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球帝首页 > 懂球号文章

在南美,有个通用语言是客家话的国家,范戴克的祖辈来自那

乐正昶专栏 2019-06-10 22:00:00

转会到利物浦的这个赛季,荷兰球星范戴克一飞冲天。利物浦在他的坐镇下夺得欧冠,克洛普功成名就的背景下,离不开范戴克的映衬。这样一名顶级球员,虽然有着典型荷兰人的特征“VAN”,但仍不免被热情的中国球迷将他与华人后裔联系在一起。毕竟,VAN的读音,不就是 标准的汉姓“范”嘛。

不过,范戴克的家世还确实具有华人血统,而范戴克是出生于一个苏里南人的家庭。近日有网友考证,范戴克的母亲海伦-火秀来自于苏里南华人家庭,祖先是广东客家人陈火秀。也就是说,范戴克的母系是华人,这位荷兰后卫具有根正苗红的华人血统。

那么,为何一提到苏里南,就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华人呢?下面我们就重点来看看这个与众不同的华人世界。

除了下南洋,新大陆也是清朝人的选择

中国进入近代社会以来,下南洋成为南方沿海一代不少冒险家的选择。为数众多的华人在清朝年间奔赴南洋一带,冒着生命危险去开垦了一处又一处的财富之地,也造就了不少殷富的家族。时至如今,在印尼、马来西亚、新加坡、菲律宾等等众多原本南洋地区的国家,都活跃着影响力巨大的华人家族后裔。这是中国近代化历史上一个特征明显的细节。

不过,除了下南洋,事实上在清朝年间,人们还有另一个淘金的方向,那就是比南洋更加遥远的新大陆——美洲。虽然当时也曾有官方组织的劳工,比如协助美国建立帝国大厦、自由女神像等大型工程的劳动力。但更多情况是,来自中国南部沿海的人们,为了生机,不得不经历万里重洋的生死考验,去美洲大陆寻找赚钱的机会。这其中,大部分当时的清朝人,是以黑工的形式踏上美洲的土地。无论是在新兴的清教国家美国,还是在旧式帝国统治下的拉丁美洲,而我们本文主要介绍的地名——苏里南,正是处于拉丁美洲。

当第一代华人劳工来到苏里南地区时,这里是荷兰人的殖民地。虽然是西班牙人首先发现并占领了这里,但当1602年荷兰人踏足这里后,苏里南逐渐成为了荷兰人的势力范围,并最终通过《维也纳条约》的约定,荷兰正式成为苏里南的宗主国。

华人的勤奋是出名的,踏实的本性很快让第一代劳工在这里站稳了脚跟。随着岁月变迁,一代又一代的华人通过自己的努力,逐渐在这里累积起家庭财富。当二战结束后,这里虽然还是荷兰法理上的领地,但华人的地位早已不可同日而言。在苏里南地区,华人几乎垄断了当地的零售业,大部分生活必需的蔬菜等物资都是华人的产业。

几代人累计下来的经济成功,自然而然的带来政治地位的提升。而经过漫长岁月的沉淀,当地华人早已成为苏里南人的一部分。也就是说,在苏里南人的政治格局中,华人如同整个国家民族成分的一部分。只是,这个“一部分”,不是普通的“一部分”,而是具有重大影响力的“一部分”。

(图)苏里南首任总统陈亚先

比如,当苏里南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正式独立后,这个国家的第一任名义上的领导人(陈亚先)正是华人,而现任苏里南总统鲍特瑟以及总统夫人,也都是华人后裔。

(图)苏里南现任总统鲍特瑟及其夫人

夏天里过春节,没错,这是法定节日!

从华人担任国家独立后的首任总统,便可看出华人在苏里南的强大影响力。那么,华人究竟已经如何显著的影响苏里南社会呢?或者换句话说,苏里南社会具有怎样浓厚的华人特点呢?这其中,以“春节”成为这个国家的官方节日便可略窥一二。

众所周知,地处于南美洲东北部的苏里南是一个热带国家,这里不仅具有赤道地区终年气候炎热的特点,在“春节”这个时间段,苏里南差不多恰好在一年最炎热的时候。然而,炎热天气并没有影响到这里的华人欢度春节的性质,一年又一年,春节的习俗经过华人的代代传承,不仅没有在这里消亡,反而不断扩大影响力,成为整个苏里南地区普遍庆祝的节日之一。

也正因为如此,2014年,苏里南官方将春节确定为法定节日,成为美洲地区首个将春节确定为法定节日的国家。2015年,苏里南首个法定春节在盛大的庆祝活动中进行,不同肤色的人们在具有浓厚华人社会特点的庙会中穿梭,俨如空前盛大的狂欢。

事实上,华人在苏里南社会中的重要地位,已经不需要依靠节日来体现。要知道,客家话在苏里南是通用的。原因无他,正是因为占据全国十分之一人口比重的华人,大多数以来自广东、福建地区的客家话作为日常交流语言。

而在定居苏里南近两百年的历史上,华人建立起广义堂等社会组织,至今仍影响着苏里南社会的方方面面。比如,广义堂旗下具有教育机构和医疗结构,出版的本土报纸《洵南日报》,刊登当地新闻和中国新闻。

此外,广义堂还运营有加勒比海地区唯一的中文电视台——广义堂中文电视台。在苏里南独立运动时期,不少广义堂成员加入苏里南民族党,是推动华人后裔陈亚先当选苏里南首任总统的重要政治力量。

今日苏里南

独立初期,苏里南曾经陷入长期的动荡局面。一直到1987年宪法通过之后,国家政体才逐渐稳定。最新一届议会和政府成立于2015年,议会51席中,民族民主党获27席,反对党V7联盟获17席,大众解放发展党领导的A联盟获5席,进步工农联盟获1席,统一民主发展党获1席。民族民主党候选人、主席鲍特瑟再次当选总统并宣誓就职。目前苏里南政局稳定。

苏里南面积略大于中国河南省,但人口仅有三四十万。全国经济以铝矾土开采、加工为主,为世界第九大铝矾土生产国。此外还有粮食加工、香烟、饮料、化工产品生产等。新一届政府继续奉行不结盟原则,积极发展与周边邻国的关系,并积极拓展与大国的关系。

深厚的足球根基,未来国足归化球员的供给地?

那么,苏里南家庭诞生范戴克这样具有超高天赋的足球巨星,是偶然事件吗?答案是这绝非偶然。因为,荷兰足球历史上,已经有不少来自苏里南的顶级球员。

由于从17世纪起就是荷兰王国的属地,苏里南地区在现代足球运动兴起之后,由于荷兰人的引进,很早就开始出现现代足球运动的痕迹。但在二战之前,苏里南地区的政治地位相当低,这导致苏里南地区出生的球员也许有不俗的天赋,但始终没有机会展示自己的能力。即便有一两个球员偶然被欧洲人发现,也得不到宗主国的认同。这种情况一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才发生改变,并很快显著影响了荷兰的足球基因,直接提升了荷兰足球在世界足坛的地位。

随着独立运动愈演愈烈,以及荷兰社会对于属地人们越来越包容的心态,苏里南出生的球员开始进入荷兰足球的核心地带。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苏里南人里杰卡尔德和古力特作为著名的荷兰三剑客成员,帮助荷兰在欧洲杯上大杀四方,捧起了橙衣军团至今最重要的国际荣誉——1988年欧洲杯冠军,直接奠定了荷兰足球在欧洲的江湖地位。之后,越来越多的苏里南球员寻求到荷兰足坛发展,这让独立后的苏里南甚至出台了政策,声明一旦球员移民荷兰,将永远不得再代表苏里南出战。

但即便如此,在荷兰成名的球员中,苏里南人后裔仍层出不穷,比如在三剑客之后成为荷兰中流砥柱的眼睛侠戴维斯、西多夫、克鲁伊维特。而如今,除了范戴克之外,荷兰国家队中的苏里南后裔,还有狼堡后卫杰弗里-布鲁马、热刺门将沃尔姆、利物浦中场维纳尔杜姆等人。这些毫无疑问,都是苏里南地区具有优秀足球基因的例证。

至于苏里南国家队,由于历史原因,虽然在地缘上属于南美洲,但苏里南足协加入的区域组织并不是南美足协,而是中北美及加勒比海地区足协。在1975年之前,苏里南地区的足球代表队被称为荷属圭亚那足球队。独立之后,苏里南国家足球队也随之成立。最近的国际足联积分显示,苏里南足球排名世界第152位。

今天,我们在感叹苏里南足球基因之强大时,其实也可以大胆的假设一下,如何才能在这一地区挖掘天赋非凡的归化球员?毕竟,不少苏里南人确实具有华人血统,苏里南球员的天赋也已经经过了数十年的证明,既然国足已经打开了归化的大门,那用心在这一地区寻找合适的苗子,也许未来的国足也能有范戴克这种级别的球星坐镇。

  • 以上仅代表作者观点,并非懂球帝官方观点
  • 自媒体如有侵权,请联系懂球帝
分享到:

非常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