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球帝首页 > 懂球号文章

永不消散的球迷——这些球队已解散,但这些球迷还在坚守

万狼之狼专栏 2018-01-11 12:23:56

不看球的球迷

刚过而立之年的陈飞在重庆江北某小区里开着一个火锅店,生意并没有多么兴隆,因为不临街注定不会有大客流。“好在房租低,我们做的就是回头客生意。这个店赚不到好多钱,能养活一家子嘛就是。”尽管生意不算太好,陈飞却还是非常执拗地坚持着重庆老火锅最原本的味道,不愿做太多妥协。

对待足球,陈飞同样如此执拗。自从他支持的主队重庆FC解散后,身为球队贴吧吧主的他选择了远离足球。妻子婚后收拾衣服时,无意中发现了许多件重庆队队服,直到此时才知道自己的老公以前是一名球迷。“咋个从没见过你看球啊?”

从左至右分别是李睿、陈飞、何伟

“我跟我老婆是球队解散后第二年认识的。”球队解散后的大事,陈飞习惯以球队解散的时间节点计算。“她现在也只知道我是个球迷,却不知道我是个死忠球迷。”

身为重庆FC球迷组织捍卫者一员的何伟与陈飞一样,自从球队解散后主动隐藏了自己球迷的身份。“我们单位有好几个这几年看力帆的,我都不跟他们说我是球迷。现在也就是每天体育新闻看看足球的新闻。”

1月6号,陈飞约上何伟到自己的火锅店里聚会,同来的还有李睿,他是重庆FC另一个球迷组织飞虎的负责人。捍卫者球迷协会以年轻人为主,内部文化更激进一些。飞虎则是一个球迷结构更多元化的组织,涵盖了老中青球迷。两个球迷组织之间的关系一直很融洽,在球队解散后,每年都要定期举行一两次聚会。

最初每年聚会的主题都离不开已经解散的球队,但最近几年聚会来的人越来越少,球队也不再是聚会的主题。陈飞因为忙于生意,已经错过了几次聚会。

酒酣耳热间,三人摆起了龙门阵,再次聊起了已经消失的重庆FC。寒冬里,火锅热腾腾的麻辣香气缭绕下,三个都已而立的汉子,似乎又都回到了六七年前年少轻狂时。陈飞面堂红润,不住地抽着烟,描述着重庆FC的最后一场比赛。这比赛他们已经说了十数遍,可每次说起仍有藏不住的骄傲,傲气背后隐藏的是球队最终解散的悲凉。

“我们那场比赛包机去的客场,因为只有胜利才可能保级。我们1比0赢了要冲超的广东日之泉。”陈飞说。“其实只要球队在,踢中乙我们都能接受。只是我们知道,如果降级的话这支球队可能就保不住了。”李睿附和道。

虽然重庆FC争气的赢下了实力强劲的广东日之泉,但由于保级对手湖北同样赢球,最终重足降入乙级。同年,早就陷入财政困难的这支球队宣告解散。

一年呐喊一次的球迷

对于2013赛季中甲联赛最后一轮比赛,广东日之泉的球迷记忆同样深刻。因为正是重庆FC葬送了日之泉的冲超大业,那是这支球队成立以来距离中超最近的一次,可最终却在主场功亏一篑。

重庆球迷自己组织转播

赢球的重庆FC没能保级,输了球的广东日之泉冲超失败,两支球队日后的命运也似乎都因这场比赛而注定。重庆FC当年解散在预料之中,在此之前这支球队本就已经风雨飘摇,可一年后广东日之泉的解散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2013年冲超失败时,粤媒还表示日之泉只要保持住阵容稳定性,未来几年仍有冲超希望。可2014年,日之泉却挣扎在保级边缘,随后又传出外迁的消息。最终外迁也没能成功,球队彻底解散。

重庆FC的解散有着太多预兆,作为一支不依靠企业起家的球队,在失去了政府支持后自然难以为继。甚至在2013年征战中甲时,重庆当地媒体已经拒绝报道、转播重庆FC的比赛。球迷们不得以,自己利用DV组织转播。

陈飞当年的朋友圈

所以当球队降级后,作为贴吧吧主的陈飞立刻发帖号召球迷聚会,恳求俱乐部不要解散。当时重庆市正处于很微妙的时刻,陈飞发帖后警察就找上了门,劝他最好不要组织大型集会活动,即使组织也要避免被人利用。陈飞很谨慎,谢绝了很多来意不明的人,只组织了最死忠的球迷。

尽管球迷们最后的挽留不出意料没起到任何作用,但陈飞、李睿、何伟们总算为自己的球队尽了最后一丝力。相比之下,广东日之泉的球迷要憋屈得多,因为球队消失得如此突然、如此不明不白。

日之泉球迷聚餐

今年19岁的阿怡@GZliy怡 是广东日之泉球迷组织华南虎的鼓手,加入华南虎担任鼓手时她才刚刚15岁。2013年在阿怡的鼓声中,广东日之泉冲超失败。2014年同样在阿怡的鼓声之中,前一年还在冲超的球队,勉强完成了保级。

“当时没想到过会这样,球队只是在传要外迁。”阿怡回忆着当时的情景说,那时日之泉的球迷坚信球队会留下,因为广东足协也希望能够留下日之泉。可最终的结果出人意料,外迁不成功的广东日之泉迎来了解散的命运。

广东日之泉的消失如此令人猝不及防,以至于球迷们甚至都没时间做最后的抗争。不过阿怡和她的伙伴们在另一种层面上却要比陈飞们幸运,日之泉不存在了,但广东队还在。每年一届的省港杯,成为了很多坚守的日之泉球迷一年一度的期待。

看台上的日之泉球迷

1月7日,第四十届省港杯第二回合的比赛在广东省人民体育场进行。赛前,部分日之泉球迷身穿球衣搞了次聚餐,每年省港杯前的聚餐,成为了这些坚守者的惯例。

这场比赛到场观众超过八千名,其中广州富力球迷会拿到球票一千张,广州恒大球迷会拿到球票三百张,已经不复存在的广东日之泉的球迷协会通过会长老曾的关系拿到了几十张球票,这其中坚持穿着日之泉球衣到场的球迷不过20几位。

比赛现场,在富力蓝和恒大红之间,日之泉的一抹绿色并不醒目,却也无法让人忽略。

赛前阿怡与豪仔做准备工作

阿怡的鼓手搭档豪仔比她还小1岁,从2013年至今他们已经搭档了五年。平时沉默少言的豪仔到了看台上却迸发了无限豪情,阿怡虽是个外向的姑娘,但一上了看台,气质也会由内而外陡然不同。似乎看台是个催化剂,可以让他们产生其妙的化学反应。

曾经的日之泉也是广东队,而如今的富力与恒大,都是广州队。

“广东队!”豪仔打鼓,阿怡领喊,气势十足。另一名鼓手阿飞,不到半场就因用力过猛被鼓槌磨破了手掌。这场第二回合的比赛踢满了120分钟,对于鼓手的体能来说是个不小的考验。对豪仔来说尤为困难,从敲响第一声时他就拼尽了全力,因为他知道每年他都只有一次这样的机会。他们一年只有这一次成为主队球迷的机会,所以他们会用尽一年来积攒的所有气力。

鼓手飞哥手破了

赛后内向的豪仔偷偷告诉阿怡,自己的胳膊已经没有力气拿筷子吃饭了。“他太拼了,不过我以前也一样,打断过好几根鼓槌。也许是那些鼓槌质量不好吧。”嗓子哑了的阿怡笑着说。

爱你就像爱生命

不管是重庆FC的球迷还是广东日之泉的球迷,他们对自己主队的喜爱都源于“本土化”。正是球队足够具有本土特色,才让这些球迷在球队消散后仍旧迷恋而不愿散去。即使被人遗忘,他们也甘当坚守者。

“我们以前也看力帆,但被力帆伤了心咯,不是说球队非要踢中超,而是说要让人感觉是踏踏实实的。重庆FC的出现让我们有了选择的权利。”陈飞一边说一边指着李睿手中的队服,“我们重庆FC的队徽是啥子嘛,是我们重庆的地标解放碑!我们重庆FC的胸前是啥子嘛,是重庆两个大字,不是什么商业广告!”至今提起重庆FC是国内第一家名称中立的职业俱乐部,陈飞仍是无比骄傲。

阿怡、豪仔他们同样如此,只不过日之泉的本土化不体现在队徽和队名上,而是体现在球员和打法上。“日之泉广东仔能占到80%吧,打法也是我们南派那种打法。”阿怡说。作为广东日之泉铁杆球迷的钟楚秋给予了日之泉更高的评价,“那时候是中国足球的低谷,日之泉却坚持打地面打技术流,真是没办法让人不喜欢。”身有残疾行动不便的钟楚秋坚持前往日之泉的每一个主场看球,即使后期球队将主场搬到了佛山,也没有泯灭钟楚秋的热情,他仍坚持每场必到。钟楚秋也穿了日之泉的球迷来看省港杯第二回合的比赛,“这件球迷是球员主动送我的,特别不一样。所以我一定要穿!”钟楚秋说。

阿怡并不避讳很多日之泉球迷已经转看广州富力的事实,“我自己也看,因为富力有广东仔,踢法也很好看。”不过他们却无法像支持日之泉那样去支持富力。华南虎球迷协会中的邱仔来自惠州、周叔则是佛山人,他们都很自然的成为了日之泉球迷,因为日之泉属于整个广东。

阿怡在比赛中

陈飞嘴上说着不再看足球,但国内外足坛的大事小情没有他不知道的。“重庆力帆胸前广告搞个武汉当代,啥子嘛!那还是重庆的球队嗦?”

德比大战是本土球迷最看重的,就算球队成绩不好,只要能赢下一场德比,依然能够俘获球迷的心。重庆FC冲上中甲后在同城德比、川渝德比中都表现惊艳,这也是很多重庆球迷认同这支球队的一大原因。“那年我们4比1力帆、4比0成都谢菲联,真的是扬眉吐气。”已经过去五六年的这两场德比战,如今在何伟嘴里仍是鲜活的,谁进球、谁替补出场,他们依然记得清清楚楚。

其实陈飞最初也是力帆球迷,“当年力帆降级的时候,球员和俱乐部对待球迷的态度让我失望。”相比之下,重庆FC这支新军尽管重庆本土球员不多,但球员和球迷之间的互动一直很好。“我们的守门员国威,离开球队这么多年了,跟我们球迷都还有联系。”何伟说。

2013重庆德比,FC球迷放冷烟火

广东日之泉的球迷们则不仅和自家球队的球员关系好,就连球员家属都和他们打成了一片。1月7日省港杯比赛前的聚餐上,前日之泉球员廖均健的父亲带着家乡特产而来。日之泉没有解散时,连续几届省港杯广东队的阵容都以日之泉的班底为主,如今的国脚尹鸿博作为日之泉球员也曾在省港杯上大杀四方。那时省港杯在惠州举办,老廖和其他日之泉球迷一起驱车数百公里去看儿子比赛。

因为各种各样的本土元素,球迷们爱上了自己的球队,进而又将这份感情具象到球员身上。一旦这种羁绊成形就再难以抹去,也许会变淡但绝不会消散。“球队不在了,对我们来说就像热恋期过去了,但感情永远都在。”省港杯第二回合开赛前,阿怡绕着广东省人民体育场边走边说,这里也曾是广东日之泉的主场,阿怡这样的老资格球迷都称这里为“东校场”。

移情不别恋

球队烟消云散了,球迷只能将这种情愫、这份羁绊转移到一切与球队有关的人和事上。主队四散的球员,自然是球迷们最牵挂的人。

直到如今,重庆FC的贴吧里还时不时有球迷报道曾经效力于这支球队的球员们的最新动向,晒出与球员们的合影。“国威回大连了,后来好像又去了申鑫。马晓磊打过中超,现在去深圳踢中乙了。”火锅吃得差不多了,碗里的油已经凝固,但陈飞、何伟、李睿三人的话头却停不下来。

当年重庆FC球迷包机去看保级大战

作为广东日之泉曾经的队长,也作为这支球队培养出来的国脚级球员,尹鸿博永远都是阿怡最牵挂的前日之泉球员。尽管离队加盟河南建业时也不过24岁,但尹鸿博在广东呆了9年,在日之泉效力了6年之久。

广东媒体和球迷都喜欢称尹鸿博为“小尹”,如今阿怡仍旧如此称呼他。小尹结婚了,阿怡在朋友圈送上祝福;小尹代表国家队出场了,阿怡在朋友圈为他加油打气。至今阿怡还珍藏着多年来广东日之泉的球票,2011年的套票上还印着尹鸿博的身影。

当广东日之泉解散后,廖均健转会到了河北华夏幸福。为了支持廖均健,当河北华夏幸福到广东打客场时,阿怡和她的伙伴们坐上了客队看台。

廖均健父亲为钟楚秋送签名照片

这种事陈飞他们也做过,重庆FC解散后力帆成了职业联赛中重庆足球的独苗,但陈飞宁愿背负“城市叛徒”的骂名,也坚决坐上了重庆奥体中心的客队看台,只为支持曾经效力于重庆FC的球员们。

陈飞和李睿甚至还在球队解散后组织过远征,“四川那个球队我们重庆FC的球员比较多,当时就说去支持他们。”远赴客场的他们还特意准备了横幅——“我们共同的青春,我们一生的回忆”。那场比赛结束后,曾经效力过重庆FC的球员纷纷主动来到重庆球迷的看台下再次谢场,曾经的一家人就这样在异地以别样的方式重逢。

球队解散得愈久,球迷们转移情感的对象就愈多,甚至曾经的死敌也会成为“移情”的对象。原本重庆FC和成都谢菲联就是一对死敌,川渝之间的恩怨本就无需多言,而捍卫者、刀锋这两家各自球队较为死忠和激进的球迷组织,自然也就成了死对头。没想到在各自的主队遭遇重大变故后,这两家球迷组织反而走到了一起。

“后来成都谢菲联也换了东家就要改名嘛,刀锋他们坚决反对,组织球迷一年不去主场看球,我佩服他们这一点。”何伟说,“2017年的时候我们双方还组织了一次球迷间的比赛和聚餐。”

与其他一些球迷组织的互动,也成为了支撑何伟、李睿他们走下去的重要动力。除了刀锋外,何伟所在的捍卫者与北京国安的球迷组织御林军也保持了很好的互动关系。李睿的飞虎组织,则与上海申花的蓝魔球迷会成为了“兄弟连”。

蓝魔球迷为重庆飞虎组织做的衣服

还有一些感情,多少因为球队被解散而耽搁了,比如阿怡和豪仔。他们相识那年,一个15岁、一个14岁,如今都已是大学生。华南虎球迷组织里中老年球迷较多,他俩这样的年轻人并不多,因此老球迷们常常打趣内向的豪仔将来找不到老婆,“那就和找我们阿怡吧。”

其他人的打趣再加上平日里搭档的默契,阿怡与豪仔之间的感情也在变化,可是随着日之泉的解散,少男少女的感情缺少了平台和催化剂,只能卡在原地进退维谷。上个月豪仔曾发消息给阿怡说要一起吃饭,可这个邀请至今还没有兑现。“他太内向了,难道要我先开口嘛?”阿怡也有些把握不准豪仔的想法。

没有未来的未来

不管是陈飞、李睿、何伟,还是阿怡、豪仔,他们对面对一个残酷的问题——未来怎么办?尽管已经坚持了这么久,但对于他们来说,没有主队的球迷注定没有未来。

省港杯第二回合比赛开场前,阿怡、豪仔与一帮日之泉球迷等待入场,旁边则是大片蓝色的富力球迷。有些富力球迷组织在招新,还有些身着蓝色队服的年轻情侣在角落里亲昵。“我们这里都是老人啦,没什么年轻人。”阿怡叹气说,身边的周叔却不服。“我是中年人啊,他们才是老年人。”周叔边说边指着身边年纪更大的球迷说。

赛前的阿怡和豪仔

华南虎面临的问题是招新无从谈起,而组织的球迷本就是老球迷占大多数。“日之泉当年票价很便宜的,恒大是这些老球迷看不起的。”阿怡说,她担心随着老球迷年纪越来越大,每年省港杯能到现场的人也会越来越少。

李睿、何伟他们的聚会也是如此,每年聚会的共同点就是人愈来愈少。

又开启一瓶啤酒后,李睿拿出了2017年的新衣服,即使球队已经解散,他还是坚持每年都制作新版的助威服,上海蓝魔球迷组织为了支持他们,也会送给他们蓝色版的重庆FC助威服。何伟跟李睿交流着上海、北京两地不同的球迷文化,探讨着有什么可吸取的地方。

钟楚秋

“你说咱重庆FC要是还存在,现在球迷组织会是什么样?”陈飞冷不丁的提了一个问题,没人接茬,旁边的老阿姨走过来熄了火锅的火。陈飞和李睿原本都有机会重整旗鼓,只要能放下重庆FC。当年球队解散后,重庆力帆官方曾询问过他们是否有意组建力帆的球迷组织。“我当时就说,让我去奥体中心看球没得问题的嘛,但是我只坐客队球迷区。”既然没有未来,陈飞只好又提起了当年勇。

1月7日省港杯第二回合的比赛,广东队出场发威连入两球,2比0领先香港队,将大比分扳成了2比2平。阿怡兴奋得大喊大叫,甚至组织起了人浪。第一次人浪失败了,二十几名身着绿色球衣的人想要调动上千的现场球迷,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第二次人浪勉强传了几个看台。第三次,在阿怡他们的带领下,不管是红色身影还是蓝色身影,终于在绿色身影的带动下形成了舞动全场的人浪。

阿怡组织人浪

掌控着助威节奏的阿怡,开场时曾示意豪仔要和富力球迷群体的鼓点隔开,不要混在一起。但随着广东队攻入第二球,豪仔领衔的鼓声逐渐和全场统一在了一起。“广东队!广东队!”并不能听出到底是谁的声音被合并了,只能听到全场统一的呐喊,这是那场比赛的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可合流的声音中,又分明能听出不同,有一股声音如此倔强、顽强,甚至还能听出一片绿色。

当年的阿怡和豪仔

尽管广东队最终输了点球大战,但全场球迷依然为广东队送上了掌声。队长卢琳带领球队谢场时,阿怡高呼他名字,卢琳也曾与尹鸿博一同效力于广东日之泉。已转身离去的卢琳听到了阿怡的声音,虽不知呼喊声发自于谁,他还是转过头来再次冲着看台鼓掌。无意间卢琳的队长袖标落了下来,那是一个绿色的袖标,与阿怡身上日之泉队服的颜色一样。

没有人知道,卢琳是有意为之,抑或只是无意间选择了一个绿色的袖标。也许,就如同阿怡他们在多年之后再次在东校场为广东队加油一样,这都是命运。

尾声

上个月在沈龙元那篇专访中,不少重庆FC的球迷在评论区留言,这些留言让人感动,所以我们决定做这样一个选题。原本希望寻找更多已经消失的球队的球迷,但这项工作十分繁杂,最终只找到了重庆FC和广东日之泉的球迷。我们相信,全国有更多的球迷像陈飞、李睿、阿怡和豪仔他们一样,用自己的方式坚守着,只为那已经消失的球队。球队可以解散,但球迷永不消散!

  • 以上仅代表作者观点,并非懂球帝官方观点
  • 自媒体如有侵权,请联系懂球帝
分享到:

非常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