各种令人难以置信的历史,但有很多没有记录在档的历史事件都静静地封存在时光的长河当中,女足的发展史尤其是如此。一直以来,历史学家和相关的足球爱好者们都在努力地教育公众,他们想让人们了解女性在足球发展过程中做出的惊人贡献。

在国际妇女节那天,我在曼彻斯特的国家足球博物馆参加了一个女足方面的会议。在学者、研究人员云集的房间里,我向人们展示了希贾布(穆斯林妇女佩戴的头巾)。尽管有很多值得庆祝的事情,但那段有些不堪的过往是我们不应该忘记的。作为足球运动员、球迷或者是作家,我们必须充分理解这些历史,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更加公平地对待这项美丽的运动。有些历史故事很难被讲述出来,但我想我们有必要去做这个工作。

曼苏尔事件导致国际足联禁令,成千上万的穆斯林女性远离足球

(时年11岁的曼苏尔,她身后是自己的队友)

阿斯玛汗-曼苏尔(Asmahan Mansour),这个名字已经在我的记忆中停留了10多年。正是这位加拿大女孩所引发的“禁止佩戴希贾布风波”导致了后来的国际足联头巾禁令。2007年,这位来自安大略的年轻足球运动员试图在全国锦标赛的比赛过程中戴上希贾布,但裁判却不允许她再在场上踢球了。裁判告诉她,她可以拿掉头巾继续在上场踢球,但戴着它那是不允许的。最终,女孩被驱逐出场了,作为对这个裁决的回应,她那来自首都渥太华的球队也决定退出在魁北克大区拉瓦尔市举行的全国锦标赛。

曼苏尔事件惊动了加拿大足协,然后就是国际足联。国际足联决定支持裁判的禁令,并制定了相关的政策。按照规定,如果头巾能够将脖子的部位露出的话,将不在禁止的范围内,否则则不行。裁判驱逐曼苏尔的理由现在看来是可笑的——他认为希贾布可以使球员窒息或者伤害到对手。但是,迄今没有任何的经验数据或者证据表明佩戴希贾布会是危险的,而那些荒唐的理由正是裁判驱逐曼苏尔的基础。

(曼苏尔在2016年的8月份这样说——我们需要向公园里那些天真的孩子们去学习。他们不在乎你信仰的宗教,他们不在乎你的肤色或者你穿戴着什么,他们只是看到了本来的你。当我们开始关注我们彼此的相似之处,而不是那些差异时,那就是我们可以接纳彼此的时候)

对于曼苏尔来说,最后的结果就是她不再踢球了。在此后的近七年时间里,成千上万的女孩或是妇女也都远离了足球运动。

禁止佩戴希贾布的理由是非常牵强的,被排除在外让许多穆斯林女性感到痛苦

最初,国际足联将“宗教象征”作为不允许佩戴头部覆盖物的理由。但是,考虑到男性球星们那众多的纹身、十字架的标志和进球庆祝动作,以此为理由的禁令是很难被监督和执行的。因此,后来国际足联又将“健康和安全”作为维护其禁令政策的牵强理由。

(当时的伊朗女足)

在2011年对阵约旦队的奥运会预选赛中,伊朗女子足球队因为佩戴着符合国际足联禁令标准的头巾被禁止参赛。这些女足姑娘曾经在场下艰苦地训练,但现在她们只能满怀着伤心和沮丧之情离开球场,她们的奥林匹克足球梦想就这样轻易地破灭了。这些女足姑娘纷纷忍不住哭泣,而这些照片被人们张贴在了社交媒体上。在这个案例中,压迫这些穆斯林妇女的并不是她们的信仰,而是某种将她们排除在运动之外的残酷规则。这些规则充满着无知和带有性别歧视的伊斯兰恐惧症味道,而这就是人们亲手炮制的历史。

就连年轻的曼苏尔也感受到了被排斥在外的痛苦,她这样告诉CBC新闻:“我觉得这很令人失望,因为我觉得我真的会在场上有所作为,但我并没有。”但是,人类足球的梦想并不会因为这些事情结束。

人们的反抗推动了禁令的推翻

(莫娅-多德(左)和阿斯玛-希拉勒(右))

亚足联的莫娅-多德(Moya Dodd),球员和活动家阿斯玛-希拉勒(Assmaah Hela),当时的国际足联副主席、约旦足协主席、约旦王子阿里本-阿尔侯赛因等人都加入到了推动废除希贾布禁令的活动中来。作为为穆斯林妇女争取在球场上佩戴希贾布权利的先头部队,他们联合联合国和职业球员协会向国际足联施压,要求足球的管理机构放弃对于希贾布的禁令。

在让成千上万的女性远离她们喜爱的运动后,在已经造成了种种争议之后,人们又试图通过改变希贾布的设计来让这些穆斯林女性得到上场踢球的机会。像Capsters和ResportOn这样的公司专门为穆斯林女性设计了运动款希贾布,这些希贾布的款型得到了国际足球协会理事会(制定足球比赛规则的决策机构)的相关安全建议。

(耐克也已经进军到运动希贾布的市场当中)

但无论后续的补救工作如何,穆斯林妇女实际上被边缘化了。她们不被鼓励加入地区或者国家队,因为她们的竞技状态将是让人怀疑的。她们必须在信仰和足球之间做出选择吗?为什么这是一种必须首先要做出的选择呢?

2014年3月1日,在经过多次讨论、测试和澄清之后,国际足联时任秘书长的杰罗姆-瓦尔克宣布将在未来允许在球场上使用宗教头饰(包括伊斯兰教的希贾布、锡克教男子戴的帽子和犹太教男子戴的犹太帽)。据了解,这些头饰也都将符合国际足球协会理事会的医疗规定。

(头戴帽子的锡克族足球运动员)

穆斯林妇女最终得以佩戴头巾站在球场上,足球是大家的

终于,世界各地的穆斯林女性足球运动员以及她们所属的足协都松了一口气,但在此之前我们已经失去了无数有希望的球场新星。2016年10月份,在希贾布禁令被推翻不到两年之后,U17女足世界杯在约旦首都安曼举行。这是足球场上第一次允许女性佩戴头巾,更重要的是这是国际足联的一项主要赛事,同时这也是第一次在中东举办的国际足联杯赛。

这是世界足坛中一个重要但却被容易被人忽视的时刻。在这场胜利的背后,有无数倡议者和球员拒绝放弃,她们坚持着自己的信仰,更坚持认为自己有参与足球比赛的权利,她们在这个过程中付出了自己的汗水和努力。

(4月13日和中国女足的比赛中,约旦球员头戴希贾布上场)

在这里,我讲述的一个关于宗教信仰和女足运动的故事。坚持佩戴头巾的她们被要求远离球场,但在那些守护者的帮助下她们踢球的权利最终被保留了下来。足球运动是属于我们大家的,有时候只是需要女人来证明这一点。

  • 以上仅代表作者观点,并非懂球帝官方观点
  • 自媒体如有侵权,请联系懂球帝
分享到:

非常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