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球帝首页 > 懂球号文章

忠诚与全能的化身:钢铁战士内德维德

Equalizer 2018-11-09 15:03:16

从很大的程度上讲,一名运动员所能留下的意义与谁评价他们有关。年轻的球迷们在思考齐达内的时候或许会认为他是最优秀的年轻主帅之一,原因是他们见证了过去五个赛季里这位法国人率领的皇马如何统治着欧冠联赛。

当然,他们也会看到齐达内球员时代在俱乐部和国家队中的那些关于他个人技术及进球的精华片段,但他们对齐祖的印象绝不会与那些见证了他在2002年的那记“天外飞仙”的球迷们相同。在那场欧冠决赛中,代表皇马出战的齐达内面对勒沃库森门将布特打入的那记进球震惊了世人,而录像与直播给人的感受及印象显然不会相同。

内德维德则是另一位有着类似定位的球星。

对于一部分球迷,甚至是一些在尤文青年队的年轻球员们来说,提到内德维德这个名字,他们想到的首先是俱乐部的副主席,所联想到的形象也会是一个打着领带、穿着西装的金发男子,而非那个身穿黑白相间队服为老妇人奋战的“铁人”。

不过我们还是能够被一些事情勾起关于他的回忆。这不仅仅是指他在2012年布拉格马拉松上的表现。他曾在这项赛事中以不到四小时的成绩(尽管不是世界级的,但是个不错的成绩)完赛,这也描绘出了一个永不停歇、持续追逐自我的形象。

而那一头飞舞着的金发或许也暗示了他曾经拥有着可以主宰比赛的能力。如何做到这一点?翻遍足坛的历史,某些球员注定有着这样的特质,即使是失败也无法掩盖他们的光芒。

另一位曾经的尤文中场球员,带着护目镜的戴维斯就是其中一员。而顶着一头颇为吸睛的爆炸头的哥伦比亚传奇球员巴尔德拉马亦有这样的特质。再追溯得远一些,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末与七十年代初如同时尚界化身的乔治-贝斯特也是如此。他们注定有着决定性的特质。

当然,这不是说他们的形象令他们具备出众的实力,而是说他们以这种方式在球场上踢球彰显了自己的自信,也意味着他们在比赛中毫无畏惧。当你将无畏与顽强以及真正的战斗精神联系在一起时,那么对应的球员便是这个有着飘逸金发的男子,帕维尔-内德维德。

【破茧而出】

上世纪九十年代早期不但对于欧洲足球而言是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变革时期,对于欧洲大陆本身来说亦是如此。在这一时期,东欧和中欧的国家队中频繁涌现经验丰富的本土球员。1990年世界杯上的捷克斯洛伐克队中仅有八人效力于海外俱乐部,而这其中只有瓦茨拉夫-内梅切克一人是在23岁以下。

而随着柏林墙的倒塌以及捷克和斯洛伐克解体后独立建国,可供他们选择的球员范围发生了改变,这也迫使教练们要将他们的网撒得更远。在这样的变革中,年轻的球员们总会成为受益者,尤其是在1996年欧洲杯上。这届赛事中,第一次以独立国家身份参加大赛的捷克队以令人震惊的表现从死亡之组中脱颖而出,并闯入到最终的决赛。

在安菲尔德球场,内德维德与同为23岁的队友拉德克-贝伊布尔在对阵意大利队的比赛中相继破门,帮助球队爆冷击败了蓝衣军团,而弗拉迪米尔-斯米切尔(亦为23岁)在对阵俄罗斯队的比赛中最后时刻的扳平进球则帮助球队以小组第二的成绩晋级复赛,并将意大利队淘汰出局。

(译注:《卫报》曾在2007年总结道,以世界排名的角度看,这届赛事中捷克队所在的小组是足坛历史上大赛中最具“死亡”意味的“死亡之组”:德国队(排名第2)、俄罗斯队(排名第3)、意大利队(排名第7)以及捷克队(排名第10)。不过该纪录后来被2012年欧洲杯的B组所取代)

在淘汰赛中相继击败葡萄牙队及法国队之后,22岁的帕特里克-博格凭借点球曾一度令捷克队不可思议地在决赛中取得了领先,但最终德国队的比埃尔霍夫梅开二度,以那记经典的金球战胜了他们。

“对我的职业生涯来说,那样的时刻非常完美,”内德维德后来在谈到柏林墙倒塌时说。这次事件帮助了无数捷克足球的青年才俊有机会在更广阔的足球世界里探索。

【不懈地奔跑】

谈到内德维德,我们就不可避免地会提及他那金黄色的“扫把头”,这头长发不但令他在球场上更加醒目,也从某种程度上讲令更是要求他交出令人满意的比赛表现,而这样的造型实际上是在他球员生涯的晚些时候才开始的。

如果说他在尤文的时光凭着一头金黄色的秀发就能吸引了全部人的目光的话,那么他职业生涯的早期能够受到那么多的关注则是由于他在球场上无处不在的身影。

在1996年欧洲杯交出令人眼前一亮的表现后,内德维德加盟了拉齐奥,而他掩藏不住的则是他的踢球风格。尽管国家队队友波波斯基在曼联踢得风生水起(但很快便处于贝克汉姆所涌现出的天赋的阴影之下),但内德维德选择在难度颇大的意甲联赛作为落脚点。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到本世纪前几年,意大利足坛满是战功显赫、天赋出众的球星,你找不到还有哪个联赛能像意甲联赛那样坐拥那么多的明星球员。理所当然地,有球员会向意甲固有的秩序发起挑战,而内德维德不仅如此,还做到了更多。

内德维德在意大利踢球的时光可以分成两个阶段。他是欧洲足坛向着金元时代过渡中的“幸存者”,也在金球奖成为梅罗“专利”之前的获奖者之一。内德维德挂靴的那个赛季是联盟杯改制为欧联杯的最后一个赛季,而十年前,他还在另一项欧战赛事欧洲优胜者杯的决赛中打入了该赛事历史上的最后一球。

在那场拉齐奥与马洛卡的优胜者杯决赛中,双方在1-1平后僵持不下,比赛似乎将不可避免地进入到加时赛。而当得分机会出现的时候,内德维德稳稳地将其握在了自己的手中。当时,在马洛卡的西维耶罗与拉齐奥的维耶里争抢高空球后,皮球处于无人控制的状态,内德维德以不可阻挡之势完成了一脚抽射,用看上去毫不费力的方式帮助球队取得了最后一届优胜者杯的冠军。

作为一名跑动能力极强的球员,他不但能凭着爆发力冲过“终点线”,还能用眼神告诉其他人,自己有着不竭的体力。

【在老妇人的不老传说】

内德维德在意大利踢球的同时,皇马开启了银河战舰的时代,英超联赛的购买力也在持续的增强。与此同时,拉齐奥维持在欧洲顶级俱乐部水平的时间也显得十分短暂。

在2001年夏天,内德维德的队友贝隆以打破英国足坛转会费纪录的方式转投曼联,内德维德则在同一时期从罗马来到了都灵,作为填补齐达内留下的空缺而加盟尤文图斯,后者在当时则以打破世界足坛转会费纪录的方式转会至皇马。

都灵城似乎有“神水”护佑一般,那些进入到30岁之后的球员们总能在尤文图斯迎来职业生涯的新辉煌。布冯在这里曾迎来了职业生涯的第二乃至第三春,而看上去似乎已经垂垂老矣的皮尔洛也在尤文迎来了自己的新突破,不过他们的踢球风格都不像内德维德那样。捷克人踢球时总是伴随着永不疲倦的跑动。

内德维德在尤文队内的定位有些像皮尔洛,像一位指挥官一样坐镇中场,他的技术同样出众,而可贵的是,他在展现自己能力的时候总是在不断地奔跑着。

正是这种在球场上永不停歇的跑动令内德维德在步入30岁大关之后赢得了金球奖(银球和铜球得主分别为亨利和马尔蒂尼),并在那场2004年那场捷克队3-2力克荷兰队的比赛中成为了主角,那场比赛也是欧洲杯历史上观赏性最高的比赛之一。

面对荷兰队由戴维斯、西多夫、科库组成的强大中场,内德维德帮助球队在0-2落后的情况下奋起直追,并扮演着国家队队友罗西基的导师。他曾差一点点就打入一记放眼整个职业生涯都至关重要的进球。只可惜面对范德萨,捷克人那脚距离球门30码的射门最终击中了横梁。但对他来说,比赛的结果远比任何个人的荣誉更重要。

最终,希腊队的特拉亚诺斯-德拉斯凭借一粒银球才阻止了内德维德和他所在的捷克队再次闯入欧洲杯决赛。在经历了八年前比埃尔霍夫的金球后,捷克人在欧洲杯上再次伤心而归。尽管如此,对于一位顶级球员而言,内德维德的2004年欧洲杯之旅仍是一个罕见的例子。鲜有球员会在一届大赛前受到多得难以置信的炒作和赞美后仍能完全兑现人们的期望。

后来,内德维德曾坦言自己后悔没加盟曼联,并称自己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时曾有些嫉妒自己的国家队队友波波斯基,不过他在球员时期要做出这种转会行为是根本不现实的。回顾过去,几乎没有什么能够诱惑他离开尤文图斯。

即便是在电话门丑闻的影响下尤文降至乙级,他也始终与斑马军团不离不弃,丝毫不理睬来自英超的诱惑。内德维德与布冯、皮耶罗等人一道,坚持留下来帮助尤文图斯从意乙联赛的泥潭中爬出。光是这段经历就足以让他成为尤文图斯的传奇了。

那个时候,在都灵的皮耶罗已然不再是金童时期的形象了,而内德维德则依旧留着一头电影明星式的乱发,捷克人的形象在有意无意间也提醒着人们,尤文图斯不过是暂时去意乙短暂停留一个赛季罢了。

“我从不会怀疑自己会留在尤文图斯,”他在当时说。我欠这家俱乐部以及阿涅利家族很多,他们总是待我很亲切。

如今,内德维德总会现身球场看台,那些看到他这种形象示人的球迷们还能通过某些方式欣赏到他的实力,但没有什么能够比得过看着他以滑翔过草皮的方式出现在球场的各个角落并在任何可能的位置拔脚射门。

文章来源:BBC

  • 以上仅代表作者观点,并非懂球帝官方观点
  • 自媒体如有侵权,请联系懂球帝
分享到:

非常抱歉!