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球帝首页 > 懂球号文章

维特塞尔吐槽中国看病难,是扎心了还是以偏概全?

Cris不是克里斯 2019-08-24 17:49:19

前些日子,维特塞尔的一个言论引发了球迷圈的热议,在接受采访时,这名前权健中场谈到了之前在中国的生活。对于为何选择离开中国,他也从一个细节上揭示了自己选择离开的原因。

维特塞尔表示:“我女儿患有非常严重的肠道疾病,在国际医院他们没有足够的能力来治疗她。”在当时维特塞尔有两种选择,要么去正规的中国医院,要么去北京。

“但我们实际上没有时间,因为这可能非常危险,所以我们开车去中国医院,那是真正的中国医院。”

随后他谈到了在中国医院的可怕经历。“这太疯狂了,你去医院,先得到一张票,然后等待。就像在超市里买肉的时候,你有你的票,然后你需要排队等待叫号,所以我们等了两三个小时。”

从维特塞尔的描述中,我们不难发现,他所经历的是一个完整的挂号、取号、等待候诊的这样一个环节。或许是从未有过这样的经历,也或许是中国大医院看病难的困境吓到了他,维特塞尔用“疯狂的”来形容在中国看病的体验。

那么这样的评论对于我们来说,是感到扎心了?还是觉得他所说的有些以偏概全呢?

中国看病难吗?确实难!但也要分情况来看

在中国,“看病难”和“看病贵”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这里限于篇幅原因,我们不对“看病贵”做更多讨论,单说这个“看病难”,有过就医经历的人自然能够切身体会到“看病难”它难在哪。

首先,看病难表现在流程上。在中国,一般三甲医院完整的就诊流程模式为:挂号排队—挂号—候诊排队—就诊—划价排队—划价—缴费排队—缴费—检验检查—等报告—再就诊—再划价排队—再划价—再缴费。

图片来自网络

这也是维特塞尔此前的言论中主要提及的方面。很多时候,在就医的具体某个环节上,我们都需要排队,并且很可能一排就是好几个小时,过长的等待时间浪费了患者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正如同维特塞尔所言,医生的影子他还没见到,在就医的前三个环节他就已经等待了三个小时的时间,这对他来说确实“有些疯狂”。

这样的情况在大医院屡见不鲜

其次,预约、挂号难也是看病难的一大问题所在,这一点尤其在大城市的大医院尤为明显。以北京地区为例,如果你想预约某三甲医院其优势医疗科目,至少你在一周内是几乎不可能预约得到空号。在放号出来的一瞬间,专家号和优势医疗科目差不多就会一扫而空。

也就是说除非特别紧急的急诊,普通的门诊你很难做到说当天有看病的需求,第二天能够得到满足,尤其是你要去的是三甲医院的话。

再加上号贩子这一特殊群体的存在,加剧了挂号难的这一现象。虽然国家早已重拳出击打击号贩子,也出台了相应的政策和措施遏制号贩子的违法行为,但仍有不少号贩子依然在游走揽客,昂贵的挂号加价,不仅严重损害了病人及其家属的正当权益,也扭曲了医疗资源的公平公正配置。

图片来自网络

从根本上看,看病难主要是因为医疗资源分配的不合理。我国卫生资源提供总量仍存在相对不足的情况。同时, 医疗资源配置存在结构性矛盾:优良资源过多集中在大城市、大医院, 农村卫生和基层社区卫生发展滞后, 不适应群众公共卫生和基本医疗服务需求。再就是过多患者依赖大医院,对其他医院不信任的观念加剧了看病难的情况。

然而看病难这一现象真的存在于全国每个城市吗?这句话显然不能够说完全准确。以北上广深为代表的一线城市,以及部分农村地区确实存在着看病难的情况。但在三、四线城市,甚至是某些二级城市,看病难这一词用在这里似乎不太符合。

根据《2018年我国卫生健康事业发展统计公报》的统计,每千人口医疗卫生机构床位数由2017年5.72张增加到2018年6.03张。与此同时,在医院数量增长的情况下,社区医院和乡镇卫生院数量没有出现明显的下滑,这表明了我国的“看病难”现象总体上在朝着好的方向改进。

 

诚然,与一线城市相比,这些地方的医疗资源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远远不如,但具体到社区医院和部分城市的大医院。居民们想要做到当天想看病,当天能就诊。还是没有什么难度的,因此从这个层面来说看病难也需要分情况来看。

国外看病真的就很容易吗?

说完国内的看病问题,我们自然而然的又产生了新的疑问。维特塞尔如此吐槽中国的看病问题,那么在国外,看病真的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吗?

以维特塞尔目前主要生活的德国为例,德国的医疗服务体系大致分为四个部分:一是开业医生, 主要负责一般门诊检查、咨询等;

二是医院,负责各种形式的住院治疗;三是康复机构,负责经医院治疗后的康复;四是护理机构,负责老年以及残疾者的护理在德国,医院服务和门诊服务是分离的,医院仅限于提供住院服务。

大名鼎鼎的前拜仁“神医”沃尔法特,就有自己的诊所

例如我们所熟知的前拜仁神医沃尔法特,此前他除了为拜仁供职外,他也有自己的专科诊所。

德国政府不鼓励病人直接去医院就诊,病人一般首先到开业医生的开业诊所就医,如果医生认为有必要住院手术治疗,患者凭门诊医生的转诊手续转至医院进行住院手术。治疗完毕后,患者被转至康复机构和护理机构,或者由病人的全科医生负责接回进行术后治疗。

从看病程序上来说,德国基本上所有的开业诊所都需要预约就医,相比于国内,德国挂号比较方便的地方在于,德国的挂号可以持续一个季度的时间。

也就是说当你在某个季度内挂号后,该季度内你第二次看病时你无需进行第二次挂号,去更高级的医院就诊时,你在开业诊所挂的号同样适用。

在德国,一般来说普通的疾病都可以找全科医生或家庭医生,当然你也可以直接找相应的专科医生诊治。预约家庭医生通常需要几天到几周不等的时间。

如果你的病情比较紧急,你可以直接去诊所排队,待医生有空闲时间后会立即安排就诊。专科诊所则需要更长的时间,此前我国运动员张继科受伤病困扰,就有热心球迷帮助他预约到了沃尔法特的专家号,时间间隔期在一个月左右。

曾有热心球迷帮助张继科预约沃尔法特看病

此前德国全科医生转诊是按照机械的“先来后到”顺序进行安排,这就导致了部分病情较为紧急的患者得不到尽快诊治。

根据德国媒体的报道,2015年德国联邦卫生部试行了为重症病人尽快安排就诊的规定,根据统计,柏林等地病人一般能在四周内看上病。这项规定在2017年1月开始在德国全国实施。

通常来说,德国的医院,尤其是大医院,主要负责的是急诊和住院治疗,特别是在节假日和周末。如果患者有个头痛脑热,这不属于急诊范畴,德国的大医院也不会收治。

结语

通过对比我们可以发现,中德两国在看病的困难程度上,德国的看病容易程度并没有比中国容易多少,相反在预约和急诊范围上,中国医院的效率还要高出一筹。

很多时候我们经常抱怨国内医疗系统的不完善,羡慕发达国家的一些医疗制度。然而,我们却总能够从留学生以及出国人员的口中,听到对国内医院的怀念,以及对国外看病难的吐槽。

诚然,目前我国的医疗资源分配还存在着一定的问题,看病难和看病贵这样的现象也依然存在。我们正在通过改革等多种方式,不断地去解决类似的问题。

当然,我们也无需太过妄自菲薄,毕竟等真的出去了,我们才会体会到,被我们吐槽多时的国内医疗,其实也有那么多的好处,就像那很便宜就能治好的脱臼,正时刻提醒着我们祖国的好。

参考文献

1.《2018年我国卫生健康事业发展统计公报》

2.夏挺松,卢祖洵,彭绩.我国“看病难、看病贵”问题的成因及对策分析[J].中国社会医学杂志,2011,28(03):155-157.

3.顾海,李佳佳.国外医疗服务体系对我国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启示与借鉴[J].世界经济与政治论坛,2009(05):102-107.

  • 以上仅代表作者观点,并非懂球帝官方观点
  • 自媒体如有侵权,请联系懂球帝
分享到:

非常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