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球帝首页 > 新闻正文

克洛普专访:我坚信自己的理念;当时执教美因茨像自杀式任务

Brava 2018-02-14 01:26:24

利物浦主帅克洛普到现在依然会问自己究竟为什么。他很好奇儿子当时的感觉如何,在儿子第一天去学校时,作为父亲本该站在校门口目送孩子,他在努力想象儿子那时脸上的表情。但是克洛普那天没有送孩子去学校,这位从前锋一直踢到后卫的球员那天还在德乙球队美因茨训练。

克洛普总是在为做出这样循规蹈矩的决定而后悔,而从每一次大胆冒险中,克洛普也在不断学习,不断成长。因此,10年后,当这名没能送儿子上学的父亲成为美因茨主帅后,他立即批准麾下的中场球员法比安-格贝尔回家为母亲庆祝生日,而这件事当时在德甲还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克洛普做事有自己的方法,其中也包括,要让别人觉得舒服。他希望球员们感受到自由,不要因为追求外界的肯定而有压力,这是克洛普执教理念中的关键点。

接受Goal采访时,克洛普说:“足球中的一些事对球员们来说并非每天都很美好。”

“如果你觉得自己只有在最好的时候才会有人喜欢,这样感觉并不好,因此我努力让他们避免接受外界的评价。”

“外界的评价很重要,但是不能过于消极,也不要过于积极。当你完成帽子戏法的时候,每个人都会说‘太好了啊,这感觉怎么样啊?’等等。没有人对那个传球的球员或者参与造就这粒进球的人感兴趣。”

“我,作为一名主教练,已经知道这名球员在下一场比赛中不会再收获三粒进球,这是你要应对的问题。因此帮助他们成为一名独立、自信的人非常重要,这是我和团队工作的一部分。”

阻挡外界的口诛笔伐或者溢美之词,这是克洛普自己17年执教生涯中学到的东西。在这些年里,他带领美因茨创造历史,带领多特蒙德卫冕德甲冠军,但是也依然有备受压力的时候,比如在2014-15赛季的冬歇期,多特蒙德一度掉入降级区,“那很糟糕”,克洛普说。

不过克洛普始终坚信自己的执教理念。“我说:‘我觉得我们没有犯很多错误’,人们说:‘现在他已经完全丧失心智了’。我还说过我比三年前的自己还要棒。没有人听这些话,但是这没关系。我们依旧坚信我们做的是对的,我们也团结在一起。”

在那个赛季,多特蒙德后期强势反弹,最终拿到了第七名。不过克洛普的信心在几个月后再度受挫,因为利物浦的数据统计部门向他展示,在那个赛季前半段的德甲中,多特蒙德遭遇了“最奇怪的赛季”。他们制造的机会排在第二名,但是进球数难以令人信服,并且几乎对手的每一次射门都会使多特丢球。

“我没有怀疑过自己,你可以提出问题但你不能有所动摇。我们在赢球的时候也会提出问题。对我自己或者我的球队,我从不会期待有完美的表现,但是有问题是正常的。”

“即使是在一场胜利之后,我们也会立即提问下场比赛要怎么打,如何保持状态等等,我不认为这是有所怀疑。我从未想过‘天呐,我现在该对他们说什么?’总是会有答案的。”

这样的坚忍性格有个让人意想不到的来源。在青少年时期,克洛普经常会阅读一本漫画书“Mort and Phil”,书中讲述了两名总是遭到严重打击的特工,要么遇到意外要么会严重受损,但是每次受到伤害持续时间都不长,在下一次行动开始前又完好如初。

“这些人物的重生几乎不需要时间,这很棒。”2005年在美因茨接受记者采访时,克洛普曾这样说,“无论你是被压路机碾压还是从800米的悬崖摔落,一切都只会继续前进。换句话说:总有下场比赛能让一切纠正过来。”

但总会有信心受损的时候,总是能把失败看得这么轻吗?或者说保持长期的乐观有什么内在因素吗?

克洛普在青少年时期经常读一些讽刺漫画,锻炼了自己讲笑话的能力。此后他在黑森林中学加入了戏剧小组,不过他也认为没有必要在更衣室特意树立权威。

“我从不会这样”,克洛普回忆起了2001年二月,那时候他从美因茨球员直接变为了主教练,当时球队正处于保级战中,看起来似乎已经希望渺茫了。

“我记得我说过那是我加盟美因茨后最棒的一支队伍,也许我要是作为球员,都很难进入这支队伍。我真的对球队实力很有信心,因此我没必要扮演什么角色。我只要告诉他们我相信什么,最终他们也会信任我。”

克洛普最终带领球队避免了降级的厄运,在经过两年的尝试后,美因茨终于在第三次冲德甲成功。

“我意识到自己在执教方面毫无经验,但是我对于这个机会感到很激动,从未想过会下课。我只是在几年后意识到,如果那时候的美因茨把我炒了,没有人会再给我第二次机会。这有点像自杀式任务。”

感受过克洛普在比赛中激情的人,大概很难相信他也有完全不喜欢足球的时候。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克洛普在美因茨担任前锋,后来是后卫,他的薪酬很低,那时他眼中的足球就是“生存斗争”。

“我没有其他的任务,我必须得学会处理压力,还得和自己的内心作斗争,因为我技巧不够。”大概也没人想到,在青少年时期,克洛普曾在黑森林当地的TSV Glatten俱乐部表现出色。也正是这样的对比,克洛普才意识到职业球员有多艰难。

“我去法兰克福参加了试训,看看周围的其他球员‘噢,他们都好棒’。然后我看见了安迪-穆勒,那时候他和我同龄,也19岁。我想‘如果这就是足球,那么我踢的完全是另一种球类啊’。他的表现是世界级的,而我……可能连评级的资格都没有。”

克洛普有一套自己的执教理念:包括激情四射的攻势足球、更衣室的独特氛围和球迷们撕心裂肺的呐喊。这样的场景发生在美因茨,发生在多特蒙德,现在发生在利物浦。

“我喜欢营造出这样的氛围,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很重要,都很享受,也明确自己的职责,既有责任感又觉得自己被别人所需要,生活就该是如此。”克洛普谈论道,他是这样团结整个俱乐部的。

“你在一家俱乐部度过的时光就该这样被铭记。我认为生活就是各种经历的集合,这些经历有好有坏。一想起那些愉快的经历,我就起鸡皮疙瘩。这真的很棒,也许这就是一种生存技巧。如果别人也有同样的体会,那么我们就在同样的旅途上,回头看看时,我们也还会忍不住笑靥如花。”

“因此你需要给每个人机会,让他们觉得自己是计划的一部分。这对我来说很容易,因为我知道球迷们很重要。也许其他人有不同的观点,有的时候会忘记球迷,但是我从不会忘记那些对我们很重要的人们。在我看来,对他们展现出应有的尊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分享到:

非常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