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球帝首页 > 新闻正文

揭秘西安大兴崇德:向队员借钱的他们,到底是怎样的俱乐部?

雷杰深 2019-07-27 12:00:00

中乙西安大兴崇德队近日成为了舆论关注的焦点。此前有消息称,西安大兴崇德的经营情况已经十分困难,甚至出现了俱乐部问球员借钱的情况。这样的事情,在中国足坛并不多见。

也有细心的球迷发现,大兴崇德队的中乙联赛参赛名单中,9号杨小龙的年龄已经达到了45岁。实际上,杨小龙的另一个身份是这家俱乐部的老板。这支球队是由他一手组建起来的。

西安大兴崇德在中国足坛是一家非常特殊的俱乐部,除去这次“借钱”事件,许多关于他们的内幕都没有得到过揭秘。这家俱乐部,包括杨小龙本人,都有着许多此前不为人知的故事。

俱乐部老板杨小龙把自己报进了参赛名单

既是老板,又是主教练

杨小龙没有任何职业球员经历,原本在银行工作,收入不错。2003年开始,他喜欢上了足球,但因为之前没有接触过,不太会踢。他想和别人踢踢野球,自己总是上不了场。杨小龙决定:那我就自己组建一支球队,当球队老板。这样一来,我想踢就能踢。

杨小龙把西安业余足球圈比较有名气的队员聚集起来,成立了自己的队伍,他自己担任这支球队的球员兼教练。本来,大家只是出自爱好,踢踢业余足球,就为了自己图个乐。但2017年,这种情况改变了。

西安曾经有一支中甲球队,叫西安安馨园。2005年,安馨园退出了职业足坛。但2017年的中丙(现在的中冠联赛),大家惊奇地发现:西安安馨园又出现在了参赛队伍名单里。

实际上,西安安馨园只是挂了个名字,代表安馨园实际出战的,是杨小龙的队伍。当时的那支队伍,王辰、安贞扬、杨武、吴亚鑫、宋航等人,都跟着杨小龙一直到了后来的大兴崇德。

2017年,杨小龙和他的球友们代表安馨园打了中丙

代表安馨园踢了中丙之后,杨小龙和他的朋友们觉得,这是一个新奇的体验。虽然中丙也是业余联赛,但是是一项冲击职业联赛的赛事。杨小龙也想知道,自己的球队如果冲击职业赛事,水平究竟是怎样的。

于是,杨小龙独立拉起了“西安大兴崇德足球俱乐部”的大旗。这是一个中性名称,“大兴”不是指北京大兴区,这是西安的古称,西安在隋朝的时候就叫“大兴城”;“崇德”,则是取“尚武崇德”的意思。

当时,大兴崇德提出了“三年冲乙”的口号。当时有陕西足球业内人士说:“提出这个口号,说明了他们其实不想冲。如果真心想冲中乙的俱乐部,其实一年就够了。”

杨小龙不但是俱乐部老板,还是这支球队实际上的主教练。但由于他没有教练证书,所以在踢中冠联赛的时候,秩序册上报名的主教练是陕西女足旧将高雪花。而高雪花只是挂个名,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在队伍里,实际指挥都由杨小龙来完成。在2018年中冠联赛里,杨小龙甚至还安排自己在一场不影响最终成绩的比赛中出场,司职中后卫。如今进入了中乙联赛,杨小龙也念念不忘要在职业联赛里出一次场。他计划,如果球队今年能够提前保级成功,他想让自己身披9号球衣上场踢几分钟。

杨小龙说,自己是单纯凭着热爱在干这件事。在中国职业联赛,这样的事情也并不少见:延边北国的老板金学建在足协杯对阵过鲁能,在对阵国足的热身赛里也有过出场。申花前任投资人朱骏,也曾在申花对阵利物浦的热身赛里首发出场。

那个时候,大家都把杨小龙当成一个玩票的足球爱好者,也没有人真正把大兴崇德的“冲乙”口号当回事。但命运给杨小龙开了个玩笑。大兴崇德队一年就冲乙成功了,而且是“被冲乙”。

中乙联赛的大门打开得比较突然

西安大兴崇德队在2018年的中冠联赛里仅仅取得了第16名。这个排名,在往年是绝对不可能取得升级资格的。但2018年的中国各级联赛问题重重,诸多球队解散或者退出。名额一个个往下延,职业联赛的大门向大兴崇德打开了。

这个时候,大兴崇德完全不具备这个实力。他们完全可以放弃参加中乙。但杨小龙清楚地知道,喊出过冲乙口号的他,一旦放弃,将面对陕西球迷怎样的批评。加上职业联赛对这个长期玩业余足球的老板来说,实在是诱惑太大。于是,大兴崇德硬着头皮,接受了中乙联赛的挑战。

俱乐部穷到什么地步?

本赛季中乙联赛,西安大兴崇德请来了塞尔维亚籍的帕夫洛维奇担任主教练。帕夫洛维奇刚刚退役,只有34岁,以前从来没当过教练。他来了以后,杨小龙和他说得很明确:虽然名义上帕夫洛维奇是主教练,但在球队的指挥和用人上,要和杨小龙商量着来。帕夫洛维奇也表示接受。

帕夫洛维奇(左)和杨小龙(右)经常同时站在训练场边

帕夫洛维奇虽然便宜、没经验,但很敬业。杨小龙也不是职业教练,但他毕竟在这支球队十多年,对球队有相当程度的了解。每当球队训练的时候,除了帕夫洛维奇给球员讲解外,我们还能看到杨小龙不断给球员们讲着一些具体的技战术细节。最近因为欠薪的新闻,杨小龙心思比较乱,没有参与到球队的训练当中。在平时,杨小龙甚至会加入队伍的训练,能跟上的训练项目尽量去完成。

由于没有实体产业作为支撑,西安大兴崇德来到职业联赛后,资金十分紧张。球队里的陕西本地球员,大部分是跟随杨小龙多年的伙伴。他们踢业余足球的时候没有工资,当时都还有各自的工作。冲上职业联赛后,他们也随即不再上班,专职在俱乐部踢球。由于原来踢业余足球的时候就没有固定工资,所以这部分人对欠薪不是很敏感,而且由于都了解杨小龙的为人,加上自身的忠诚度,他们没有任何怨言。

杨小龙也到处筹措资金,想解决欠薪的问题。队伍里有些球员之前还在外面私人欠下了债,或者家里有困难,找杨小龙借钱。杨小龙光是个人借给队员的钱,已经超过了40万元,自己也对外借了一部分钱。

有一次,杨小龙在健身房里接了一个催款电话。杨小龙对对方说:“我现在实在是没钱,账户上只剩下一万多元了。”这句话,刚好让在场的几个球员听到了。

这几个球员主动提出,如果俱乐部有困难,球员们可以给俱乐部借钱。杨小龙同意了,并且要给他们打借条。队员们不愿意要,杨小龙就安排人把借条都送到队员的房间里去。

大兴崇德俱乐部到底穷到什么地步?球队的住所在西安城南一家小型酒店,位置偏僻,在地图上都很难找到。俱乐部每个月给酒店付租金,办公室就设在酒店的一个房间里。这家酒店,平均一天的住宿费只有100多元。

球队吃饭的地方就是酒店隔壁的一家小饭馆。俱乐部要求饭馆每天给球员做自助餐。但这家饭馆也是在正常营业的,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外来的顾客和球员一起用餐的场面。只不过顾客们需要拿菜单点菜,球员直接去自助区挑选饭菜。

杨小龙(黑衣)和副队长屈天保(白衣)在小饭馆里取自助餐

训练方面,球队有两个场地:一个是西安的某运动公园,但这里的草坪是人工草;还有一个场地是西安某高校的球场,这也是球队中乙联赛的主场。球队到目前为止还欠着场地费和安保费,学校要求9月份开学之前还清。有的时候,场地方无法保障球队训练,球队就只好到附近的健身房自己练。

“一视同仁”与“特权”

在这样困难的条件下,除了陕西本地球员,外地球员和新球员也基本能够稳定住。二次转会加盟的王坤、宋嵩,此前在云南飞虎就遭遇过欠薪。不过两次欠薪还是有不一样的地方:在云南原本一切正常,由于老板出了问题,球队一下子就没了。而西安大兴崇德虽然也在欠薪,但西安市政府表态将给予很多支持,这也让新球员们的心里有一定的底。

球队内部也没有帮派之分,宋嵩和王坤两个外地球员,在队内最好的朋友都是陕西籍球员。虽然陕西球员大部分都是杨小龙的“旧部”,但杨小龙在多个场合表示过,管理上对大多数人一视同仁,只有部分人有“特权”。

“特权”体现在两个方面。第一是欠薪的事,虽然大部分人都无法每个月按时拿到工资,但一共有五名球员和工作人员不受影响,每个月工资都按时发(主教练帕夫洛维奇的工资也从来没欠过)。这五个人,都是家庭情况比较困难的,所以有了钱优先给到他们。

另外,大兴崇德队里,如果有球员表现不好,互相之间探讨甚至批评,都是很正常的。但杨小龙规定,队里有两个球员谁也不能骂,即使是善意的批评也不行。

其中一个是新疆前锋米拉迪力,2001年出生的小将。另外一个是二次转会加盟球队的陕西本地小将张俊谦,他2002年出生,这两人是球队里年龄最小的队员。在杨小龙看来,年轻球员犯错误都是可以理解的,队内这两个年龄最小的球员需要保护,因此为他们隔绝了一切批评声音。

小将张俊谦,杨小龙明确规定不能批评的球员之一

在管理上,杨小龙非常有江湖气。本赛季球队所有球员无论水平如何,都获得了上场机会(除了刚来的两个新球员),甚至三个门将都全部有过出场。杨小龙希望给每一个人参加职业联赛的机会。

在这样的管理方式下,虽然大兴崇德实力弱,但球员们不怕失误,敢做动作。第三门将白金波在客场对阵沈阳城市建设的比赛中有过失误,把球漏进自家大门,但赛后队友还是对他鼓励为主。在每次训练后,总有球员会选择自己加练,精神面貌整体还是不错。

同屋室友为何变得“陌生”

在西安大兴崇德二次转会引入的球员当中,刘津是比较年轻、但又相对比较受到好评的一位。他是长春亚泰99-00梯队的队长,以前都在踢青年队赛事,能够第一次在职业联赛当中表现自己,他也很期待。虽然刚来俱乐部,就遇到了“俱乐部向球员借钱”的事(他也是给俱乐部借钱的球员之一),但他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我就想着怎么把球踢好”。

刘津,前亚泰99-00梯队队长

其实,刘津到队已经很长时间了,但球队一直没有给他注册。原因说来也简单:办理注册需要去北京,而从西安去一次北京挺贵的,俱乐部没什么钱。所以,俱乐部希望新援全部到位后,去北京批量注册一次。所以,我们看到大兴崇德在宣布新援加盟的时候,采用的往往是集体宣布的形式。

刘津完成注册之后,大兴崇德在主场对阵盐城大丰。杨小龙希望这场比赛让刘津立即打首发。主教练帕夫洛维奇觉得太冒险,不同意。杨小龙对他进行劝说,但帕夫洛维奇不让步。杨小龙最终放弃,尊重了主教练的意见。

但在离比赛开始没多久的时候,帕夫洛维奇改变了主意,把刘津排进了首发阵容。刘津的表现让所有球迷眼前一亮,他在中场的组织、分球十分清楚,踢球有条理,完全看不出是一个U21年轻球员。最终,大兴崇德主场0-0逼平盐城,拿到了一分。

刘津是个情商较高的队员。他平时在待人接物的时候很有礼貌,很快融入了队伍,和队里的老队员都关系不错。可是,他与他的同屋室友却没什么沟通。

刘津的室友也是一个年轻的后场球员。为了保护这名球员,我们隐去其姓名,暂且称其为球员A。球员A也是二次转会加盟的新球员,可能是因为年轻,性格比较倔。他在场上偶尔有表现不佳的时候,回到宿舍,刘津会给他讲讲球,提出一些建议和看法,但球员A拒绝接受。久而久之,刘津也就不想说了。两个人虽然是室友,后来基本没什么太多沟通,只是每天训练完了同屋睡个觉而已。

终于,在7月10日的下午,球员A与俱乐部的矛盾爆发了。

众目睽睽之下的一次队内打架

7月10日下午17点,大兴崇德和中冠球队西安高新易联约了一场友谊赛,在西安某高校的体育场进行。球员A在比赛场上表现不佳,被主教练帕夫洛维奇早早换下了场。

球员A不太满意,下场之后走到帕夫洛维奇跟前,问他为什么换自己下来。由于比赛还在进行,帕夫洛维奇还要指挥比赛,没时间解释,于是告诉球员A:找杨总去问。

这个时候,杨小龙在替补席后的看台上看球。球员A上到看台上找杨小龙,问主教练为什么这么早换下他。但杨小龙想集中精力看球,而恰好此时旁边坐着队内一位中生代球员,也是踢后场的。于是杨小龙让这个球员给球员A讲讲他比赛当中的问题。

这个中生代球员,我们暂且称之为球员B。球员B就给球员A讲,他比赛当中哪里踢得不好,哪里有问题。但球员A拒绝接受,球员B说他一句,他就回怼一句。

球员B是陕西本地球员,脾气比较火爆,而且作为老队员,被年轻球员这么怼,自己心里很不爽。实际上,球员B是跟随杨小龙多年的老将,但由于球员A是新来的,这一点他并不知道。于是,他当着老板的面,对球员B说了一些不太中听的话。

球员B无法容忍,出拳打了球员A,随后双方扭打起来。杨小龙大吃一惊,赶紧去拉。这个时候,恰好比赛进入了补水时间,球员们喝水的时候看见了看台上发生的事情。许多人过来,把两个人分开了。这场友谊赛也有一部分球迷到场。球员、球迷,加上对手高新易联队,都原原本本地把这次冲突看在了眼里。事后,杨小龙批评球员A:“人家是大哥啊!你作为年轻球员怎么能这么说话?”

至于球员A到底说了什么,杨小龙没有透露。他只是表示:“如果我是球员B,听到他那么说话,可能也要上手。”

事后,俱乐部对打架的两人都做了处理,两人都被罚款两万,停薪停赛。球员B接受了处罚,并且事后对杨小龙说:“杨总,这一拳是我为了你打的。”他的意思,是指球员A当着老板的面说出不中听的话,他觉得这是蔑视俱乐部,对此看不下去。

打架的两名球员都受到了相同的处罚

球员A的理解是,老板暗地里指使球员B打他,是为了找个借口双停他,不给他发工资,进而赶他走。对此杨小龙矢口否认:“逻辑正常的人,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我指使一个球员在看台上打另一个球员,这对俱乐部的形象破坏太大。”俱乐部后来没有公开两个人的处罚结果,采取了内部处理。

但是,球员A不接受这样的处罚。他明确表示,如果继续双停自己,在联赛中期俱乐部递交工资奖金确认表的时候,自己绝对不会签字。杨小龙提前做了准备,把处罚决定发给了中国足协,并且告知足协:这个球员可能到时候不会签字,这是我们内部处罚的队员。足协也表示了知悉。

球员A到队时间不长,本来就没什么朋友。出了这件事之后,他在球队里变得更加孤立,没人和他一块玩。杨小龙表示,这个情况自己都是后来才知道的:“照道理说,刘津和他一个宿舍,他俩应该关系好。但即使是刘津都和他没什么交流,这个确实是我没想到的。”球员王坤事后说:“他可能是年轻,处理事情的方式有点过激,太冲动。”

球员A知道自己在队里待不下去了。他找到杨小龙,表示要离队,杨小龙同意了。由于球员A是二次转会才来的,到队时间也不长,杨小龙说,自己会发给他三个月的工资,但目前没有钱,先给他几千块,剩下的钱近期会打给他,并且约定了时间。两个人谈得挺好,球员A离开了球队。

但球员A离队后,态度发生了变化,给杨小龙打来电话,说自己已经掌握了球队欠薪的证据,如果不能迅速把三个月工资打到账上,自己就要上告到中国足协。杨小龙十分惊讶:原本不是聊得好好的吗?球员A的态度让他很生气,他表示:“那你就去仲裁吧!”

对于网上流出的“俱乐部向球员借钱”的借条,杨小龙解释说:“这是俱乐部给刘津打的借条,球员A趁着刘津出门,在宿舍里拍下来的。借钱这个事,和球员A本身就没关系,俱乐部没借他的钱。而且他打架被处罚的事情,是发生在借钱事件之前的。俱乐部向那7个队员借钱的时候,球员A已经被停薪了。”

“尽量别打保级附加赛,不然又是十万元参赛费用”

在大兴崇德俱乐部被爆出向球员借钱的新闻后,大兴崇德官方发布了一份声明,称7名球员和1名工作人员是自愿给俱乐部借钱。这8个人还发表了一份联合声明,表示俱乐部困难的时候,自己自愿帮助俱乐部。但也有网友提出质疑,说这8个人没有在声明上签字或是摁手印,无法证明是他们自愿发布的。

实际上,当时的情况是西安大兴崇德队正在做客青岛,挑战中能队。声明发布的时候,球队已经到了赛区,距离比赛开球的时间所剩无几,所以俱乐部没有时间让队员们摁手印。这场比赛赛前,本来杨小龙觉得球队和青岛中能的实力差距巨大,又是客场,不如直接锻炼年轻球员算了。但就在这一天球队被爆出欠薪,在这样的舆论环境下,杨小龙改变了主意:这场球绝对不能锻炼,如果大比分输球,恰恰说明外界对球队的猜测是正确的。

因此,杨小龙要求队员们打出血性,对外体现出球队的团结以及目前的稳定状态。西安大兴崇德队本场比赛拼尽力量,最终1-1逼平青岛中能。赛后有球员发朋友圈,说这场比赛“是为了杨总踢的”。

俱乐部强调“红军精神”,其球迷组织的标志也是五角红星

杨小龙十分感动。他本来习惯于赛后到更衣室讲几句,但本场比赛没有这么做,因为害怕自己在队员面前哭出来。球队大巴开动的时候,杨小龙坐在最前面,也不敢回头看球员。他掏出手机,默默编辑了一条信息发送给所有人,感谢了大家的拼搏。

之前有一篇报道写道,西安大兴崇德和媒体的对接做得不好,很多陕西当地媒体都接触不上俱乐部。杨小龙解释说:“我们给所有主流媒体都办了采访证件。我们只是不会主动去接触媒体,因为俱乐部确实困难很多。”因此,打了半个赛季,即使是在陕西,关于大兴崇德的报道都少得可怜。

但俱乐部向球员借钱的新闻爆出后,陕西媒体开始关注这支队伍了。这对于大兴崇德来说,似乎变成了一件好事。陕西电视台就邀请了杨小龙和队长宫羽录制访谈节目。

杨小龙吃完午饭,叫上了宫羽和工作人员,挤在俱乐部员工的私家车里,开向陕西电视台。在车上,大家聊到了球队的保级形势。如果保持目前的排名,西安大兴崇德队将保级成功,连保级附加赛都不用打。

“最好不要打附加赛,变数太多”,杨小龙叹息道:“而且,如果要打附加赛,又是十万块钱的参赛费用……”

市政府将支持资金,外地企业有意入股

不知道此次录制节目,会给大兴崇德带来多少新的关注度。由于陕西省已经有中甲球队陕西长安竞技,且长安竞技已经积累了深厚的球迷基础,大兴崇德难以引起陕西球迷们的注意。俱乐部想走亲民路线,于是选择每个月举办球迷开放日,和球迷互动。结果,来参与的球迷有很多都穿着长安竞技的队服。

在大兴崇德主场对阵保定容大的比赛日,又发生了一件让俱乐部头疼的事:由于长安竞技在中乙期间,其球迷和保定球迷发生了矛盾,于是在大兴崇德对阵保定的时候,许多长安竞技球迷到场,不是为大兴崇德加油,而是主要为保定喝倒彩。大兴崇德的主场设在西安某高校,学校出于校园秩序的考虑,对这样的事件非常敏感,要求严格限制观众人数。无奈之下,大兴崇德只能采取会员制,只有俱乐部的会员才被允许入场观赛。此举在许多陕西球迷看来是不重视球迷的表现,但大兴崇德有苦难言。

大兴崇德举办的球迷开放日

此外,在一次球迷开放日后,杨小龙邀请球迷去吃了一顿自助餐,却有球迷讽刺俱乐部“请球迷吃盒饭”,嘲笑俱乐部的寒酸。俱乐部对此也很委屈,因为他们的出发点是为了拉近和球迷的距离,反倒没得到理解。

当然,俱乐部的“寒酸”是现实存在的问题。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成了俱乐部接下来工作的重点。

此前有一篇报道称,有一位陕西籍的影视圈张姓大咖,曾给西安大兴崇德俱乐部支持了300万元人民币,其中150万交了联赛保证金,150万用作了引援。但实际上,这个消息并不确切。

具体情况是:杨小龙有一个企业家朋友,在大兴崇德踢业余比赛的时候就曾出钱赞助队伍。大兴崇德进入中乙后,这位企业家也慷慨解囊,给杨小龙借了一部分钱救急。这位企业家认识影视界的那位“张姓大咖”,于是把大咖请来看了一场球,被人看见了。实际上,“大咖赞助300万”的事情并不属实,而且球队赛季初引援没有花一分钱,全是自由球员试训后加入的。大兴崇德目前最大的依靠不是影视界大咖,其实还是政府的支持。

西安市政府对大兴崇德是非常重视的,副市长强晓安经常来主场看球。由于大兴崇德注册在西安市足协,而中甲的陕西长安竞技注册在陕西省足协,因此西安市方面把大兴崇德视作是西安足球的独苗,承诺对球队进行支持和服务。球队的困难,市政府十分清楚,而市里已经同意给西安大兴崇德支持一笔资金,近期就会到位。

西安市领导常来看大兴崇德的比赛

当然,作为职业俱乐部,光依靠政府的输血肯定是不行的。杨小龙很有信心,表示只要球队把今年的联赛坚持下来,明年情况会好很多。除去赞助,还有一个外地企业有意入股,或许到明年此事就有眉目。这个外地企业有一定实力,而且对职业足球有着相当程度的了解,并非门外汉。在球迷当中,这个企业也有一定的知名度。

大兴崇德如能在职业联赛当中成功坚持到2020年,或许将有一个新的面貌。

分享到:

非常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