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球帝首页 > 懂球号文章

上帝之手马拉多纳(二十六):攻防大战遭遇毕包野蛮犯规

仰卧撑足球 2018-01-13 21:27:01

有关马拉多纳的传闻很多,但是最使巴塞罗那俱乐部官员不安的是,马拉多纳在住宅里举行的招待会和外出在夜总会玩闹时吸毒。有些报道说,在一些夜总会里,马拉多纳有时突然不见,与几位朋友进了洗澡间,几分钟之后马拉多纳出了洗澡间,精神焕发,两眼炯炯有神。人们怀疑马来多纳服用了可卡因。一直到16年之后,马拉多纳才公开承认,他长期吸毒的恶习是在巴塞罗那开始的。马拉多纳住在巴塞罗那时曾多次一口否认有关他吸毒的报道,声称这些报道纯属谎言,并扬言,要到法院状告一些记者毁坏他的名誉。

很多人将马拉多纳的毒瘾归结于那不勒斯时期,其实不然

直到1996年1月,马拉多纳才道出了事情的真相。马拉多纳说:“我第一次服用可卡因是1982年在巴塞罗那。当时,我只有22岁,我服用可卡因是因为我希望感觉一下生活。在足球界,也像其他行业一样,吸毒现象一直存在,吸毒并不是现在才有的问题,我希望澄清的事实是,我并不是绿茵场上唯一的吸毒者,许多其他人也吸毒。”

马拉多纳在巴塞罗那时,偶尔吸食可卡因当时仍然属于秘密,只有他最忠实的几位朋友知道,外面的人怀疑马拉多纳吸毒,但是没有可以把马拉多纳告到法院所需要的证据。而且,马拉多纳的谎言编造得也非常成功。甚至连巴塞罗那市长办公室也要求马拉多纳在反毒宣传活动中进行合作。巴塞罗那的一则反毒广告宣扬马拉多纳在海滨被一群天真、健康的孩子围绕着,马拉多纳身体健康、精神愉快。这则广告的解说词是:“享受生活,毒品害人。”这则反毒广告经常在巴塞罗那电视网黄金时间播出之后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可是那些好心的反毒者哪里知道,作为榜样的马拉多纳早已开始吸毒,而且也开始把毒品从南美走私进西班牙。

迄今为止,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表明,马拉多纳在巴塞罗那队踢球时,比赛之前曾服用过可卡因或任何其他非法物质。同时也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医生对马拉多纳的检査结果呈阳性。尽管巴塞罗那队俱乐部的官员一直怀疑马拉多纳吸毒,但是他们对这一问题却严加保密。因为这些官员认为,这一问题还没有严重到让公众大惊小怪的地步。即使马拉多纳离开巴塞罗那之后许多年间,巴塞罗那俱乐部一直坚持对马拉多纳吸毒问题严加保密的立场。直到1995年,巴塞罗那俱乐部高级官员在与我的谈话时仍然坚持认为,马拉多纳是转会到意大利的那不勒斯队之后才开始出现吸毒问题。

马拉多纳身穿反毒字样的衬衫

然而,在其他一些问题上,巴塞罗那队的高级官员不能对马拉多纳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1982年11月初,在赛季开始近两个月时,马拉多纳要求教练拉特克让他休息一段时间,因为,自从他到达巴塞罗那之后,友谊赛、联赛和国际比赛接踵而来,迫使他一直踢个不停。马拉多纳的要求被拒绝了。马拉多纳跟随着巴塞罗那队去法国,与法国联赛冠军巴黎圣日尔曼队进行一场友谊比赛。尽管马拉多纳不愿意参加这场友谊比赛,但是他还是使他在队友中的声誉没有受到损害。在与巴塞罗那队官员进行怒气冲冲的谈话中,马拉多纳坚持所有运动员都应该得到与他相同的资金。正是在队员这种团结精神之下,巴塞罗那队以4-l战胜了圣日尔曼队,马拉多纳也从厌倦情绪中恢复过来,并且为这场比赛获胜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获胜的那天晚上,马拉多纳召集了他周围的朋友,并且说服了巴塞罗那队的一半队员,整夜在巴黎的夜总会庆祝胜利,并且一直延续到第二天上午。加泰罗尼亚和法国的记者跟踪采访了马拉多纳等人的“庆祝活动”,而且传给努内斯的消息说,马拉多纳带领巴塞罗那队全队外出,在巴黎城里夜游。这使俱乐部主席努内斯十分愤怒,并且在巴塞罗那队仍在巴黎时在巴塞罗那发表一项声明,公开斥责马拉多纳。努内斯说:“我夜里从不外出......,我要向迭戈-马拉多纳进一言,我们所有的球迷都希望看到他在绿茵场的表现极有效益,而且在足球场外的行为也无可指摘。”

对于努内斯的声明,马拉多纳马上作出了反击。他说,他的生活方式“只与我个人有关”。马拉多纳还说:“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我在足球俱乐部之外所过的生活与其他任何人无关,只要这种生活没有损害作为一名运动员和一名球员的能力。”

巴萨主席努内斯为俱乐部开创了马拉多纳和梅西的两大时代

据希特兹皮雷说,马拉多纳和努内斯恶语相加反映出他本人与努内斯的谈话没有取得任何结果。希特兹皮雷在报纸上看到努内斯的声明之后,便在马拉多纳的同意之下从巴黎的旅馆里给巴塞罗那打了电话。希特兹皮雷说:“当我要求努内斯对他所说的话及其原因做出解释时,努内斯对我说,他的声明是要表明谁是老板。听到这句话之后,我对他说:‘你是婊子养的。’”

促使“巴黎之夜争执”闹得沸沸扬扬的根本原因是马拉多纳和努内斯个性方面的基本冲突表面化了。从本质和教养程度来说,马拉多纳认为他自己不好也不坏,他只对他自己负责,因为是上帝选择他成为伟大的足球明星的。同马拉多纳一样,努内斯也是一位身材矮小但认为自己伟大的人物,并且认为自己的优势不同。努内斯曾看到一些伟大的足球运动员到达和离开巴塞罗那,但是这些运动员中没有一位能够靠不服从领导获得成功。努内斯难以想象他管理巴塞罗那足球俱乐部会管出一位变成革命者的足球明星。

马拉多纳在巴塞罗那队踢球的时期与努内斯之间的紧张关系一直不断酝酿着,有时就达到公开爆发冲突的地步。马拉多纳与努内斯之间的另外一场使人难以忘记的冲突发生在1983年5月。当时,努内斯拒绝让马拉多纳与舒斯特尔一道去慕尼黑参加为德国国际球星保罗-布莱特纳举行的一场纪念比赛。马拉多纳和舒斯特尔都认为布莱特纳是一位受人尊敬的职业球星。努内斯争论说,这场表演赛离西班牙国王杯决赛的日期太近,而巴塞罗那队又是国王杯决赛的参加者。这两场比赛相隔只有四天。特别使马拉多纳愤怒的是,努内斯在向新闻界发表的一项声明宣布了他的立场,与此同时,却拒绝与马拉多纳直接说话。努内斯的做法与他在马拉多纳等人的“巴黎夜游”争执中所采取的做法完全相同。马拉多纳说:“我给努内斯打电话,只说了两分钟他就把电话挂了。他说,他要赶着去看一场青年队的比赛,当比赛结束时,我走到努内斯的面前,对他说:‘好了,我们现在能够谈了吧?’而努内斯却急忙走开了。”

“毛主席的好学生”布莱特纳

当然,马拉多纳和努内斯之间的争执很少涉及到足球。他们争执的要害是对原则问题的看法。马拉多纳认为,努内斯不给马拉多纳护照去巴黎是对他个人自由不可容忍的侵犯。无法容忍和不愿意让巴塞罗那这样的俱乐部接受像马拉多纳这样自由派的球员现象第二天变得更为突出了。马拉多纳开车离开巴塞罗那队训练营时受到了巴塞罗那队一伙球迷的人身攻击。马拉多纳并没有把这次事件看得很重。他认为,这伙足球流氓总的来说并不是俱乐部的代表。然而,在私下里,马拉多纳对努内斯的态度就不那么宽容了。马拉多纳认为,努内斯身上集中体现了足球官僚最恶劣的特点,像封建领主对待他的奴隶一样,对受教育程度不高的足球运动员采取轻视态度。自从儿时以来,马拉多纳一直受到慈父一样人物的姑息和纵容,他总是难以适应商业化的足球运动冷冰冰的现实,而他本人的一部分生活却恰恰与这种冷酷的现实无情地联系在一起了。

翻开巴塞罗那俱乐部的历史,人们可以看到,在大部分时间里,这支球队在世界足坛的名声最为远播之处是内部的分歧和矛盾不断出现,而且经常十分尖锐。巴塞罗那队的政治历史和
财政需求的双层负担使运动员和运动员之间,运动员和管理人员之间产生周期性矛盾。然而,甚至以巴塞罗那队的标准来衡量,马拉多纳时代也是令人痛苦而又难忘的。除了马拉多纳和努内斯的冲突之外,马拉多纳还不得不进行一系列不那么公平的斗争。他与同队的前锋舒斯特尔之间的关系让人捉摸不透。马拉多纳知道,舒斯特尔认为,巴塞罗那队为购买马拉多纳所花的钱太多了。而且舒斯特尔还担心,这位阿根廷人的到来会使他相形见绌。然而人为的紧张关系有时会产生奇妙的结果。马拉多纳努力与这位德国人发展伙伴关系。这种伙伴关系在某些场次比赛中至少为巴塞罗那占据优势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慕尼黑事件之后,这两位运动员在团结一致反对他们所认为的努内斯搞霸道策略方面表现得很突出。但是,马拉多纳从来没有放弃他的野心。在任何一支他所效力的球队中,他都应当被认为是最好的球员。而且,马拉多纳有意助长舒斯特尔和拉特克之间不好的关系进一步恶化。在一次著名的谈话中,这位德国中场队员称教练员拉特克是个酒鬼。马拉多纳本人与拉特克的关系也是一种暴风雨式的关系。而且,他从来没有令人信服地否认,他和希特兹皮雷在最终罢免拉特克和让塞萨尔-梅诺蒂接替教练职务一事上在幕后所起的作用。

马拉多纳与舒斯特尔的个人关系非常微妙

阿根廷队在1982年西班牙世界杯大赛上卫冕失利之后,梅诺蒂辞去了阿根廷国家队主教练的职务,但是他的声望仍然足足以使他成为巴塞罗那队主教练的物色对象。拉特克的主教练职务只持续了一个赛季,巴塞罗那的官员就以为这个赛季时间太长了。尽管巴塞罗那队竭力要保持克鲁伊夫年代的光荣,但是这支球队在1982/83赛季没有能够第十次连续获得联赛冠军。而且在国际比赛中的表现也相当令人失望。在1983年1月进行的超级杯比赛中,巴塞罗那队总共以l-3输给了阿斯顿维拉队。但是真正令人羞辱而且给拉特克敲响丧钟的比赛发生在两个月之后,巴塞罗那队过早地退出了更有声望的欧洲优胜者杯的比赛。巴塞罗那队被名气很小的奥地利孟菲斯队击败。一位足球评论员当时指出:“孟菲斯队上场的11位队员即使一起卖掉的话,身价也比不上马拉多纳一个人。”

人们再次提出的一个问题,就是巴塞罗那队花那么多钱购买马拉多纳到底值得不值得?在到巴塞罗那队的头六个月里,马拉多纳在联赛中只攻入了6个球,然后就患了病毒性肝炎。此时,恰好马拉多纳第一次没有与他不断扩大的家庭一起过圣诞节,疾病使马拉多纳陷人了周期性的失望之中。仅在几周之前,马拉多纳罕见地向人们谈起了使他一直不与公众接触的不安全感。马拉多纳对记者多明戈-特鲁希略说:“我被孤独吓得灵魂出窍,我需要那些我知道爱我的人在我周围。他们是我最坚定的支持力量。我能够从他们那里获取打好比赛的灵感和力量。每当我的家庭和我在一起时,我球踢得就好得多。”

新闻记者不时地包围着他的家,使马拉多纳不愿意进一步见人。马拉多纳长期形成的一种观点就是,巴塞罗那大部分记者仅仅是巴塞罗那俱乐部高级管理阶层的走狗。他们不是告密者,就是专门提供假信息的人物。希特兹皮雷认为,马拉多纳的敌人“与德国的盖世太保成员或中央情报局的特工相同”。然而,可以肯定,每当巴塞罗那新闻媒体报道这位阿根廷运动员在足球场内外的表现时,马拉多纳的一伙人发现,里面根本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东西。因此,加泰罗尼亚新闻机构向外部世界提供的有关马拉多纳情况,大多数属于马拉多纳有250盘录像带和他最喜欢的电影是《外星人》这一类东西。对于这些消息,马拉多纳一律放行。只是有一则报道暗示马拉多纳所患的实际上并不是病毒性肝炎而是淋病时,马拉多纳才扬言要控诉这位记者犯了诽谤罪。

梅诺蒂入主巴萨让马拉多纳非常欣慰

在梅诺蒂到达巴塞罗那担任新教练几天之后,马拉多纳的身体恢复了健康,并且再次与巴塞罗那队一起露面。梅诺蒂一直宣称,他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能够理解马拉多纳的特性,并且把这些特点变成某种积极东西的教练之一。巴塞罗那俱乐部官员雇用梅诺蒂时,希望事实证明,他的行动会像他的言词一样美好。

最初,马拉多纳热烈欢迎梅诺蒂,就像失落的儿子重新又找到他的父亲一样。马拉多纳特别欢迎巴塞罗那队训练计划的改变。过去,拉特克十分坚决地实施训练计划。尽管拉特克过去一直坚持上午进行训练,但是梅诺蒂还是决定球队下午3点开始训练。梅诺蒂说,他之所以选择3点钟是因为这个时间与足球运动员自然生物节律更相符合。可以肯定地讲,3点钟开始训练更符合马拉多纳和梅诺蒂在足球场之外的生活方式。马拉多纳和梅诺蒂都喜欢巴塞罗那的夜生活,马拉多纳对付失眠的办法就是外出跳舞或是看录像一直到清晨。因此,马拉多纳发现第二天上午开始训练的观念难以对付,梅诺蒂后来对我说:“我发现,马拉多纳是一位容易打交道的运动员。一个能够遵守纪律、接受命令的孩子,无论是在世界杯大赛期间,还是在巴塞罗那期间,我和马拉多纳之间都没有发生纪律方面问题。”可以肯定,在一段时间里,梅诺蒂给巴塞罗那队带来了一种内部合睦的新鲜感,使马拉多纳和包括舒斯特尔在内的其他运动员之间重新建立了一种密切的联系。

马拉多纳恢复了对比赛的热情,克服了他本来不愿意进行正规训练的毛病,尽管联赛的形势难以捉摸,但是这一新的阿根廷伙伴关系在1983年国王杯巴塞罗那队和皇家马德里队6月4日比赛中结出了硕果。上半场32分钟时,马拉多纳一记非常及时而又准确的传球使维克多让巴塞罗那队领先,攻进全场比赛的第一个进球。下半时开始不久,皇家马德里队就把比分扳平,但是巴塞罗那队由于马拉多纳和舒斯特尔魔术般的进一步行动,又一次控制了比赛。在离终场还有9分钟时,胡利奥-阿尔贝托从左边运球前进,在中场的马科斯没有被对方看住,接到传球后不失时机地凌空射门,精准无比,皇家马德里队守门员米格尔-安吉尔还在莫名其妙之际,皮球已经飞入网内,巴塞罗那队获得国王杯赛的冠军。

巴萨击败皇马捧得国王杯

当巴塞罗那队队长桑切斯带领马拉多纳和巴塞罗那队其他队员从国王胡安-卡洛斯手中接过奖杯时,努内斯看起来很像一个穿上皮鞋突然长高了的人。这时,一切看来都可以得到原谅。在此后的24小时里,巴塞罗那以独特的方式庆祝胜利。马拉多纳和梅诺蒂在英雄榜上名列前茅,巴塞罗那的社会党市长帕斯奎尔-马拉加尔为了获得加泰罗尼亚民族主义者的选票,举行了一次招待会,并且宣布:“这次胜利满足了全体人们的愿望。”只有当地的《先锋报》敢于告诫说:“我们一定不要忘记,巴塞罗那队本赛季的表现并不像我们所希望的那样好。直到在巴塞罗那队获得联赛冠军和最受人尊敬的欧洲冠军杯时,我们才能如愿以偿。”

然而,梅诺蒂率领的巴塞罗那队既没有获得联赛冠军,也没有获得欧洲冠军杯赛的冠军,而是给马拉多纳设置了一个新的潜在的陷阱。梅诺蒂把马拉多纳拉进了一场有关如何踢好足球的激烈的公开争论中。梅诺蒂在他关于足球的哲学思想中一点也没有减少他的自负感。然而,在他率领的阿根廷队参加的两次世界杯大赛中,他手下的队员的表现倒是使他的哲学思想自相矛盾起来。梅诺蒂写了一本表现博学思想的书,名为《没有花招的足球》,在马岛战争之后的阿根廷,这本书卖得很火。在书中,梅诺蒂把他所欣赏的自由和创造性的足球运动与权威教练员们所赞成的防守型的、毁灭性的“专制打法”进行了对比,作为两种对立的类型。

梅诺蒂在巴萨坚决贯彻自己的足球哲学

在梅诺蒂看来,“专制的打法”最蛮横的倡导者是即将担任西班牙国家队主教练的哈维尔-克莱门特。当时,克莱门特正担任毕尔巴鄂竞技队的主教练。梅诺蒂到巴塞罗那没几天就公开与克莱门特发生了口头争执。梅诺蒂大言不惭地宣布:“有朝一日,只有西班牙(指的是克莱门特)决定在足球场上充当一名斗牛士而不是一头牛,西班牙的足球才会踢得更好。”克莱门特清楚地表明,他不会从能说会道的阿根廷人梅诺蒂那里学到什么东西,因为这位阿根廷人似乎把更多的时同花在追逐女人上,而不是花在教授足球技术上。梅诺蒂和克莱门特之同的争论十分尖锐而又刻毒,看上去两支军队跟随他们的将军进入血腥的战场,大战一场只是时间迟早而已。对于马拉多纳来说,克莱门特对于梅诺蒂的态度使他痛苦地回忆起了他所认为的他在西班牙所遭受的种族主义态度。马拉多纳越来越相信,西班牙的裁判为了使克莱门特足球理论容易获得成功,不惜对犯规行为采取过分姑息态度。他把西班牙电视台质量不高的报道指责为鼓励运动员“在电视屏幕之外”犯规。马拉多纳坚决否认,他在比赛中遭到铲球时故意摔倒引起注意的作法会使比赛失去信誉。

克莱门特就是那个时期的西蒙尼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梅诺蒂率领的巴塞罗那队于1983年9月24日在巴塞罗那的主场迎战克莱门特指挥的毕尔巴鄂竞技队。这场比赛十分关键,巴塞罗那队在新的赛季开始时表现不佳,三场比赛输了两场。现在又要面对卫冕联赛冠军的毕尔巴鄂竞技队。巴塞罗那队比赛开始阶段打得很好,上半场明显占有控制地位。而且上半场球场上也没有出现巴塞罗那队队员们担心的情况,强壮和不妥协的毕尔巴鄂竞技队的队员在场上故意犯规。上半场结束时,巴塞罗那队以2-0领先,下半场开始不久,灾难就降临了,当比赛进行到12分钟时,马拉多纳熟练地带球到达对方球场中央,看来他要突破射门了。毕尔巴鄂竞技队协防队员格伊克特西亚从后面绊住了马拉多纳,并把马拉多纳拉倒在地。即使以毕尔巴鄂竞技的标准来看,这也是西班牙足球史上最野蛮的犯规动作之一。观看这场比赛的英国记者爱德华-欧文由此而创造出来了一个值得纪念的词汇“毕尔巴鄂的刽子手”。这是对像毕尔巴鄂竞技队的巴斯克民族的一种侮辱,因为巴斯克人经常用这个词汇来描绘镇压他们的西班牙军队。在赛后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梅诺蒂提到,长期以来,毕尔巴鄂竞技队雇佣运动员的唯一目的就是把对方球员变成残废。他指责格伊克特西亚属于“一种反足球运动员的人”,并且要求对格伊克特西亚处以终身禁赛的处分。格伊克特西亚受到了裁判的黄牌处分,再加上原来的一张黄牌,红牌被罚出场,后来又被西班牙足球当局禁赛10场。

格伊克特西亚对马拉多纳实施野蛮犯规

然而,所有这一切对于马拉多纳来说都不能称是安慰,马拉多纳受伤十分严重,他的左踝骨腱受伤,至少休息三个月之后,马拉多纳才能上场比赛。在疗伤时期,患病毒性肝炎时所犯的精神疾病又缠住了马拉多纳,受伤使马拉多纳产生了受迫害感和非正义感。他指责格伊克特西亚像努内斯一样,都是为了损害他在巴塞罗那队的足球生涯。

受伤之后,马拉多纳再次回到了他的内圈寻求安慰。马拉多纳集团和巴塞罗那队之间的分歧进一步加深了。起初,巴塞罗那队的外科医生给马拉多纳进行手术,使用了麻醉剂,给马拉多纳安了三个锔子。这些医生认为,这种治疗方法有助于马拉多纳康复。但是马拉多纳很快就表现出他对于正统医学的长期不信任态度,再次要求他的老朋友奥利瓦帮助他。这位医生每周从意大利的米兰飞往巴塞罗那照看他的病人。奥利瓦经常与巴塞罗那医疗队所提出的治疗方案发生矛盾。11月初,奥利瓦劝说马拉多纳扔掉了他的拐杖,用仍然没有痊愈的脚走路,以显示他的意志力量,巴塞罗那队的医生对奥利瓦的作法十分恼火。但是,奥利瓦坚持认为,这些医生不了解马拉多纳的心理。圣诞节时,马拉多纳飞回了布宜诺斯艾利斯,奥利瓦也陪同前往。在布宜诺斯艾利斯,马拉多纳把他本人交给了奥利瓦的康复计划。希特兹皮雷从来不会错过发财的机会,命令摄像师把马拉多纳养病的情况拍成电视片,这部表现马拉多纳的电视片配上音乐,卖给了加泰罗尼亚的一家电视台。

1984年新年,马拉多纳的身体痊愈,再次为巴塞罗那队上场踢球。马拉多纳复出的首场比赛的对手是塞维利亚队,马拉多纳在比赛场上犹如一位获得新生的人。他攻人两个球,率领球队以3-1获胜。这场胜利促使整个巴塞罗那队的主场举行了马拉多纳复出的庆祝活动。三场比赛之后,马拉多纳受伤以来第一次在毕尔巴鄂竞技队的主场圣昌梅斯体育场与这支巴斯克球队交锋。面对几乎破坏了他足球生涯的对手,马拉多纳毫不畏惧,专心踢球,带领他的队友进行了一场暴风雨般的比赛。这场比赛是圣马梅斯体育场有史以来最为肮脏的比赛。两队犯规超过了50次。马拉多纳成功地攻入两个球,足以使巴塞罗那队以2-1获胜。

两人的握手中透着杀气

如果马拉多纳为其他球队踢球的话,他在这两场比赛中的卓越表现肯定会获得赞扬和荣誉。对于马拉多纳来说,这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在经历了足球生涯的最低点之后,他又再次振奋起来,并且向全世界证明,他可能仍是世界上最优秀的足球运动员。但是,巴塞罗那队毕竟就是巴塞罗那队。马拉多纳的个人英雄主义的表现并没有弥补巴塞罗那队在西班牙联赛和欧洲冠军杯比赛中的失利。在西班牙联赛中,马拉多纳成功地对毕尔巴鄂竞技队进行报复很快就过去了,巴塞罗那队在联赛中仅获得第三,它的老对手皇家马德里队获得第二,毕尔巴鄂竞技队获得第一,这一结果使巴塞罗那队受到双重的羞辱。

在巴塞罗那队意识到再次不可能获得联赛冠军一个月之前,该队在欧洲优胜者杯比赛中被英格兰的曼彻斯特联队淘汰。在首场比赛中,曼联队在老特拉福德体育场以3-0获胜。第二场比赛在巴塞罗那队的主场举行,比赛前几个小时,马拉多纳的腹痛病复发,许多人埋怨说,马拉多纳的腰痛病不能痊愈,完全是奥利瓦和加泰罗尼亚医生的看法分歧所致。尽管医生们对于马拉多纳的病因争论不休,但是马拉多纳坚持他要上场比赛。当他的队友开始调整阵容时,马拉多纳被带进了医务室。医生给他注射了一系列强烈的止痛针。然后,巴塞罗那队宣布,马拉多纳可以上场。止痛针很快使马拉多纳对疼痛不太有反应。但是比赛没进行几分钟,止痛针的副作用开始发作,马拉多纳精神无法集中,在球场上显得相当紧张。当然,当天晚上巴塞罗那队体育场上的8万名巴塞罗那队球迷并不知道其中的原因。他们只看见巴塞罗那队在主场处于劣势,在英格兰冠军的进攻之后,危险不断。在中场,马拉多纳似乎连传球都踢不直了。

曼联在欧洲优胜者杯中淘汰巴萨

坐在教练席上的梅诺蒂看到比赛的情况越来越不安。他知道,他能否继续担任巴塞罗那队的主教练,就看这场比赛的结果了。他感到,他已经没有别的选择。只有在半场比赛没结束之前把马拉多纳换下场。当马拉多纳走出球场时,巴塞罗那队的球迷的强烈口哨声和起哄声响成一片,纷纷投向马拉多纳。马拉多纳并没有走到替补席,而是一直走到更衣室。在那里,当着希特兹皮雷的面,他犯起了歇斯底里,他控制不住自己,不断地鸣咽,并且对于他感到再次受到背叛的世界咒骂不停。马拉多纳喊到:“为什么我牺牲我自己去踢球却遭到如此的对待?”

那天晚上,自从到达巴塞罗那队以来日积月累形成的仇恨和失望一下子爆发出来了。马拉多纳当即决定他希望离开巴塞罗那队,不论他没有遵守合同会带来什么样的疑虑,他的代理人和朋友希特兹皮雷对马拉多纳的想法表示同情,因为当时马拉多纳也陷入了深刻的财务危机之中。

马拉多纳心生离开巴塞罗那之意

天使与魔鬼一线之间

揭开不为人知的马拉多纳

本文翻译自Jimmy Burns的著作《Hand of God:The Life of Maradona》,本书发表于2010年

  • 以上仅代表作者观点,并非懂球帝官方观点
  • 自媒体如有侵权,请联系懂球帝
分享到:

非常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