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球帝首页 > 懂球号文章

盛产“废柴”的平成年代,但却是日本足球崛起的时代

QP话足球 2019-06-19 12:01:59

终场哨响,浦和红钻在客场2-0战胜了清水心跳,J1联赛在平成年代的最后一场对决就此落幕。

2019年5月1日开始,日本正式进入了令和年代。回顾平成年代对于日本人来说并不容易,他们曾引以为傲的“日本战后经济奇迹”,在这个年号启用后不久便化作了被戳破的泡沫,接着更是进入了漫长的经济停滞时期,内心的不满让人们将在这个年代成长起来的一代人套上了“平成废柴”的称号。然而,这个黯淡的年代,却是日本足球崛起的三十年。

日本于1989年1月8日开始启用平成年号。此时,前面提到的浦和红钻还叫三菱重工足球部,这样的队名体现了当时日本足球的特点,联赛中所有球队都是大企业的一部分,球员则是该企业的职员。那时踢球是年轻人进入大企业的途径之一,只要一经选中,在日本的社会制度下这就等于拿到了一份终身铁饭碗。

通往职业化

上世纪80年代,正值日本经济的全盛时期,时任国际足联主席阿维兰热曾多次表态希望能到亚洲举办一次世界杯,并直接点名了日本。于是,当时的日本就遇到了如今正纠结着我们的那个问题:办不办呢?

不办吧,自己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有点说不过去;但办吧,就自己那点足球实力在家门口被人虐很丢脸的。要知道,日本队直到1984年才队史第一次战胜中国队,而在平成之前的十年间,他们对阵国足的战绩也仅为2胜1平4负,完全处于下风。

(图)1988年麒麟杯,日本队0-3负于中国队

不过在此时,读卖新闻集团的足球部开始做出了一点变化,这家媒体巨头解除了球员们身上原本的公司业务,使之纯粹靠踢球获取收入。这点小改变,让这支直到1979年才升入顶级联赛的球队,在企业足球制度下的最后14年间获得了5次联赛冠军、3次亚军。

(图)如今东京绿茵队的前身就是读卖队

读卖队的这种改变其实是有些违背当时的体制的,但由于足球运动在当时并不受日本社会重视,各支球队对此的态度却是: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直到前面那个世界杯的纠结出现,日本足球才在1985年按照读卖的模式进行了第一次改革。

但人们很快就发现,这样的改革并不能真正解决企业足球制度的弊病与问题。于是在读卖、日产、全日空、雅马哈等队的呼吁下,由足坛名宿川渊三郎牵头,日本足球在1988年开始酝酿一次更彻底的改革。经过多年的筹划,一个完全不同于过去体制的职业联赛在1993年正式成立。

(图)温格曾于1995-1996年间执教名古屋鲸八

在新的制度下,虽然联赛中的大多数球队仍由原来的大企业全资所有,但它们均独立运营,球员效力于球队,不再是企业的职员,但这同时也意味着球员从此失去了铁饭碗,不过职业化却让日本足球富了起来,这一时期济科、莱因克尔、邓加等国际知名球星纷纷前来加盟,就连温格都远赴重洋来捞了一把。

第一届日职联由10支球队组成,其中9支是原本企业队改制的,而最特别的则是开篇提到的另一支球队清水心跳。

他们开创了全新的俱乐部所有机制,由静冈电视台、中日新闻东海本社、富士电视台共同出资,此外还向清水的市民们募集了10%的股份。

(图)清水心跳队

日职联并没有在金元足球之中迷失太久,他们确立了像欧洲俱乐部一样扎根地方的理念,因此球队的队名中开始出现地名,后来更是禁止了企业名称在队名中的存在。此外,联赛还对球队制定了从硬件设施到球员工资的一系列严格标准,像是三菱原打算让球队与公司的总部一起设在东京,但由于球队原本的江户川球场不达标,而不得不迁去了浦和,并最终更名为浦和红钻,至今没有改变。

注:浦和市现已成为琦玉市下辖的浦和区。

首先要有梦,但光有梦也不行

平成时代之前的日本足球,其实也并非一无是处,漫画家高桥洋一的著名作品《足球小将》于1981年开始连载,漫画主角大空翼从一所普通的日本小学开始,经过不懈努力一步步成长为了效力于巴萨的顶级球星,他的故事将一个足球梦深深地植入了每一位青少年读者的心中。

(图)位于东京的足球小将主题车站

然而,敢于做梦的可不止是日本的漫画家。1996年,时任日职联主席的川渊三郎提出了著名口号“J-联赛百年构想”,其目标有三点:一、在各个城镇广建足球及体育设施;二、让俱乐部增设足球之外的其他体育项目;三、让支持者们不止于“观看”比赛,还能“参与”到俱乐部中来。

这个口号在我国还有着另一个更有名的译法“日本足球百年计划”,并添油加醋的给它加上了日本要在百年内夺得世界杯冠军的目标,最初被中国球迷用来嘲笑日本足球,后来则被用来嘲笑中国足球。

其实仔细想想,这是日职联提出的口号,怎么会去给国家队设立目标呢?

(图)川渊三郎

不过,日本足协后来也确实提出了类似的目标,2005年已成为日本足协主席的川渊三郎提出了“JFA2005年宣言”,在这份宣言里日本足协给自己定下了两个阶段的目标:一、2015年足球人口达到500万,日本队跻身世界前十;二、2050年足球人口到达1000万,日本再办一次世界杯,并在那届赛事上夺冠。

2002世界杯的举办

日本足球提出的两个梦相隔了十年,但后者为何会突然变得如此具有野心了呢?这就得从2002年日本与韩国合办的那届世界杯说起了。

(图)横滨国际综合竞技场,2002年世界杯决赛举办地

前文说过,日本足球的这一系列改革,其重要的导火索是国际足联主席阿维兰热的一番表态。而经过十余年的准备,内定日本主办2002年世界杯,在当时的世界足坛已是公开的秘密。然而,就在事情申办工作即将尘埃落定之时,半路却杀出了个韩国。

几乎没人认为最后关头才报名的韩国是玩真的。但拥有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国际关系博士学位的现代集团公子哥郑梦准,却认为这是在世界舞台上展示自己与国家最好的机会,他瞄准了国际足联台面下各派角力的暗流,通过一系列纵横捭阖,把阿维兰热逼进了死角。无奈之下,阿维兰热提出了由两国联合主办的提议,辛辛苦苦十余年,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说好的主办权却被邻国通过几下政治操作就抢了一半,士可杀不可辱,这谁能忍?

但日本人忍了,他们同意与韩国合办,甚至连韩国名字写在前面都忍了。

(图)韩日世界杯,日本队首战就战平了欧洲劲旅比利时队

这一忍,忍出了日本足球的自信。

在2002年之前,日本队仅在1998年闯入过一回世界杯正赛,小组三场全败被淘汰,且只打进了一球。但在这届世界杯中,日本队不仅取得了队史世界杯首胜,而且小组不败以头名杀入了16强。大空翼能做到的,日本人在现实中似乎也能做到,从此他们的足球梦开始变得更加远大。

大空翼走过的路

曾就读南葛小学的大空翼,从小就立志要前往“足球王国”巴西踢球,他在初中毕业后率领日本队夺得了世少赛的冠军,最终如愿所偿在恩师罗伯特的帮助下加入了巴西豪门圣保罗队。

(图)岬太郎与大空翼的塑像

然而,当连载中的大空翼还在为实现志愿而经历磨练的时候,现实中的一位日本球员却先他一步前往了巴西。1982年,仅读了不到一年高中的15岁小将三浦知良辍学来到巴西,加入了位于圣保罗市的尤文图斯竞技队,4年之后他与当地的另一支豪门球队桑托斯队签下了自己足球生涯的第一份职业合同。

在巴西大空翼穿上了圣保罗的10号球衣,并为球队夺得了巴甲冠军。三浦知良虽然没像大空翼那样一帆风顺,但他在历经多年外租生涯之后,也成功在桑托斯打上了比赛,随后他回到日本加入了读卖队。在J联赛初期,三浦知良的年薪一度高达2亿4千万日圆,但他想到世界最顶尖的联赛闯一闯,于是他加入了当时的意甲中下游球队热那亚。

(图)现年52岁的三浦知良至今仍未退役

漫画中的大空翼天赋异禀,他在离开圣保罗后一跃加入了世界顶级豪门巴塞罗那,并成为了球队的核心。而三浦知良此时在热那亚却只是个瘦弱的无名小卒,不过他还是用自己的方式,让欧洲人开始对日本球员另眼相看,在他的意甲首秀上,三浦知良在一次拼抢中与巴雷西狠狠地撞在了一起,当场颌骨骨折。

平成年代的日本球员是幸运的,如果说大空翼为他们注入了梦想,那么三浦知良则是告诉了他们该怎么做。循着“大空翼-三浦知良”模式,此后越来越多的日本球员来到了欧洲,在今年亚洲杯决赛中登场的14位日本国脚,现时有多达13人在欧洲联赛效力。

(图)身披AC米兰10号战袍的本田圭佑

三浦知良仅在意甲踢了一个赛季,且只收获了一粒进球,热那亚也不幸降级了。可在他之后的日本留洋球员们,正越来越接近大空翼的高度,中田英寿成为了第一位拿到意甲冠军的亚洲球员、中村俊辅拿到了苏超赛季最佳球员的荣誉、本田圭佑一度成为过AC米兰的核心、香川真司加入了顶级豪门曼联队。

令和年代

时代的变迁,总会让人做出一些改变,比如日本著名侦探工藤新一就不得不更改了自己的志愿。不过,日本足球正主动地在做出一些改变。

在日职联初期,与现时的中超一样,这也曾是一个纯粹烧钱的联赛,但历经这些年来的改革,职业足球在日本逐渐成为了一个可以赚钱的项目,如今联赛中这些独立运营的球队均至少实现了收支平衡,球迷们也能够很方便地在网络上查询到各支球队的财报。

此外,为了拓展联赛影响力,同时帮助其他国家的足球发展,日职联从2012年起开始与他国签订合作协议,这些国家的球员在日本将被视为本国球员对待。时至今日已有8个亚洲国家成为了日职联的合作国,这其中还包括了在今年亚洲杯上战胜日本夺冠的卡塔尔。

(图)在日职联效力的颂克拉辛与伊涅斯塔

而从本赛季起,日职联更是取消了外援的注册上限,J1球队可在比赛中派出5人登场,J2则可派出4人,据悉这样的限制在未来还会进一步放宽。可以说,平成年代的日本足球人可一点不废柴,在他们的努力之下,日本足球在迈入令和元年的时候,已经初步具备了在联赛中让本土球员与外援同步竞争的自信。

平成年代日本经济陷入衰退,但日本足球却在此时崛起。不是滋味的是,同时期中国经济开始腾飞,但中国足球却陷入了低谷。

(图)2017年东亚杯,国足1-2不敌日本

回顾日本足球这三十年,足球少年有梦想,足球领导有规划,然后他们又说又练,于是就有了真把式。

时间回到1985年,时任国际足联主席阿维兰热到访中国,随之我国提出了一个非常著名的口号:足球要从娃娃抓起。

  • 以上仅代表作者观点,并非懂球帝官方观点
  • 自媒体如有侵权,请联系懂球帝
分享到:

非常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